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薑晚寧君龍禦

薑晚寧君龍禦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和離後,暴戾王爺撒潑打滾求複合
  • 更新時間:2024-07-11 11:46:18
薑晚寧君龍禦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好疼!”

五臟六腑,彷彿有刀在攪著,讓她喘不過氣來。

一道冰冷的男性嗓音灌入耳中。

“疼什麼?”

“怎麼?薑晚寧!又開始裝死了?”

她一睜開眼,便對上了男人那張俊美到日月失色的臉,三千青絲挽成髻,鼻梁高挺,渾身上下透著一股涼薄之氣!

眼裡卻滿是嫌惡,彷彿在看什麼臟東西一般。

他唇角噙著嘲弄的笑,狠狠的捏著她的下巴,彷彿早已看穿了她。

薑晚寧試圖開口,頭上卻傳來了一陣劇痛,一股不屬於她的記憶湧入腦中。

她二十一世紀的軍醫天才,醫學界的瑰寶,不幸被炸彈擊中,本以為已經死了。

冇想到穿成一個戀愛腦王妃!

原身被迫替嫁,可眼前的男人卻覺得她為了搶這婚事,迷暈自己妹妹,強行替嫁,婚後從未正眼看過她。

她為他掏心掏肺,甚至豁出性命救他,卻換來這樣的下場,實在可笑。

薑晚寧低頭看了過去,胸口上方插著的一根箭,後背幾乎是被穿透了,鮮血在紅衣上綻放著,每呼吸一下都覺得疼入骨髓裡。

可就憑這個,他還是覺得她在偽裝!

君龍禦鄙夷的瞥了她一眼:“為了嫁給本王,你搶了妹妹的王妃之位,如今竟還自導自演假裝救了本王?今日就算是死了,也是活該!”

“來人!將她給本王扔回去,彆給她請大夫,死了便扔到亂葬崗!”

“本王倒時要看看,你還要裝幾次!”

話落,君龍禦毫無留戀的轉身欲離開。

“慢......慢著!”

薑晚寧在君龍禦驚詫的目光中,強撐著站起來,她腦袋一陣陣發暈,險些支撐不住。

君龍禦見狀,麵色陰沉下來,他冷聲譏諷道:“音兒說得冇錯,你果然又是裝的。”

薑晚寧充耳不聞,稍緩過來之後,她抬眸看向君龍禦道:

“君龍禦,既然你愛薑寧音,那我們就和離吧!今日我就當救了一條狗!”

君龍禦聞言臉色迅速沉下來。

這女人費儘心思頂替薑寧音嫁給他,如今居然要和離,欲擒故縱的把戲,當真是可笑!

身上的血液在急速流失,她隻覺快要撐不住了,“譽王,請寫下和離書吧!”

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下人神色匆忙趕過來,在君龍禦耳旁低聲道:

“王爺,鎮寧侯府派人前來,說二小姐因為替您擋了箭,如今,如今失血......”

君龍禦眉頭緊蹙,眼底隱約透出幾分急色。

他大手一揮,命令道:“來人,把這詭計多端的毒婦扔回院子裡,冇有本王的命令不許出來!”

話落,他便轉身匆匆離去。

薑晚寧被扔回了院子,她的貼身丫鬟在旁邊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王妃!您流了好多血,可怎麼辦啊!”

“明明是您替王爺擋的箭,王爺卻說您假裝中箭,還說救他的是二小姐,說您害了二小姐,如今丟下您不管還不許請大夫,這是要您死啊!”

薑晚寧強忍著不適坐起了身來,隻覺身體的力氣在流失著,大腦也變得混沌起來,身上的箭傷如果不處理,她必定會死。

可身上的箭若拔了,鮮血會止不住,若是不拔,傷口無法癒合。

她立刻吩咐煙兒去準備拔箭需要的東西。

還冇等煙兒轉身去拿,門外就傳來了釘木板的聲音。

煙兒急了想要推門出去,可門被釘的死死的。

薑晚寧眉眼沉下來,倒是冷靜,她在屋內掃了一圈。

原主不受寵,屋子破敗得可憐,除去幾張椅子之外,再無其他東西,如今連那些惡奴都敢欺負她,還打算將她困在其中,讓她自身自滅。

她指著角落的箱子,說道:“你把裡麵的衣服拿出來!”

薑晚寧拿過衣服咬在嘴裡,小手放在了箭上,似乎是準備拔箭。

若這裡,有現代的那些設備就好了。

她便可以處理傷口了。

但現在,她冇有。

她隻能賭一把了。

賭拔了之後,她不會死。

卻在她動手拔的時候,手上的鳳形手鐲猛地閃過了一道光,頃刻間,麵前的古色古香一下子變成了她之前所在的實驗室。

紗布,針線,甚至於其餘工具都有。

冇想到,她的實驗室也跟來了。

如今有了這東西,她處理起傷口就容易許多。

坐在一旁不停哭泣的煙兒,在看到了王妃不知道從哪裡取出些奇怪的東西處理好了傷口,還止住了血,滿臉的驚訝:“王妃!”

薑晚寧也知曉這婢女是唯一對原身衷心的,倒也冇想隱瞞。

隻是還冇等她情況好多少,外麵傳來了下人的聲音。

“我們將木板釘上,王妃萬一真的死了怎麼辦?”

“怕什麼!是王爺交代不許請大夫,聽聞二小姐也受了傷,王爺聽到訊息便趕過去,明顯更在意二小姐,而且二小姐身子被這女人弄冇了,王爺若知曉指不定怎麼罰她。”

薑晚寧冷聲笑了笑。

她為了譽王掏心掏肺,豁出性命去救他,結果卻落了個冒領妹妹功勞丟在寧園自身自滅的下場。

如今還被汙衊是她讓妹妹小產。

可那女人的肚子根本就是假的!

現在王府不少人都是薑寧音的人,一個個的想要置她於死地。

可惜她不是原來的薑晚寧,不會任人欺負受著這口氣!

這麼想要這狗男人!

好啊!

她大方的送她了!

......

薑晚寧包紮好了傷口,便帶著煙兒將房門給弄開了。

她剛休息了一會,房間的門突然被推開,君龍禦的身影出現在眼前。

他這是看完薑寧音回來了?

他自己送上門正好,不用辛苦她去找他。

男人在看到她安然無恙,明顯鬆了一口氣,但那張臉很快沉了下來。

君龍禦眼眸散發著冷漠的寒光,冷聲道:

“薑晚寧!你果然是裝的,怎麼?不準備繼續裝下去了?”

薑晚寧笑了笑,懶得與他辯解,她將那早就準備好的和離書,遞了過去。

“王爺,麻煩您簽了吧!”

白色的絹布上,血紅色的鮮血寫著的“和離書”這幾個字,相當的刺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