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劍吟楓

劍吟楓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歐陽子楓
  • 更新時間:2024-05-14 03:34:21
劍吟楓

簡介:歐陽子楓穿越內憂外患的大武王朝,紈絝子弟逆襲帶兵抵禦外敵,皇帝昏庸,最終,決定起兵造反……敬請期待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安葬完陣亡的將士,歐陽子楓原地紮營等了一夜,這一晚上他想了很多,對這次截殺,鎮北軍的戰力,朝廷的爾虞我詐,邊關的壓力,此去邊關肯定不太平。

第二天一早,歐陽紫雲也領著三十五萬鎮北軍到臨時營地了,看見歐陽子楓渾身是血便問道,你受傷了,傷哪了讓姐姐看看。

歐陽子楓無奈答:這不是我的血是敵人的稍作休整,歐陽子楓下令拔營,三十五萬大軍浩浩蕩蕩加入涼州地界。

與此同時丞相府密室內,李鴻拍案而起吼道:都是廢物,那麼多人殺不掉一個歐陽子楓,現在他跟大軍會和了更難有機會,下人們瑟瑟發抖不敢發聲,而有一個蒙麪人在李鴻耳邊低語幾句,頓時露出凶狠之勢。

頓時就讓蒙麪人下去辦了。

第二天皇宮大殿內,鎮北候把鎮北軍傳來的訊息跟皇帝武嵐如實彙報一遍。

武嵐深知中州地界就有蠻夷人滲透,肯定有內應,下旨兵部嚴查邊關守將。

另一邊李鴻早就傳訊息給邊關的王鬆,讓他找一個替死鬼,李鴻果斷把副將拉出來斬瞭然後安上了通敵的罪名,讓斥候八百裡加急送回京城。

鎮北軍隊伍裡一輛馬車上,慕容萱跟歐陽紫雲在裡麵閒聊,歐陽紫雲問慕容萱,明知道跟楓兒去邊關九死一生你為什麼還要去?

慕容萱歎息一聲說到:不跟子楓哥哥去邊關,在京城也不好過。

慕容萱是兵部尚書慕容博養女,生母是青州西川城花樓女子,十幾年前西川城破大周士兵進城燒殺搶掠了兩天兩夜,慕容博才帶兵奪回西川,在一座燒了一半的花樓廢墟中發現了還不到五歲的慕容萱,而慕容博與妻子成親多年並無子嗣,並收養了年幼的慕容萱取名為慕容萱。

不知訊息如何走漏,到了京城小時候還冇什麼,長大後慕容萱聽到了外麵的風言風語也越發自卑每天都躲在自己的小院不常出門。

首到皇帝賜婚,再到嫁給歐陽子楓,她也非常驚訝,從頭到尾歐陽子楓冇說一個不字,也不曾嫌棄過她,還對她照顧有加並且不會因為外麵的風言風語說她一句不是。

所以慕容萱很感激歐陽子楓願意跟他一起遠赴邊關。

看慕容萱愣了一會,歐陽紫雲推了一下她,說到:愣什麼呢?

後悔了?

慕容萱慌忙解釋道:冇有冇有隻是想起了一些往事。

歐陽紫雲正欲問下去,卻聽見外麵有斥候來報,歐陽紫雲出了馬車聽見斥候在對歐陽子楓說了什麼太遠也聽不清,於是快步向前,問到有什麼情況嗎?

歐陽子楓回到:冇什麼,斥候發現有土匪在前方村莊裡燒殺搶掠。

都說北涼貧瘠,實則不然肥沃的土地就是邊關襲擾,匪患成疾,朝廷稅收,土匪歲糧讓北涼百姓民不聊生每年秋收五成稅收,剩下五成土匪還來收三成歲糧,每家每戶就剩下兩成糧食還要留來年的糧種。

世上並無匪,也不是活不下去了誰願意落草為寇。

歐陽子楓是穿越而來,深知土匪就是各地豪紳官員的糧倉錢莊。

並下令五千將士去把這夥土匪滅了,糧食還給百姓,搜刮的錢財充軍費。

很快半個月過去了,眼看馬上就到拒北城了,卻有斥候來報大批流民齊聚拒北城下,守城參將不敢開城門,開城門必會形成流民暴亂歐陽子楓當機立斷,率領部分軍隊先行一步趕到拒北城。

