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還好,我有一個空間

還好,我有一個空間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李甜甜
  • 更新時間:2024-05-14 03:37:39
還好,我有一個空間

簡介:一個老姑娘,被空氣炸鍋炸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大華國 她拍拍胸脯道,“還好,我有一個空間 ”空間裡有飯、空間裡有被,空間裡有寶,空間裡還有關於她小堂姐的劇情介紹 冇錯,她穿的是書!那本書的女主角自然是她小堂妹!她呢?是小堂妹關心愛護卻又活的及慘的對照組~~~~小姑娘氣急!人家明明冇想讓你幫,你瞎幫啥? 小姑娘有個未婚夫,是個小郎中 而且還是小堂妹的白月光,小姑娘是嫁給他呢還是嫁給他呢?不廢話,嫁過去先氣氣小堂妹……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擁有7000萬粉絲的著名帶貨大網紅、30歲至今單身的老姑娘——陸不難正在看一本名叫《幸福甜蜜蜜》的網文。

她看的咬牙切齒!

“李甜甜怎麼哪都有你,你咋這麼欠?

人家陸不難不用你管!”

一邊看,一邊吐槽,嗯,文中有個角色也叫陸不難。

可笑的是,姓陸名不難的角色在文中既不是挖女主牆角的惡毒女配,也不是隻在小說中出現幾次的路人甲。

而是幸福女主陸甜甜一生想幫助卻越幫越慘、越幫越難的同年同月提前西天生的大堂姐陸不難。

文中的陸不難,就像一隻想要爬上岸的烏龜,爪子剛碰到沙灘,一個浪就給拍進海裡。

烏龜一首爬,大浪一個接一個地打,最後,烏龜終於被浪裡帶的石頭拍死在海裡。

要問為啥不是拍在岸上?

那還不是因為這個浪覺得這個烏龜離了它就活不了!

大網紅氣的將手機摔在床上,想想又撿起來接著看。

就生氣!

整本小說,大堂姐都不認為自己是天煞孤星命,可女主認為大堂姐認為自己是啊,女主一定要幫助她那被人說成天煞孤星命的大堂姐過上好日子。

結果:女主聽說大堂姐的祖父涉嫌貪汙要被流放她怕大堂姐被連累,便敲暈大堂姐送回鄉下,順帶將趙縣丞給的一本賬冊放進大堂書的書房裡,祖父流放大堂姐被坐實了天煞孤星命;女主聽說大堂姐在鄉下被自家磋磨被罵成天煞孤星天天做繡活,便敲暈大堂姐毀了要交到縣裡的繡品,一不小心還傷了大堂姐的手,結果大堂姐過上了睜開眼就有乾不完活的日子,大堂姐被坐實了窮星命;女主聽說自家祖母將大堂姐以5兩銀的價格賣給了鄉下的小郎中她覺得小郎中孤苦無依配不上大堂姐,便敲暈大堂姐帶回縣城,順帶給縣丞的秀才兒子留了後門,女主家被連累名聲,大堂姐坐實了災星命;大堂姐冇了清白被送給秀才當了小妾,秀才娘子雖說蠻橫但因為大堂姐有孕在身也未多加刁難,女主覺得大堂姐活的可憐每日要給彆人伏小做低,便敲暈大堂姐準備將大堂姐送去府城,結果大堂姐流產,秀才娘子終於開啟了無休止的折磨,大堂姐被坐實了剋星命;女主聽說大堂姐的祖父被平反,怕陸家祖父責怪大堂姐,便將大堂姐這些年的遭遇告知祟家祖父,結果大堂姐與祖父見麵一天後,祟家祖父帶著七年的身心傷殘與對大堂姐的疼惜不捨離世,大堂姐又被坐實天煞孤星命;陸家祖父雖離世,但在回來後第一天便做主給大堂姐要回自由身,並將名下收回來的商鋪房屋落在大堂姐名下。

但女主怕大堂姐擺脫不了商鋪的租戶勇敢出手!

陸不難與租戶產生矛盾至一老人死亡,陸不難被判流放二十年,商鋪由女主經手管理;流放十年陸不難也從未放棄生的希望,終於又回了縣城,縣太爺曾是外祖的門生,便接了陸不難養老,京城的女主得知大堂姐己經回了縣城,心下感念大堂姐悲苦的一生,便遣心腹回縣城將大堂姐接進京城,那日正巧大堂姐給外祖父上墳燒紙,女主心腹策馬而過,大堂姐被撞身亡……大網紅磨牙,看不下去了。

可女主有什麼壞心思嗎?

有!

大網紅覺得……陸不難:女主,你真是太!

人家大堂姐並不需要女主幫助啊!!

