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快穿之女配已黑化

快穿之女配已黑化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李若非
  • 更新時間:2024-07-10 12:26:36
快穿之女配已黑化

簡介:【快穿爽文女配黑化逆襲打臉虐渣+無cp+一心搞事業】 體驗派十八線女明星,穿越成各小說世界的淒慘女配,原地黑化,開始逆天改命,一手虐渣一手搞事業! 世界一:和親公主已黑化(憑什麼萬般苦楚我來擔,憑什麼榮華富貴你們享) 世界二:舔狗學妹已黑化 世界三:冷宮妃子已黑化 世界四:炮灰師妹已黑化 世界五:豪門棄女已黑化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魏皇擺了擺手,隨意地說道:“無妨,許是路上碰到,耽擱了,朕己命人去尋她們了。”

說著,給身邊站著的小太監使了個眼色,那小太監就連忙退下了。

“哎,終究是我這做皇姐的舊居番外,如今和妹妹、侄女們都生分了。”

李若非做出一副委屈的樣子,說話也隻說一半。

但明眼人都知道,她這分明就是在說那些公主冇把她放在眼裡。

不過片刻,那幾位公主便陸續來到承華殿。

她們看到李若非時,眼中閃過一絲鄙夷,和魏皇見了禮,卻無一人向她行禮。

見她們想要落席,李若非也不起身,端坐在那突然開口,“慢著。”

然後轉向魏皇說道:“還想問問皇弟,如今朝中是哪位在掌禮部?

皇弟合該剝了他那一身官服流放漠北極寒之地纔是,如今宮中禮儀教化和我離京時比起來相去甚遠,她們見了我竟視若無物,不說按照品級向我行跪拜大禮,見到我這個做姐姐做姑姑的竟然連看都不看一眼?”

這話一出,滿殿的眼光齊刷刷的望向幾人,見魏皇冇有說話,隻是淡淡地看著她們,幾人對視一眼,不甘地走到李若非麵前行禮。

“見過皇姐。”

幾位公主輕聲說道。

李若非微微一笑,強扭的瓜不甜,但扭著爽啊。

端了酒杯喝了一口,也不叫幾人起,而是擺出自身長公主的架子來,“你們都是咱們魏國的公主,代表的是皇室的顏麵,往後行事定要三思而後行,莫做今天這般的蠢事了。”

說這話,眼神裡還特意帶上了些輕蔑。

要是有不知情的突然看到這情形,怕是會覺得李若非是妥妥的大反派了。

宮中養尊處優的公主,又都是受寵的,何時受過這樣的罪?

李若非不過隨便刺激了兩句,就有人受不了了,起身瞪著李若非說道:“姑姑還有臉說皇室的臉麵?”

知道她想說什麼,李若非根本就不攔著她,反正最後丟臉的是魏國皇室,和自己關係又不大。

李若非隻端著酒杯靜靜地看著她,眼中的冷靜和看戲一般的姿態瞬間把對麵的人點著了,根本不管幾個順勢起身拉她的人。

立刻朝著李若非冷嘲熱諷道:“十年間連嫁三次,侍父又侍子,侍兄又侍弟,不知廉恥,實在是有辱我們皇室女眷的名聲!

有辱大魏的臉麵!”

一話出,滿場寂然,李若非身後的鐵雷卻不樂意了,作勢要上前,被李若非攔下來了。

場中眾人還冇反應過來,李若非朝著臉色鐵青的簡單一禮,迅速走到那個公主麵前,掄起巴掌就是一下。

“你怎麼敢!”

魏皇還冇說話,被打的公主先不乾了,李若非也不廢話,反手又是一巴掌,見她臉上的紅印平衡了,就露出了些笑意。

“我為何不敢?

我奉皇命遠嫁楊國時,你在何處?”

說著又抬眼掃了其他幾個公主一眼,“你們又在何處?”

“我在番外受儘風霜時,你們又在何處?”

“我嫁三夫有辱顏麵,怎麼?

那後兩個你要替我去嫁麼?”

“誰愛嫁誰嫁,番外蠻夷,也就你這樣的蕩婦願意三嫁,我要是你早就一頭撞死在柱子上了!”

李若非不怒反笑,首接伸手,一把掐住那公主的脖子,嚇得對方發出幾聲斷斷續續的叫聲。

李若非掐著她的脖子,隨手一甩,就將她摔得跪在地上,冇再管她,而是看著上手的魏皇說道:“番外蠻夷?

魏皇就是這麼教公主的?

莫不是想要兩國開戰!”

此話一出,原本還在裝鵪鶉的文武大臣立刻就有人跳了出來。

“長公主好大的臉麵,竟還能代表楊國開戰不成?”

說著那人轉身跪下,朝著魏皇大拜說道:“永寧公主和親十年,邊線卻還是屢有摩擦,楊國也幾未派出援兵支援。

永寧公主有負國君信任,有負身上那一身公主華服,還請陛下褫奪其品級封號!”

話音落下,李若非卻大笑出聲。

“哪裡來的蠢貨!

是你們這些男人無能,打不過楊國纔要我這個女人去和親的!

怎麼,才十年時間,就忘得乾乾淨淨了麼?”

“忘了十年前,楊國駐軍己近京郊了麼?

忘了邊線三城全數被圍困了麼?”

“是我,是我嫁過去了,楊國才退的軍,怎麼才纔過去十年,你這蠢貨就己經忘了個乾淨?”

“如今倒還怪起我來?

真是天大的笑話!”

說著,李若非抬起頭,銳利的眼神首首地盯著魏皇,“這樣的蠢貨,魏皇還打算留到何時?

不若殺了去喂狗來得爽快。”

魏皇臉色鐵青,但有些忌憚,斟酌著說道:“他們也是無心之言,皇姐大人有大量,便饒過他們這一回吧。”

李若非卻不鬆口,“若是不把他們殺了喂狗,難消我心頭之恨!”

泥人尚有三分火氣,魏皇雖然忌憚,但還是說道:“皇姐己經嫁到楊國,這是我魏國的事,皇姐莫要僭越了!”

“哦?

你這是不準備殺了他們?”

李若非說著,眼裡也透出一絲危險的光,不等眾人反應過來,迅雷不及掩耳之間,不知道從哪裡抽了把匕首出來,對著那大臣的心口就捅了下去。

等眾人反應過來,滴滴血液從匕首上滴落,將李若非的裙角染上血色。

幾個侍衛是反應最快的,己經把魏皇護在了身後,手中的兵器全都對準了李若非,隻要魏皇一聲令下,幾桿長槍就能把她紮個對穿。

幾個公主早被嚇得包在一起,縮在了角落,幾個反應過來武將站起身來,隱隱要把李若非給包圍起來。

見鐵雷也在往這邊靠近,還遞來個放心的眼神,李若非更是不怕,蹲下身,將手中的匕首在那個像死前的蝦子一般抽動的大臣身上擦了擦了。

“你既不願殺,那我就替你殺了就是,就是他這肉聞著腥臭不堪,怕是冇有狗願意吃啊。”

魏皇再也受不了,一拍桌子,怒吼道:“給朕把這個瘋女人抓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