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好似一恍惚

好似一恍惚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江初弦
  • 更新時間:2024-07-10 15:01:14
好似一恍惚

簡介:自卑的心理作祟,讓人失望;破罐子破摔,無形中又刺痛了誰?被擊碎驕傲的同時又伴隨著怎樣的離開?對我隱藏著關切眼光的人們,我希望你們永遠幸福 離開、重逢、了無音訊!膽怯、痛苦、猶豫! 成長是一場旅途,少年的荒唐與溫暖,終也是概括於短暫而美好的青春 不管過去多少光陰,記憶是否恍惚,我也慶幸,在一切的儘頭,卻依然見到那人帶著笑意注視的目光和為我帶來的璀璨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等出了校門,走在通往肉館的街上,都不用彆人說,我也知道,我的臉色一定不好看,我既不清楚小布是不是真被賣到了肉館,也不知道我趕到的時間又是否來得及救下它?

畢竟算算時間,小布失蹤己經快要到兩天了。

“不管什麼結果,總之去看了才能知道”我這樣想著,於是硬著頭皮往肉館方向走去,我害怕看到初弦失望的眼神……等我到達目的地,發現肉館還冇有開門,說來也是,這種店一般都是在臨近中午纔開門,我看了看手上的手錶,纔剛剛七點半左右,於是我又懷著忐忑的心情,坐在對麵路邊樹蔭下的長椅上,盯著店門,我生怕在這段被浪費的時間裡,小布遭遇什麼不測。

要說虞老師確實是個負責任的老師早就把我請假的原因通知給了我的家裡人,所以正在我愁眉不展時,我接到了老爹的電話“兒子,你怎麼樣啊?

聽虞老師說你病了,好像還挺嚴重?

你那邊怎麼那麼吵啊?”

聞言我故意裝作虛弱的回道“我這會兒還冇到醫院呢,路上車來車往的,是挺吵的……”怕老爹擔心我又補充道“我這會兒己經好多了,應該不是食物中毒,你放心吧,說不定一會兒自己就好了呢”“行吧,也挺大的人了,自己心裡有數就成,你要是有事的話就給我打電…”老爹的話字還冇說出來,我就看到對麵肉館的捲簾門從裡麵被拉開,老闆好像是在清理店鋪,提著兩個垃圾袋出門向垃圾桶走去來不及多想我趕忙從電話裡回道“老爹,我馬上到了,你不用太擔心了,我先掛了哈”“行,快去吧”老爹歎了口氣,說完就掛斷了電話我把電話揣進口袋裡,快步衝向前對看著我過來還一臉懵的老闆說道“老闆,我家的狗被人給拐走了,我覺得它被賣到了你這,能讓我進去找找嗎?”

我說得很誠懇。

老闆麵露難色,我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意思,於是說道“您也是花了成本的,我一定不會讓你吃虧的,我用錢買回來您看行不,就算賺我一些我也認了。”

由於過於緊張,我己經掌控不好用“你”或“您”的尺度了不過話雖是這麼說,但我還是祈禱,最後剩下這小半個月的六百塊生活費能夠救回小布。

老闆見我都這麼說了,於是道“看這時間你老早就等在這了吧?

我要不出來倒趟垃圾真打算在這坐倆小時?

想找就找找去吧,不過我可提前跟你說好了,我不一定能保證你的狗是活著還是……”後半句他冇說出口,但我聽得明白無非就是說小布可能己經有了最壞的結果,於是稍微皺了皺眉頭,又歎道“嗯,我清楚您的意思”於是老闆點點頭道“那你跟我來吧……”還冇到肉館後院關狗的地方,我們就引起了眾犬的吠影吠聲,叫聲之大卻聽得我心裡很壓抑。

老闆領我到了幾個籠子前,我一眼就看到了小布,心裡頓時踏實了不少這時老闆跟我說道“這就是我這兩天收來的狗,你看有你家的冇有?”

我指了指小佈道“它果然在這,我要把它買回去”等我抱著小布出了店門,我心中是充滿慶幸的,老闆提出的價格剛好是六百塊不多不少,我己經自動忽略了冇有生活費這個月剩下的日子如何過活的問題,隻是想到當能看到初弦笑著見到小布的樣子,就感覺一切都值了。

這次尋回小布的過程比預想的要容易,所以我隻用了半天時間就回到了學校,等我再見到虞老師,不免想起來為了這一趟,我欺騙了關心我的虞老師和父母,但我並不認為我尋回小布是一件錯事,隻是心中的確有著一份愧疚。

一下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當我再去看台找初弦時,她己經在那裡等我了,見我到了,她興奮的跟我說“議霖,議霖!

小布又回來了!

原來它冇被拐走呀!”

說著她拽著我的胳膊來回搖晃。

她笑起來時,巴掌大的小臉上有兩個酒窩,彎彎的眉毛下,一雙靈動的眼睛,像永遠含著水光,高挺的鼻梁更顯的她秀氣出塵,她好像就是天底下最好看的人,像從天上下凡的仙女。

我不禁有感而發道“小布可能是昨天在哪玩上癮了忘記回來了,現在想咱們江大仙女了,就回來了唄”她當然不知道我今天找回小布的事,卻突然又一臉愁容道“雖然它現在冇事,可我卻挺害怕哪天它真被拐走的,而且這兩天的校園大會也說了禁止再投喂校園內的流浪動物,我真的有點不知道怎麼辦了。”

我點點頭,思考了一會兒道“雖然挺不捨,但我也覺得這條校規冇什麼大問題,部分師生出於愛心對流浪動物進行餵食,導致校園內流浪貓狗數量逐漸增多。

長期投喂會引起野貓野狗的聚集,迅速繁殖,傳播多種疾病,最終導致惡性循環。”

江初弦聽了不語卻點點頭,她是一個明事理的人。

“我說,要不我們給它找個好人家吧?”

我又說道。

“嗯,雖然很捨不得,但確實是最好的辦法了。”

……一週後我們給小布找了一位好主人,她是一位兒女定居海外的老婆婆,她讓我們管她叫李婆婆,李婆婆說“哪好都不如家鄉好”,不願意跟隨兒女出國李婆婆家庭條件很好,她自己也想養一條寵物來給自己就個伴。

我們想小佈會和李婆婆互相溫暖,它一定會在婆婆家度過幸福的,被人寵愛的一生,它不用再流浪了……一切塵埃落定後,我想起來了我的另一個麻煩,我現在己經身無分文了,過去的一週也己經把我校園卡裡本就所剩無幾的資金,消耗殆儘。

這天又到了飯點,宿舍裡隻有我和莫抒祺,當我正躺在床上“辟穀”想著這個月最後一週怎麼撐過去時,我下鋪的莫抒祺突然叫了我一聲,我應了一聲正想問他什麼事時,隻見他站起來把自己的校園卡遞給我……“冇錢了也不跟哥們說,跟彆人抹不開麵子就算了,跟我你小子也不張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