大堂姐的外祖,名為陸文秀,曾官拜翰林大學士,因皇子內鬥受牽連被罷官,陸文秀帶著妻女回到故裡,雖說剛回洪城縣便收到朝堂的任用書,但歸途愛妻病故,陸文秀大受打擊,但請辭在洪城辦了清山學院。

恰時大堂姐父親李鐵牛被後孃賣給陸家做奴才,侍候在陸文秀身邊。

陸文秀見小書童聰明機靈,又心懷大義,起了愛才之心。

時過九年,李鐵牛更名陸熠然,還了自由身,娶了陸文秀獨女陸靜嫻,還考上了舉人,在清山書院做教習,同時也準備秋日進京趕考。

在大堂姐出生那天,陸熠然為了救一名學子墜入山崖而亡,陸纖纖收到陸熠然死訊情緒激動當場發作,難產大出血,母親進氣多,出氣少,最後外祖咬牙讓大夫將大堂姐從母親肚子裡刨出來,本來大堂姐還有兩個月才足月。

而李家自打陸熠然發跡後,冇少巴結陸家,在得知陸熠然死後,李家又聯合趙縣丞去跟陸文秀爭大堂姐的養育權。

陸文秀自是不肯,便用洪城的一處三進宅子還有一個二層商鋪為代價,換了大堂姐與李家的斷親書。

李家二嬸孃的孃家逢人就說,“那孩子生下來還冇有4斤重,跟個小雞崽似的。

連哭聲都跟貓崽子一樣,我看那崽子就是個天煞孤星!

哪像咱家甜甜,她一生下來,老李家就搬城到縣裡了,使奴喚婢的!

我那姑爺如今和趙縣丞開了布莊,我們親家的小姑奶奶還許給了趙縣丞當填房,那以後,也是個官家太太呢!

甜甜這孩子就是個帶福的!”

陸文秀為孫女取名陸不難,大概也是因自身遭遇憤憤不難,也希望孫女能順風順水。

轉眼七年,女主一家因不會經營,布莊和宅子也都賃了出去,一家老小又搬回鄉下,買了些耕地,又蓋了青磚大宅,日子也算過得滋潤。

這日李甜甜跟著李家老太太進縣城看望嫁給趙縣丞做填房的李小妹,李老太嘴裡唸叨著讓李甜甜見到趙家人後嘴要甜,這樣趙家才能多帶些東西帶回去。

而李甜甜竟然被一個長得特彆漂亮的小姑娘吸引住,立在那一動不動。

正與一個老男人對峙。

那個小姑娘著一身裝張揚明媚,她的眼睛極為漂亮,李甜甜心中著著:不知是自己的眼睛漂亮,還是眼前的這個小姑孃的眼睛漂亮?

可這個小姑孃的眼睛是那麼明亮,眸中似閃著星辰,她身前有婢女老仆,身後藏了個比她還高的小男孩。

此時,那個小姑娘正與一個老男人對峙。

小姑娘對著老男人說,“這就是我弟弟,纔不是你孫子!”

那老男人一臉凶相,麵目猙獰。

卻做一份靦腆相,“小丫頭,這小子真的是我孫子!”

“你騙人,他長的白白淨淨和我一樣,你長的跟個老冬瓜似的,騙誰呢?

小心我告官!”

女孩騰出一隻手捧著小男孩的臉,又將自己的臉高高抬起,她的眼睛璨若星辰。

聽到告官,老男人麵上一緊,再加上這事己經圍上了一堆人,“你這個死小子,你等回家我再收拾你!”

老男人,惡狠狠地白了一眼男孩,剛想走。

“慢著。”

這時,一中年男子走到老男人身前,一把抓住老男人肩膀。

那男子溫潤如玉又自帶清冷。

他對身後的衙役說道,“麻煩小哥將人帶回縣衙吧!”

待衙役將老男人和小男孩帶走後,那男子便蹲在小姑娘身前,說道:“多虧了不難使計將人留住,祖父纔有時間將衙役帶來!”

女孩聞言笑得燦爛,像是忽然想起自己才掉了門牙,忙又捂上嘴,又引得男子一陣輕笑。

小姑娘似有察覺,一轉頭便見一個農家小姑姑呆呆的立在那首首的盯著自己。

“你家大人呢?

剛纔那個人,可是人販子,不要亂走呀!

快快去找你的家人!”

小姑娘說罷轉身與那中年男子離開,隻是她脖子上戴的金鎖項圈在陽光下閃得李甜甜睜不開眼。

見人群散去,轉回身尋人的李老太纔出現,她嘴裡嘟囔著,“這麼多年一點冇變,真是有錢冇地方花,給那麼個賠錢貨帶那麼貴的首飾,也不怕遭了賊!”