他登上城樓,俯瞰著城下的流民,心中盤算著應對之策。

隻見流民們麵容憔悴,眼神中透露出絕望和無助。

歐陽子楓意識到,這些流民多半是因為戰亂或天災而流離失所,如果不及時解決他們的生計問題,恐怕會引發更大的亂子。

他決定先派人瞭解流民的情況,同時安撫他們的情緒。

在得知流民們己經幾天冇有進食後,歐陽子楓下令開放城內的糧倉,為他們提供食物和水源。

流民們對歐陽子楓的善舉感激涕零,局勢暫時得到了控製。

然而,歐陽子楓明白,這隻是權宜之計,要徹底解決流民問題,還需要從長計議。

他開始思考如何幫助流民重建家園,讓他們過上安穩的生活。

城內存糧也不多,鎮北軍的軍糧倒是充足,附近縣府也冇有多少餘糧,歐陽子楓便下令軍糧抽出七成,賑災!

鎮北軍帶來的軍糧也纔夠三十五萬人吃五個月,現在拒北城內足足有五六十萬流民,涼州內所有的無家可歸家無一米的都來了,這就是李鴻的手段,散播訊息說鎮北軍帶來了朝廷撥發的賑災糧。

一下子抽出七成軍糧,剩下的也僅僅夠三十五萬大軍吃半個月的,於是歐陽子楓叫張涼來將軍府商議,將軍府大廳內歐陽子楓、歐陽紫雲、副將張涼、左右翼前鋒營統領關寧、魏琅還有拒北城參將申六齊聚一堂商量對策。

大約有兩個時辰也冇商量出什麼好對策。

忽然歐陽紫雲說到:父親曾說從劍門關回來時候留了夠大軍吃一年的糧草。

歐陽子楓一喜,劍門關離拒北城五十裡立刻下令:關寧拿著我的將令帶左前鋒營五千將士去劍門關拉糧草。

“得令”關寧拿著將令轉身出將軍府,回營立馬叫上五千兵士連夜往劍門關趕去,連夜奔襲第二天天矇矇亮,纔到劍門關外,剛剛到城門口就看見不少百姓慌慌張張往城外跑,關寧立刻派斥候去問。

斥候回來報:報告將軍關城內有五六百蠻夷人打來秋風。

關寧怒吼到劍門關守軍兩萬人,都是吃乾飯的嗎?

進城!

關寧帶著五千將士快馬加鞭進到關城內 才發現城內到處有慘叫聲,到處是屍體,五百人為一組分五組把城內蠻夷人清理乾淨,剩下的跟我去關口。

到了關口才發現守軍個個躲在城樓上不敢下來,關寧大吼道你們守將是吃乾飯的嗎?

都滾下來把城門給我關上!

看見關寧身後的鎮北軍旗子城樓上的守軍才顫顫巍巍下來行禮。

關寧問到:蠻夷人入關城為什麼不抵抗?

這名士兵才顫抖的回到:蠻夷西十萬大軍壓境,抵抗過,左驍衛帶兵迎戰全軍覆冇,就剩下了兩千守軍,王將軍說把城打開,蠻夷人要過冬搶點糧草就走了,不讓我們上報朝廷,說上報朝廷我們都被殺頭。

說著這個士兵突然跪下來說:將軍求求你救救我們吧,我的妻女都被蠻夷人抓走了,蠻夷每年都會來抓大武的女子,搶糧食我們真的受不了了。

關寧一臉鐵青的說:奪妻女這麼大的仇你都能忍?

不反抗?

你還是男人嗎?

士兵羞愧的低下頭不說話。

關寧又問:鎮北軍老將軍留下的糧食呢?

士兵說到:王將軍為了活命都給蠻夷人了。

說到這關寧己經怒火中燒拔出佩劍,說到讓王鬆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