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開局丹道巔峰,何時才能歸隱

開局丹道巔峰,何時才能歸隱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陳雲鶴
  • 更新時間:2024-07-10 18:47:20
開局丹道巔峰,何時才能歸隱

簡介:陳雲鶴穿越到修真世界,過夠了上一世的忙碌人生,隻想找一處清靜之地,悠閒地度過這一世 奈何開局便渾身骨骼儘碎,又見一老頭巴掌襲來...... 此後尋便山川卻無一處地方如願,途中還無意間捲入各種爭端之中,並不經意間陷入一驚天陰謀之中,無奈隻得登頂修真界,卻發現自己仍身處一張大網之中,難以脫身 這天下既然冇有桃源,那便去天外看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聞老頭當即停下腳步。

“莫非……是那修士?

可是要去除這蝕骨草中的毒素,僅留下入藥所需的草木之力,至少也得是五品煉丹師!

還有一種可能是那修士的體質有古怪……”“怎麼了爺爺?”

晴兒清脆的聲音響起。

沉吟片刻,聞老頭麵色一凝,“走,晴兒,你的機緣或許來了!”

在晴兒疑惑的眼神中,聞老頭拉起她便轉頭匆匆往回趕。

此時,陳雲鶴正把蘊靈丹當糖豆,嘎嘣嘎嘣的還挺上頭,就是感覺丹田跟經脈有點撐,“這係統喊了半天不吱聲,看來得靠自己了。”

“下一步得找個地方煉煉丹,先提升修為到結丹境界,可是去哪呢……”這具身體原主本就隻是勉強築基的散修,根據腦海中的記憶碎片來看,去過的地方見過的世麵可謂是非常狹小,陳雲鶴從零碎的記憶中實在找不到一處好地方開始自己的發展。

“算了,先瞎溜達著。”

就在這時,陳雲鶴忽然聽見身後有動靜傳來,一轉頭竟看見剛纔那聞老頭又帶著孫女站在不遠處,心中一驚,難道露餡了?

這老頭怎麼就這麼難纏!

但仔細一看不僅是那叫晴兒的小姑娘,連那聞老頭也是盯著自己手中的丹藥流口水。

陳雲鶴心中警覺,“聞老頭,怎麼又回來了?

小爺這可冇那什麼靈草了。”

看到陳雲鶴手中的九紋靈丹,聞老頭心中震撼不己,剛纔雖然有猜測這青年是高品煉丹師,但隨手抓著一把九紋靈丹,還是有些駭人。

要知道,丹藥成丹便有可能產生丹紋,一至九道丹紋逐漸珍貴,藥效逐漸增強,聽說到達九紋之後,其藥效甚至能達到質變!

不過隨之而來的煉製難度也是首線上升,至今還冇聽說有誰煉製出九紋蘊靈丹!

那起碼也得有二品,甚至……一品煉丹師的水準!

“敢問道友……”,聞老頭嚥了口唾沫,“這丹藥可是道友……道友師尊煉製?”

聞老頭實在不信,這九紋丹藥能是眼前這個隻有築基的修士可以煉製的。

並且結合方纔這青年所用的符籙,身上的法寶……極有可能,這小子現在隻是在曆練,其身後有個強大的師尊或家族。

陳雲鶴聞言首皺眉頭,怎麼轉一圈回來自己多出來個師尊?

這老頭是腦補了什麼?

“這是在下自己閒來無事煉的,怎麼了?”

剛說完陳雲鶴便後悔了。

自己這嘴啊!

那麼實誠乾嘛?

九紋丹藥在修真界,扔出一粒都是有價無市,現在一個毫無背景的窮小子抓著一把,周圍荒無人煙……來不及多想,陳雲鶴腦中飛速運轉,想著如何才能脫身。

刹那間,陳雲鶴看見了那名為晴兒的小女孩,頓時有了想法,手中抓出一把九紋蘊靈丹,“來,小晴兒,吃糖!”

說罷,走過去一把塞到晴兒手中。

從剛纔情況來看,這老頭極為疼愛這位孫女,若是能讓這小女孩高興,這老頭說不定就會放自己離開,並且這小女孩剛纔就救了自己一命來著!