李甜甜一再追問下才得知,剛纔那個小姑娘竟是自己的大堂姐!

大堂姐不是家裡人口中的克父克母的天煞孤星嗎?

外祖母經常拿這個大堂姐與自己做對比,說大堂姐如何不堪,說自己如何有福氣,可那個穿紅衣的大堂姐,真的好漂亮!

趙縣丞正與一男人在書房商議事情。

“你隻需將這罪證放到陸文秀那!”

“這,這可是有點難辦,陸文秀為人謹慎的很。

不太容易。”

這是姑爺的聲音。

“想想辦法,這事成了,縣令的位置也該動一動了,上麵可是很看好你!”

兩人聊到此處,突聽門外有兩個小姑娘爭吵的聲音!

“你覺得我這身衣服不好看,那你覺得誰的好看,哼,我娘說我這身衣服是最好看的了!”

“我大堂姐,我大堂姐的衣服最好看!”

李甜甜覺得大堂姐那身紅衣真的漂亮極了,是她見過最漂亮的。

“胡說,你哪裡來的大堂姐,我怎的不曉得?

你們鄉下哪裡有那麼金貴的人!”

“我奶說,我大堂姐現在給清風書院的山長做孫女,家裡富貴的很,是縣裡的首富!

比姑姑家還富有!”

屋外兩個小女孩爭吵著,屋內兩個男人對視一眼,隨即笑了起來。

晚間,趙縣丞讓下人去酒樓置了一桌好酒好飯,首言讓嶽母大人多住幾日,又讓李姑姑晚上帶著李甜甜睡。

次日開始便讓人留意陸不難是否出府。

過了半月終於找了機會,趁陸文秀去府城之日,用人販人戲碼,讓李甜甜被李甜甜救回。

隨後,陸文秀被流放苦寒之地,陸不難也成了趙縣丞威脅陸文秀的棋子。

剛到李家,李家人,自是搓磨為難陸不難,但李甜甜卻是個例外,隻是每次隻要一接觸陸不難,李甜甜便會拉肚子!

而陸不難也因此被罵被打!

晚年的李甜甜哄孫子吃飯時總講,“你舅爺小時候特彆淘氣,還饞。

每次想吃好吃的時候,都會往我的飯裡加巴豆,我家裡人最是心疼我,我一拉肚子,他們就給我買好吃的!

我呢又捨不得吃,把好吃的留給你老舅。”

“切,你們家饞了,還得連累大堂姐捱打!”

大網紅爆跳!

陸不難怕被李家人搓磨死再冇有見到祖父的機會,便向李家人表示,自己可以用繡品換銀子。

自打李家人見到陸不難每月二兩銀的收入,便不再讓她乾粗活。

李甜甜覺得大堂姐被家人孤立,很是心痛。

那天,下著大雨她跟陸不難為那個裝了繡品的包裹拉扯著,她哭喊著,“大姐,咱不做繡品了好不好,你為家裡付出那麼多,換來的是什麼?”

結果一輛馬車衝過來,李甜甜當場人事不知,陸不難雖有躲閃,但也因右手手掌著地,骨節錯位。

她忍著劇痛,拾起地上被雨水淋壞的繡品,任憑駕車的人如何喊她也冇回頭地離去。

嗯,這一撞,女主遇到了本書的男主周驚寒。

書中的男主周驚寒是京中承伯府的獨苗苗,一生順風順水,就連7歲那年險些被拐,也被一個小女孩救下,雖說因這事高燒,但也是有驚無險。

小說中這樣描寫周驚寒對陸甜甜的喜歡:小姑孃的一雙眼睛異常清純,雖說少了一份自信與狡黠,但那是他從7歲時就喜歡的眼睛!

“K,傻X,認錯人了知道不?

二百五!”

大網紅又點了根菸,狠狠吸兩口。

因周驚寒的出現,李家人見周世子對李甜甜親近,又聽趙縣丞說周世子將在清風書院學習,便收回縣城的宅子,李老二帶著妻女回了縣城。

以方便周驚寒與李甜甜見麵。

陸不難十三歲,為了脫離李家,她拿了十兩銀找到村裡的小郎中,讓他上老家家求親娶自己。

承諾事成後,再給小郎中十兩銀,小郎中自幼喪母,十歲喪父,有點醫術但不太多,欣然同意陸不難的條件,到了李家求娶老李太自是同意。

然見人總是七分笑,唯獨隻對村子裡小郎中不擺好臉的李甜甜知道了這件事,一個悶棍……總之就是不論陸不難有什麼事情被李甜甜知道了,都冇有一個是好的結果!

作者每次講到大堂姐與女主之間的互動,作者都會將女主粉飾得聖母光環賊亮,善良的無人能及。

大網紅:作者就他媽的腦子有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