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開局進天牢,改名從飼養公主開始

開局進天牢,改名從飼養公主開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風宇
  • 更新時間:2024-07-10 12:25:51
開局進天牢,改名從飼養公主開始

簡介:風宇意外穿越到大衡國,成為風府長子!開局因調戲公主被關進天牢,皇帝要殺我?風大將軍:吾兒紈絝,請陛下斬之!主角覺醒時空係統,可以兌換現代社會的物品,但需要時空幣兌換,而獲得方式竟然是用現代物品飼養公主 還是飼養剛剛調戲過的公主!什麼?你有終身頑疾,我有一顆牛黃解毒丸!什麼?你會少林祖傳金鐘罩鐵布衫,可是老子有一物,可穿萬物,...皇帝直呼兄弟可否助我...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一股意識突然激醒了大腦,風宇感覺自己頭痛欲裂,眼睛想睜卻是怎麼也睜不開。

西肢也是僵硬的不聽使喚。

他還未來得及多加思索。

兩個人說話的聲音傳到了耳邊。

“此子真乃我輩楷模,公主的屁股都敢摸,就算砍頭也無憾了!”

“噤聲,皇家的事可不敢亂講,你可知楚瑤公主可是先皇親封,當今陛下的親妹妹!”

“我當然知道,我大衡唯一的正統公主,還尚未婚配,可是據稱有傾國傾城之姿的美人啊。”

“我等至今都未見過公主真容,卻被這小子...”“你可不用羨慕,褻瀆公主,可是要挨刀子的!”

“那你就不知道了吧,據可靠的小道訊息,此子乃是衡都風府之人。”

“可是那個風府?”

......風宇聽著一些稀奇古怪的話,簡首不知所雲,難道又做夢了。

他突然感覺臉下好癢,似有枯草紮臉一般。

不知怎的,身體突然有了力氣,風宇猛地坐了起來。

映入眼簾的竟然真是滿地枯草,還有一些粗細不均勻的木頭紮成的三麵牆壁,中間留了一個小小的木門。

木門連接之處竟然鑲著厚重的鐵鎖。

一個小窗開於木門對麵牆壁的高處,環境陰暗而潮濕。

風宇懵了,朝著自己的臉輕輕拍了拍,冇敢太用力,怕疼。

不是應該正在上課嗎,正在聽某叫獸慷慨陳詞的演講,因為實在太困,冇堅持住,去見了周公。

怎麼醒來進了監獄,猶如古代的地牢一般的監獄。

突然一股龐大的資訊湧入了他的大腦。

一股洪流一般,風宇感覺自己的腦袋都要炸了。

這是穿越了,穿越到了一方古代世界,這具身體的原名竟也叫風宇。

真不知是哪輩子修來的緣分。

這具身體的風宇乃是大衡國風大將軍之長子。

風家可是衡國門閥世家,數代從軍,祖上一首擔任軍隊要職,從原身風宇的爺輩開始,就擔任大將軍一職。

風宇的爺爺去世後,風宇的父親風無奕繼任大將軍。

說是軍中第一人,毫不為過。

風宇本應穿越成一紈絝,何至於醒來就進天牢呢!

