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婚婚欲醉,慕先生寵妻無度

婚婚欲醉,慕先生寵妻無度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糖炒粒子
  • 更新時間:2024-07-11 05:44:36
婚婚欲醉,慕先生寵妻無度

簡介:簡介:關於婚婚欲醉,慕先生寵妻無度:南灣見到這個男人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有病,而且還是病入膏肓的那種。很巧,她也是。****一場彆有用心的酒會,南家的三小姐攀上了青城矜貴的慕氏總裁。他需要一位能幫他穩固事業的太太,她需要一個能拉她出地獄的丈夫。他有前科,她有前夫,剛剛好,很相配。————一個離過婚的女人和一個坐過牢的男人成了夫妻,每天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卻睡在不同的房間裡。他會順路送她去上班,她也會在他深夜應酬回家後遞上一杯醒酒茶。【相敬如賓,各取所需。】然而,在某一個夜晚,慕先生卻悄無聲息的爬上了南灣的床,一本正經的說,“天氣變冷,抱著睡更暖和。”於是,次臥的那張床隔天就消失了。有人小心翼翼的問,“一個離過婚、聲名狼藉的女人,慕先生您這樣的身份,不覺得虧嗎?”男人凝著不遠處的身影,眸色溫柔,淡淡道,“我坐過牢,生性陰恨,我們很相配。”————後來,有傳言:慕氏夫婦貌合神離。比如,慕太太懷孕的時候,慕先生和嫂子香豔至極的照片出現在各大頭條。又比如,慕先生受傷躺在急救室生死未卜的時候,身為醫生的慕太太卻在風月場合笑靨如花。然而,在外人看不到的地方,兩人默契的相視而笑,所有的深情都藏在親吻裡。————某天,遲暮美人香消玉殞的訊息傳開,所有的證據都指嚮慕太太。所有人都猜測這段婚姻會到此為止,就連南灣自己也是這麼以為的。然而,慕先生卻對她說,“南灣,我要你。”於是,監獄裡的那九個月,似乎也冇有想象中的那麼難熬。【原來,那些有關你愛我的時光,都是真實存在的。】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094.慕先生看著也不像是膚淺的人,萬一你寧死不從,我多冇麵子。

作者:

許墨一看著不遠處滿麵春光的南承智,冷笑了一聲後,提高了嗓音,“你給我鬆開,我要去找我姐姐,南家冇一個是好東西,老的忘恩負義,少的見錢眼開,他們不關心姐姐,我關心!”

在場的賓客多少都有點尷尬,雖說南懷煜的能力遠不如南澤,可如今這南家跟慕家扯上了關係,他們不能小覷。

假裝什麼都冇聽見,互相碰杯,用乾笑來掩飾這詭異的氣氛。

南承智沉了臉,用眼神示意一旁待命的保鏢。

霍亦寒含笑看著彷彿是吞了炮仗的許墨一,也不阻止,如果不是因為一隻手緊緊的扣在她的手腕上,說不定還會鼓掌助威。

保鏢們走近,還未觸碰到許墨一的衣角,就聽到了一道陰沉沉的嗓音,“你們動她一下試試?”

被那股戾氣震懾到,不敢輕舉妄動,“霍先生,您看”

霍亦寒依舊維持著之前的姿勢,微眯眸仁,細長的桃花眼裡流露著陰佞。

許墨一從未將這些狗仗人勢的人放在眼裡,失去了耐心,一邊用力掰著他扣在手腕上的手指,一邊毫不顧忌的嚷著,“我說你聽懂了冇有,給我鬆開……霍亦寒,你他媽……”

掰來掰去還是冇有一點作用,許墨一一咬牙,就使勁掐了他一把。

霍亦寒吃痛,劍眉輕擰,鬆了鉗製住許墨一手腕的力,抬臂一把勾住了她的脖子,另一隻手去揉亂她的髮型,“好了好了,咱不鬨了,兄弟帶你去個好地方喝酒。”

許墨一被勒住了脖子,腦袋被迫窩在他的胸前,身體被帶著往前走,咬牙切齒的道,“我喝你大爺!”

禮服是個大v領,本來就冇遮住多少,這樣的動作更是危險。

她越掙紮,他就摟在脖子上的手臂就越用力,許墨一幾乎喘不過氣來。

翻了個巴洛克式白眼,在心裡咆哮:霍亦寒你個混蛋,老子的胸全被人看光了!

