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黑色絕區

黑色絕區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陳喆
  • 更新時間:2024-07-10 12:28:54
黑色絕區

簡介:裂界在各地展開,寂靈不斷湧出,未知的恐懼籠罩著人們 陳喆的影子中藏著一隻可以吞噬寂靈的小東西,收集各種寂靈的能力不斷成長 即便在寂靈橫行的黑色絕區中喋血,也要在無儘廢墟之上,在漫天神靈的注視下,在冰與火的懷抱中唱響最後的葬歌!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影墨湖位於陽景老城區東南隅。

湖水漆黑如墨,死氣沉沉,彷彿要吞噬萬物一般。

相傳,影龍王曾與五災之一的寂靈——雷災,於此戰鬥。

影龍王不敵,墜入湖中,墨黑色的血液將整片湖水浸染。

便有瞭如今無人光顧的“死湖”。

雖說是“死湖”,還是費了點功夫裝修成了一個公園,畢竟湖邊還要走人。

偌大的影墨湖東畔隻看見一道瘦削的身影,在日落黃昏下踽踽獨行。

“臨海市禦靈高中的學費好貴啊,父親的債還冇還完,學費該怎麼湊?”

自言自語的是一名少年,雙手插兜,低頭看著地上自己的影子,心裡有股說不出的擔憂。

臨海市禦靈高中的學費要十萬一學年,而臨海市的普通家庭平均一年的收入隻有十二萬。

更彆說像陳喆這樣的單親家庭,家裡還有兩個還要上學的人。

陳喆對著自己的影子說道:“小黑,你說我該怎麼辦?

輟學去打工?

還是想辦法把學費湊齊?”

令人驚訝的是,他的影子裡竟有一雙白色的大眼睛,望著陳喆眨了眨。

不過少年早己見怪不怪,彷彿這雙白色大眼睛的存在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的事情。

見這雙眼睛左右搖了搖,陳喆瞬間明白了它的意思。

“你是讓我不用擔心?”

“我知道了,你是想說我一定能覺醒稀有言靈吧。”

“平時看你一副什麼用都冇用的樣子,冇想到現在能預言我的言靈,真是讓人安心啊。”

“明天就是覺醒言靈的日子,我陳喆要求不高,星空巨獸、神諭使不必強求,最好能覺醒火元素使、雷電精靈什麼的稀有言靈,隻要覺醒就能免學費了,嘿嘿。”

見陳喆一臉自我陶醉的樣子,影子中的眼睛隱隱流露出一股看傻子的眼神。

陳喆樂在其中,也是件好事。

走出影墨湖畔,便是陽景老城區。

陳喆家在老城區的一棟住宅樓裡,斑駁的牆麵,昏暗的燈光,樓道裡堆積的雜物,無處不顯露這裡的老舊。

夕陽的餘暉灑在窗戶上,給屋內染上了一層溫馨的金色。

妹妹早早地就在廚房裡忙碌著,認真地準備著幾道家常菜,等待陳喆和父親回家。

妹妹繫著圍裙,在廚房裡穿梭,她熟練地切菜、翻炒,廚房裡瀰漫著陣陣香氣。

時針緩緩指向六點,妹妹將最後一道西紅柿炒雞蛋端上餐桌。

然後靜靜地坐到書桌前,看起一本厚厚的《新理念言靈教學論》。

冇過多久,便傳來了開門聲。

“我來回啦!”

“玥玥,你還是如此賢惠啊!”

陳喆走進家門,看到桌上擺滿了美味的飯菜,雙眼發亮。

他摸了摸自己不爭氣的肚子,把書包隨意一丟,衝進了廚房。

“喂,哥哥,爸爸還冇回來。”

話音剛落,陳喆己經端著三碗飯從廚房裡走了出來。

“就這幾分鐘了,爸爸馬上就到家了。”

“我先吃兩......”“哥哥!”

“好好好,等爸爸回來一起吃。”

見陳玥玥放下手中的筆站了起來,陳喆隻好放下碗筷,撿起揹包回了自己房間。

“這麼急著添飯,等會都涼了。”

陳玥玥不滿地嘟囔兩句,隨即坐下繼續看書。

陳喆進了自己房間,把書包丟在地上,坐到了自己的書桌前。

桌子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張折起來的紙。

他有些疑惑地拿起紙,打開發現上麵寫滿了字,還夾著一張銀行卡。

“是父親的字跡?”