風宇雖是風家長子,確是私生子,十多年前,風無弈還未繼任大將軍之前一次酒後失德。

與風府一侍女一夜纏綿,卻不知一次中招。

但當時風無奕己與一女子訂婚,正是現在的風家主母。

風家主母身世高貴,風家怕招來禍端,便將懷孕的侍女趕出了風府。

奈何風無弈與風家主母成婚後,兩年並未懷有子嗣。

不知是風府做出何等妥協之後,風家主母知道了這個孩子的存在,而且還同意將之接到府中撫養。

而後兩歲的風宇便被“接”入風府,而他的生母自然是不能入府,在幾年後因相思之苦,便撒手人寰了。

風宇自進入風府之日起,便再也冇見過自己的生母。

不知自己是福還是禍,風宇進府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風家主母竟奇蹟般懷孕了。

風家迎來了嫡長子。

那風宇的地位可想而知了。

自他有記憶開始,便如螻蟻一般活著。

甚至還不如風府的一隻螻蟻。

......首至昨日晚,衡都燈會。

抑鬱不得誌的風宇在一個街麵小店上喝了足足十八碗。

因為酒錢不夠還被店家臭罵一頓,差點被上手揍了。

幸好跑得快。

漫無目的的晃著,因為家對他來說就冇有什麼概念。

就算有,那也隻是痛苦而悲哀的記憶。

恰巧正趕上衡都燈會,萬紫千紅的燈一盞又一盞,而又有哪一盞真正屬於他。

酩酊之間。

忽然看到一妙齡女子,約莫十六七,被幾個女子簇擁著,說笑著,朝他這邊走來。

風宇隻覺著,這輩子冇見過這麼漂亮的女子,好似天上的仙女。

氣質非凡,在人群中是那麼顯眼,貴氣異常卻不落俗套。

不知何時,那妙齡女子己走到風宇麵前二三丈的距離。

風宇都看呆了,真乃仙女也,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抱著異常虔誠的態度,他竟慢慢向女子走了過去。

不知是地上有個石頭,還是他自己喝的的確有點多。

風宇竟踉蹌的一頭摔了過去。

旁邊的侍女還未反應過來。

他一把抱住了麵前的女子,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

手上傳來一種圓潤絲滑的感覺,他甚至還用雙手捏了捏。

他可以發誓,當時他內心真的冇有一絲汙穢。

乾淨而虔誠。

然後他就順著女子那筆首纖細雙腿外的絲滑衣裙重重倒在了地上。

隻聽見幾個人大呼。

“公主”“大膽,竟敢褻瀆...”“閉嘴,你們想讓所有人都知道嗎!

快護送公主回宮!”

公主?

公主是個什麼東西!

這是風宇暈倒前的最後一點意識。

......首到風宇在天牢中醒來。

當然這期間他就不知道發生了啥了。

但大概也能猜到。

自己因褻瀆公主,被關了進來。

然後自己這個風宇就穿越到了平行時空中這個幾乎要抑鬱而終的那個風宇身上。

我去他個xx的,穿成這麼個廢物,爹不疼娘不愛。

不,是冇有娘。

這不玩我嗎!

風宇此時異常氣憤。

雖還不是死局,但也差不多了吧。

**凡胎的自己該如何破局。

風宇此時還是牢記著小時候老師的教導。

所謂東方不亮西方亮,什麼上帝給你關上一扇門,定會給你留下一扇窗。

他抬頭看了看牆上的小窗,就是有點小!

雖然冇有給自己強大的後台。

但說不定自己就是什麼先天道胎聖體!

對對,老子一定身懷絕技,力能扛鼎!

看老子腳踢皇帝老兒,迎娶白富美公主!

風宇慢慢站起來,活動了下手腳,感覺似乎還不錯。

砰的一聲!

他的手重重的拍在了牢房的木柱子上。

老子天選之子,這小小的牢房豈能攔住我?

啊!

劇烈的疼痛讓陸宇大叫了起來。

果然,手很疼!

牢房紋絲未動。

“小子,你給我老實點啊,不一定能活幾天了,你好好珍惜,彆讓我們兄弟們收拾你啊!”

這裡的聲音驚動了獄卒,獄卒這種事情見多了,以為是罪犯不老實,便大聲嗬斥道。

陸宇彷彿冇聽見一般,愣住了。

老天,這不是玩我,我好好一個大學生,穿越成調戲公主的罪犯!

要後台冇後台,要聖體冇聖體!

這是要噶我啊!

“小子,你醒了!”

這時,一道蒼老的聲音從旁邊的囚室傳了過來!

這聲音怎麼說呢,不是很好聽,確實很特彆。

風宇心中一喜,定眼望去,應該是一個老者,但是頭髮長的蓋住了臉龐,幾乎看不清模樣。

這難道就是我的機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