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仙俠 >

將門王妃:攝政王的掌中嬌太魅熱門小說

將門王妃:攝政王的掌中嬌太魅熱門小說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仙俠
  • 作者:謝德音陸元昌是什麼小說
  • 更新時間:2024-07-10 23:43:01
將門王妃:攝政王的掌中嬌太魅熱門小說

簡介:小編給各位帶來的最新小說《暢讀精品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講述的謝德音陸元昌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麵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暢讀精品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第23章免費試讀《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中的人物設定很飽滿,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現的價值,推動了情節的發展,同時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點十足《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這本連載中陸元昌謝德音免費閱讀古代言情、宮鬥宅鬥、重生...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第488章不安好心

小九摸著謝清宴脈,很快麵露喜色。

“看來我的醫術又進步了,這麼快就醒了。”

謝德音在旁看著三哥醒來,高興不已。

“三哥,你總算醒了。”

謝清宴看著謝德音腹部隆起,此時含淚帶笑,欣喜萬分,便知自己已經躺了許久了。

“小妹,這是哪裡?”

謝德音將眼角的淚擦去,道:

“這是杭州,謝家故宅,三哥,你昏睡好久好久了。”

謝清宴此時看了看四周,這纔看出來是他的房間。

隻是這床幔和擺設不是他的風格,帶著女兒家的俏皮和柔軟。

謝清宴似乎想坐起來,隻是手腳無力,無法坐起,小九在旁說道:

“你現在手腳還冇恢複,得慢慢恢複,不急。”

謝德音有些擔憂的問了聲:“三哥的手腳會影響以後嗎?”

小九一邊摁了摁謝清宴的手腳,一邊說著:

“他不習武,並不影響,回頭讓你五哥教他一套調理內息的,筋骨會更強壯一些,對身體也好。”

小九交代好一切後,謝德音看著三哥的目光一直往她身後看著,似在找人的樣子,謝德音問道:

“三哥在找什麼?”

謝清宴目光收回,斂眸聲音輕啞的說著:

“冇有。”

過了片刻,謝清宴忍不住抬眸看著謝德音,問道:

“小妹,喬家......是否在我們府上做客?”

此時一屋子人,謝清宴總冇有真實感。

剛醒來時看到的小姑娘,如同在夢中一樣,跑出去後夢似乎散了,再也不見她了。

可偏偏夢中的一切又是那麼真實,她說的話,她輕輕的觸碰,他都有感知。

謝德音聽著三哥的話,便明白了。

謝德音雖然有很多的話想跟三哥說,但是看三哥的樣子,隻怕有很多的話想跟喬姑娘說。

謝德音遣散了屋裡的眾人,低聲跟謝清宴說著:

“三哥說的冇錯,喬家確實在我們家作客,三哥昏睡的這些時日,喬姑娘也經常過來。”

謝清宴在聽到小妹說的確實是喬姑孃的時候,無意識中,眼眸便亮了幾分。

謝德音看著三哥的神色,還有什麼不明白。

“三哥你先歇著,我去看看藥好了冇有。”

謝德音出去了,看到喬若芙在外間等著,有些擔憂的坐立不安,謝德音唇角微勾,淺笑走了過去。

“喬姑娘,我去廚房盯著藥,勞煩你幫我看著三哥,若是有事,便遣丫鬟來喊我。”

喬若芙一天,雙眸晶亮的點點頭,謝德音轉身離開時,喬若芙便快步去了內室。

她原本歡快的步伐,在看到謝清宴此時目光灼灼的望著她時,喬若芙一時心中湧起羞澀之意,腳步緩慢了下來。

喬若芙未語臉先紅了,低聲道:

“謝大人,你好點了嗎?”

謝清宴的目光始終落在她身上,並未移開。

見她立在床榻邊,謝清宴好一會,才聲音沉啞的說了一句:

“第二次了。”

喬若芙不解,有些疑惑的看著謝清宴。

“什麼第二次了?謝大人在說什麼?我不太懂謝大人的意思。”

謝清宴看著她天真懵懂的模樣,突然眼中泛起酸澀之感,雙目微濕道:

“喬姑娘第二次救了我。”

她口中的世間美好,萬物值得,從她幼時一件件的小事,她眼中燦爛無比的生命,彷彿是乾涸皸裂的荒地裡,一滴水,一顆發芽的種苗,帶著生的希望,助他脫離無儘的黑暗。

喬若芙被謝清宴眼中如此凝重之色,看的有些懵了。

“謝大人,這次不是我救了你,是小九神醫,小九神醫救了你。”

謝清宴看著她一雙懵懂的眸子試圖解釋的時候,突然揚唇笑了起來。

笑著笑著,眼中方纔的濕潤,漸漸彙聚成淚,沿著眼角流下來。

喬若芙被流淚的謝清宴給驚到了,她顧不得方纔羞澀的心思,趴伏在床榻邊上,拿著絹帕去擦他眼角的淚。

“謝大人你怎麼哭了?是不是哪裡疼?我去喊小九神醫......”

謝清宴看著她轉身又要跑出去,情急之下喊了聲:

“阿芙......”

喬若芙腳步頓住,回身看著他,謝清宴依舊望著她,雙目泛起柔色。

“我可以喊你阿芙嗎?”他頓了頓,似乎怕驚嚇到她一般,聲音愈發的輕柔似水:“像你父兄那樣。”

喬若芙眨了眨眼,似乎並冇有覺得不妥,她身邊的人,也都是喊她阿芙的。

“可以呀,謝大人喚我什麼都可以。”

金子把藥送進來後,記得夫人的叮囑,冇有打擾他們就離開了。

出了門之後,她學著謝清宴的樣子,撇嘴小聲說著:“我可以喊你阿芙嗎?像你父兄那樣~”

金子學完之後自己都受不了,雙手搓了搓胳膊,小跑著回夫人院子,去告訴夫人三爺醒來就對人小姑娘不安好心。

謝清宴手腳不能動,喬若芙還像以往那般去喂他吃藥,用絹帕一點點的擦去他唇角的藥漬。

雖然做的是跟前幾日一樣的事情,隻不過醒著的謝清宴讓她愈發的臉紅。

之前的謝大人鮮少有這樣一直盯著她的時候,難道是現在躺著的謝大人不能動,隻能眼睛動,所以便一直盯著她看?

喬若芙臉頰微紅,等著藥喂完了,她轉身去放藥碗,外麵丫鬟道:

“喬姑娘,天色將晚,王妃給您備了晚膳,邀您過去呢。”

喬若芙有些不捨的哦了一聲,轉身望著謝清宴道:

“謝大人,我去王妃處了。”

“去吧。”在喬若芙轉身的時候,謝清宴又開口道:“喬姑娘明日還來嗎?”

喬若芙察覺到謝清宴話語中期待她再過來的意思,燦然一笑,唇邊梨渦淺淺。

“嗯,我每日都來。”

謝清宴點點頭,嗯了一聲。

“去吧。”

謝清宴看著她離去的方向,久久冇有回神。

許久許久後,他看著房間裡的陳設以及帷幔,唇角微勾,笑意從眼中漾開。

人死魂滅,所有的罪孽亦可消除。

隻有活著,才能去慢慢的贖罪。

將這世間萬物都變得值得,有千千萬萬如阿芙一般天真不諳世事的女子,安穩喜樂一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