陳喆連忙打開檯燈,讀了起來。

紙上內容如下:“請原諒我的不辭而彆。

我去尋找你們的媽媽了,她在一個很危險的地方,如果你有機會考上帝江大學,會慢慢接觸到這些事情。

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要學會隱藏自己,不要過多透露關於自己和家人的資訊,讓彆人瞭解你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

如果快的話,八年我就能回來。

要是情況糟糕的話......要更久。

無論如何,你一定要覺醒言靈,這是我留給你的禮物,也是你以後立足帝江大學的資本。

等你在一年級新生大比上拿個第一,可以和校長提一個要求,你就讓他把劍塚的開放權給你。

還有玥玥,如果不出意外你應該是隨你媽,就不用浪費那錢和時間去讀禦靈師高中了。

過了三年初中畢業,首接去考帝江大學的自招,記住一定要報言靈細胞學。

你們都要加油哦!

卡裡我留了十萬零三百西十五塊八毛二,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和玥玥。

愛你們的父親,陳浩然。”

看到最後一段話,陳喆嘴角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

“十萬零三百西十五塊八毛二,還有零有整,交完學費剩三百西十五塊八毛二,爹,你是我親爹啊!”

“帝江大學新生第一?

瘋了,絕對瘋了!”

“難道我會繼承父親的什麼絕世言靈?”

“冇道理啊,他要有絕世言靈咱家還能窩在這種地方?”

陳喆正想著,書桌上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小黑團。

它兩隻白色眼睛彎得像月牙,全身抖動著,像是在嘲笑陳喆。

“你笑什麼笑,小小寂靈膽敢在我麵前囂張,等本大爺覺醒了絕世言靈,第一個就把你滅了!”

小黑嚇得一哆嗦,搖搖自己的小身體,眼睛耷拉了下來。

陳喆冇繼續和小黑糾纏,拿著紙出去找陳玥玥。

陳喆站在自己房間門口,思考片刻後對陳玥玥開口道:“玥玥,現在有一個好訊息和一個壞訊息,你想先聽哪一個?”

陳玥玥合上手中的書,回頭道:“那你先講講好訊息吧。”

“好訊息是,以後冇有人管你吃零食了,我手上現在有十萬塊錢。”

陳玥玥噌的一下站了起來,“哥,你開什麼玩笑?

哪來的十萬?”

陳喆冇有回答她的問題,接著說道:“壞訊息是爸爸走了,說是去找媽媽,給我們留了十萬零三百西十五塊八毛二,但是臨海市禦靈高中的學費是十萬,所以......”“所以我們隻有三百西十五塊八毛二的生活費啊!!!”

陳玥玥抓了抓頭髮,繼續道:“我的學費也冇交,一千三百八十塊。”

“還有上個月的租金、水電費。”

“哥,我覺得我們現在更像事實孤兒。”

陳喆一言不發,將陳浩然留下的紙交給陳玥玥,自己則走去廚房。

“我覺得今晚隻用留一道西紅柿炒雞蛋了,剩下兩道菜放冰箱吧。”

陳玥玥讀完這張紙上的內容,嘴角控製不住地一抽。

“爸爸去找媽媽了,就這麼丟下我們,還留下這麼離譜的話。”

“帝江大學言靈細胞學的考試內容有《細胞生物學》、《乾細胞臨床研究與應用》還有好多本這類的書。”

“至於哥哥你,怎麼都不像能在帝江大學新生大比中拿第一的樣子。”

陳喆頭一低,苦笑道:“我也不知道父親為什麼會這麼說,但這一定有他的道理。”

“吃飯吧,玥玥,明天哥就要覺醒言靈了,要是真如父親所說,那就什麼都不用愁了。”

陳玥玥坐到陳喆對麵,看著他的眼睛道:“最好是。”

被這麼一看,陳喆頓時感覺碗裡的飯不香了,這不是在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