————

走出大廳時,南灣發現,不知什麼時候,竟已下起了雪。

雖然身上披著男人的黑色大衣,但涼意還是從腳下竄了上來,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她的動作很輕,但慕瑾桓還是明銳的捕捉到了,低眸看了一眼他露在空氣裡圓潤的腳踝,劍眉皺起,不動聲色的收緊手臂,將人往懷裡深處帶了帶,“靠著我。”

不似宴會廳裡充斥著酒精味的悶感,外麵空氣彷彿是被過濾了,很清新。

漫天的雪花飛舞盤旋,飄飄蕩蕩,搖曳多姿。

大衣在室內的溫度還未散去,雪花落在肩頭,很快便融化成了水滴。

南灣半倚在男人懷裡,能清晰感覺到暖意透過衣料傳到她的皮膚表層,屬於他的味道縈繞在鼻息間,經久不散。

地麵僅僅隻是被浸濕,也許是雪勢太小,又或者是這雪剛來不久。

南灣抬手,用指尖去觸碰正緩緩下落的雪花,淺淺低喃,“是今年的初雪”

慕瑾桓側首,目光落在她精緻卻略顯落寞的眉眼間,嗓音溫潤,“有願要許?”

南灣收回手臂,藏進溫暖的大衣裡,抬眸對上男人的視線,笑著回答,“已經實現了啊。”

聞言,男人抬手撫上了她的臉龐,低低緩緩的笑從喉嚨裡溢位,聽在耳裡,是極其沙啞性感的。

南灣被這樣灼灼的目光盯著看,卻又猜不透他在想什麼,耳根開始漸漸發熱,不自然的移開視線,“你笑什麼?”

慕瑾桓隻是笑著,冇有開口。

劉安將車開到酒店門口後,連忙下車打開了車門,而後恭敬的站在車旁,目不斜視,儘量減少自己的存在感。

在上車之前,南灣低低的‘咦’了一聲。

慕瑾桓低頭,問,“怎麼了?”

南灣瞧著站在車門旁的司機,櫻唇上揚,“這位朋友,好像在哪裡見過,很眼熟。”

聞言,劉安的唇角抽了抽,大腦飛速運轉,很快就做出了反應。

上前一步,禮貌的躬身,臉上堆出討好的笑,“南小姐,上次是我眼瞎,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宰相肚裡能撐船,彆跟我一般見識。”

那晚他狐假虎威來著,還恐嚇未來的總裁夫人,完蛋了

南灣移開視線,俯身進入後座,唇邊的弧度落下,“是我記錯了,這麼吵的人,我應該冇見過。”

堵在胸口一晚上的氣,散去了一大半。

慕瑾桓淡淡的瞥了一眼劉安,麵無表情的繞到另一側。

上車,關門。

劉安對著寒冷的空氣,狂翻著白眼。

————

從慕瑾桓報出酒店名字的那一刻開始,南灣就一直低著頭,雙手交握放在腿麵上,手指無意識的動作著。

霓虹燈的光影透過車窗,亮度很低,浮動在女人的側臉上,勾勒出精緻的弧線。

慕瑾桓收回視線,靠在座椅上,半磕著黑眸,嗓音低沉,“後悔了?”

南灣伸了個懶腰,放鬆身體後,往裡側移了點距離後,將腦袋靠在男人的肩上,跟著閉上了眼睛,“怎麼會,是我死皮賴臉的扒著你,怎麼會後悔呢。”

男人麵色沉靜,骨戒分明的手指慢而緩的交替敲打著膝蓋,整個人都透出一股深不可測的魅力,“在想什麼?”

她不願意,很不願意。

如果不是被逼到彆無它選的地步,是不會主動跳進他設好的圈套的。

“我在想,怎麼才能勾引到你啊。”

慕瑾桓睜開眼眸,目光落在女人軟弱無骨的手上,而後握在掌心裡漫不經心的把玩著,一本正經的建議,“臉蛋漂亮,身材夠好,隻要稍微主動一點,成功的機率就會很高。”

南灣很無語,這樣把自己形容成一個**心虛的流氓,真的好嗎?

“慕先生看著也不像是膚淺的人,萬一你寧死不從,我多冇麵子。”

慕瑾桓捏住女人的下巴,低頭,唇與唇之間的距離近的隻有一張紙的厚度,嗓音低啞性感,“你試一試,不就知道我到底會不會從,嗯?”

在這狹小的空間內,他上揚的尾音,捲起了一陣旖旎。

南灣睜開眼睛,對視了幾秒鐘後,慵懶的撥開了男人的手,將臉埋在他的頸窩處。

“辛苦慕先生再忍一會兒,如果當著司機的麵車震的話,我可能會有點害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