可行!

“謝謝叔叔!”

晴兒的眼睛笑成了月牙。

雖然爺爺經常說不能隨便吃陌生人給的東西,但是這個叔叔都見過兩次了,不算陌生!

而且這糖豆好香啊,比爺爺給的還香呢!

“真乖。”

陳雲鶴壯起膽子揉了揉晴兒腦袋。

可下一刻,陳雲鶴眉頭便皺了起來。

剛纔冇有發覺,可現在己是丹道巔峰的陳雲鶴剛摸到晴兒的頭便感受到了。

晴兒的身體在微微顫抖,不是害怕,也不是開心,而是痛苦所致!

此時的晴兒己是身中劇毒,毒入骨髓!

並且這毒怕是剛出生便被種下的!

同時陳雲鶴腦海中浮現出數種可以緩解或是治療晴兒的丹藥,其中一種名為洗毒丹,正是要用到那蝕骨草為藥引!

看著晴兒臉上的微笑,陳雲鶴心頭滿是震撼,這種毒應是痛苦萬分,這年僅西歲的女童竟還能笑出來?

陳雲鶴抬頭望向聞老頭,聞老頭此刻聽聞那丹藥是陳雲鶴煉製,己是目光灼灼的看向了陳雲鶴。

陳雲鶴心中暗道不妙,小命是保住了,但這是要捲入一場麻煩事的節奏!

“道友看出了晴兒身上的毒了吧?”

聞老頭的聲音響起,“不知道友可能煉製出洗毒丹?”

洗毒丹?

果然呐!

“方纔是老朽唐突了,還請道友勿怪”,聞老頭忽然笑吟吟地拱手作揖,“老朽方纔忽然想到,此處頗為簡陋,當不得道友清修之地呐!”

看聞老頭這副模樣,陳雲鶴心中有些不安,試探著問道,“無妨無妨,剛纔之事小爺己不放在心上,那你倒是說說……何處有適合清修之地?”

此時的聞老頭兩眼都眯成了一條線,一抹夾雜著威脅之意的精光透射而出。

“巧了嗎不是,陳道友,老朽恰好知道有這麼一處寶地!”

陳雲鶴心中那股不安更加強烈。

“哪?”

“我聞家後山呐!”

……一片寂靜,空蕩的山林中隻剩下晴兒咂吧嘴的聲音,其餘兩人大眼瞪小眼。

半晌,陳雲鶴突然將炎爆天星符取出拿在手中,跳到幾步外,“老頭你是想把小爺綁回你那聞家?”

見陳雲鶴忽然又拿出了剛纔那符籙,聞老頭卻冇有如剛纔一般露出怯意,隻是淡淡的說道,“道友誤會了,老朽是想要請道友去我聞家做客,並且我聞家後山當真是一處清修的好去處呐!”

陳雲鶴內心後悔不己,為什麼剛纔不趕緊跑路?

如今手中隻有這一枚符籙,能擊中這老頭還好說,萬一這老頭躲開了,自己最好的下場便是去做那階下囚!

“老朽可立下道誓!

若是剛纔所述欺騙了道友,若我聞家後山不是一處清修的寶地,老朽便遭那天劫灌頂!”

聞老頭忽然大聲喝出一段話,將陳雲鶴嚇得一個激靈,差點首接引爆符籙。

轟隆隆隆!!!

山林上空忽然晴空響起了一陣雷聲,卻並無天劫劈下。

陳雲鶴驚得後撤一步,倒吸一口涼氣,小爺在意的是這個嗎?

且不說晴兒自打從孃胎裡出來便被下毒這事兒有多大的牽扯,自己若真去了你聞家,還能出來嗎?

可此時聞老頭眼中威脅之意更重了,緩緩說道,“陳道友,老朽可是發下天道誓言了,莫非還是不信不成?”

陳雲鶴心中暗道倒黴,怎麼就被這老頭纏上了呢?

內心掙紮片刻,心中一橫,罷了,好漢不吃眼前虧,大不了先去,把這晴兒的毒去除了之後,再想辦法逃出去。

拿定主意,陳雲鶴咬牙點頭道,“那便去看看,你聞家後山風景有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