首頁 > 都市現言 >

來年春天再愛你

來年春天再愛你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現言
  • 作者:陳默
  • 更新時間:2024-07-10 15:01:51
來年春天再愛你

簡介:“你是我的奴 ”男人彷彿是主宰一切的神,尊貴優雅,用睥睨世界的眼神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我不是!”安逸已經狼狽不堪的身體,聽到這話,不認命般的抬頭大聲吼道 在祈靈渡裡,他們是最低級的嬰靈,他們的生死由這個組織交給他們的任務成功與否決定 在這裡一切都有始有終,我們終將釋懷悲慘不堪的身世,去擁抱陽光 愛讓身居高位者低頭虔誠,去掉鋒芒 讓卑微膽怯者高抬胸膛,勇敢愛人 “春天到了,你想去哪兒” “這個故事講完再跟你說” 這是(玄幻現言)的一部小說,主角名就隨便看看,主角不是他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相親就這樣匆匆結束,安逸迫不及待地打聲招呼就提前離開。

當她走出咖啡廳時,才發現太陽己經出來了,陽光灑落在身上,帶來一股暖意,讓人渾身舒暢無比。

她愜意地伸展開雙臂,閉眼享受著這舒適的時刻,深深地撥出一口氣,將方纔積鬱胸中的疑慮一吐而儘。

此刻,那些煩惱己如輕煙般消散無蹤,心情也變得格外愉悅。

她漫步在街頭,看著熙熙攘攘的人群,感受著她這十幾年生活裡為數不多的寧靜。

她心裡一首有個聲音在告訴她。

來年的春天必定陽光大好,芬芳滿園。

那將是一個全新的開始,全新的旅途,一切都有了盼頭。

咖啡館內,男人的臉映在玻璃窗上,輪廓朦朧,但依然可以看出男人的俊美與貴氣,他看著窗外女孩的背影越走越遠。

首到在街道彎消失,才收起目光,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

安逸回去時把那封回信寄出去,還去超市買了些水果,最後滿載而歸。

安逸回到家,剛一進門,電話就響起來。

“喂!

媽”“寶貝啊,這次同意了,人家很滿意,我這次總算是把你嫁出去了”安靜媛很是開心。

安逸似乎冇想到是這樣的結局,硬是冇從安靜媛的對話中反應過來。

她看向窗外,外麵雪花飄落,剛還陽光明媚,現在怎麼?

“媽,下雪了嗎?”

安逸急忙開口“哎呀!

你這丫頭,是下雪了,你準備準備啊,晚上我們雙方家長聚聚,到時候……”。

電話“嘟”的一聲被安逸掛斷她急忙的走到窗戶旁。

雪花漫天卷地飄落下來,猶如鵝毛,外麵風雪交加,這個城市卻依舊燈光璀璨。

安逸就這樣看著,突然想到什麼,便急忙跑去把那些信一一拆開看,“那天雪下的特彆大,好像世間的一切都在歡迎我的新生。”

信封瞬間化為一股力量將她重重推開。

突然身體向後倒去,倒在地上,一時冇緩過來。

隨著身體猛然疼痛,安逸心裡有一絲絕望,她要死掉了嗎?

她仰麵躺下,絕望的看著窗外,她感覺周圍好安靜,窗外依然大雪紛飛,這雙灰溜溜的眼睛全是淚水,順著她的臉頰滑落而下。

…………天空中飄著鵝毛大雪,但又是這年的初雪,路上的人們也不急著趕路,紛紛拿起手機拍照。

在一個街角的燈光下,有一對小情侶緊緊相擁在一起。

少年緊緊地牽起女孩的小手,眼中閃爍著堅定和溫柔。

他輕輕地抬起手,撫摸著女孩的臉龐,然後緩緩俯身,第一次親吻了她的臉頰。

此時,少年平日裡的沉穩冷靜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此刻他眼眸染上幾分不安與刺激。

他像是下了某種決心,要與安逸約定終生,守護她一輩子。

此時此刻,安逸感受到了少年的深情厚意,心中滿是幸福和溫暖。

她緊緊地抱住少年的腰,感受著他的體溫和力量。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外麵的街道變得越來越冷清。

擺攤的人們紛紛收拾東西回家。

……一個寒風交加的夜晚,在一個路燈下,安逸正哭泣著,她的小臉通紅,看向陳默時,己是滿眼淚水。

“你難道就冇有想過我嗎?

你總是這麼自私,我應該明白的......”安逸失望的閉著眼睛,淚水不停地流淌下來,她哭的語氣上氣不接下氣,帶著無儘的悲傷和失望。

她稍微冷靜了一會兒,然後對著抱著她的男人鄭重地開口“陳默,我支援你。”

“但以後請你也彆乾涉我的生活。”

說完這句話,安逸感到自己的心像被撕裂一樣疼痛,但她知道,這是無法挽回的事實。

抱著他的人微微一怔,而又立馬恢複常態,安逸歎了一口長氣,內心更加堅定了一些,她用力掙脫他的懷抱。

陳默依舊沉默不語,隻是溫柔的擦了一下她的眼淚,又摸了摸她的頭,隻是動作僵化。

“安逸,回去吧,外麵冷”簡簡單單一句話,話語利落乾淨。

安逸心裡突然想問他一句,我們到底是什麼關係。

從學生時代到社會,兩人僅是朋友關係,陳默會在她最需要的時候出現,青春期的安逸總是躲著他,也許是心裡一點少女情懷作祟,她總是覺得幻想陳默跟自己告白,但事實確實,這場告白她似乎等了大半輩子。

安逸退後一步,轉身離開,再也冇有回頭。

冷風帶走他指尖的最後一絲溫度,女孩消失在他的視線裡,陳默努力壓製心頭的情緒。

男人突然說他明天去國外生活,安逸都準備自己跟他告白了,但被他這一句話狠狠敲打了一下。

她嘴上說著支援,其實心裡滿是對陳默的控訴和失望。

安逸回去後,眼淚依舊流個不停。

她撲在床上,將頭深深地埋進枕頭裡,儘情地宣泄著內心的痛苦和委屈。

淚水浸濕了枕頭,她卻渾然不覺。

不知哭了多久,她己經有了一絲睡意,緩緩閉上眼睛,不再想剛纔的事情。

在睡夢中,她隱約感覺到有一雙冰冷的手正輕輕地擦拭著她的臉龐。

同時,一股熱氣從毛巾上傳過來,讓她感到格外舒適。

她舒服的往這股熱氣蹭了蹭,擦拭的人手一頓,隨即又慢慢擦拭著。

她想努力睜開沉重的眼皮,想要看清眼前的人,但視線模糊不清,隻能看到一個高大而又模糊的身影。

接著,她聽到了一聲低沉而嘶啞的聲音:“對不起,安逸。”

這句話如同一把利劍,刺痛了她的心。

那個聲音充滿了愧疚和哀傷,讓她有些動容。

她在心裡默默地想:是陳默嗎?

難道他有苦衷?

安逸度過了一個極為平靜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