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架空 >

貴妃今日也想擺爛

貴妃今日也想擺爛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古典架空
  • 作者:沈星眠
  • 更新時間:2024-07-10 12:31:33
貴妃今日也想擺爛

簡介:【雙潔➕獨寵➕重生➕蓄謀已久】 上邶景武帝三年,北涼昭和公主和親至上邶,入宮便為宸妃,此後聖寵不斷 景武七年,入主中宮,受萬民敬仰 剛進宮便承聖寵的沈星眠一直以為自己不過是運氣好,才能獲得恩寵 可隨著時間的演進,她發現事實並非如此,這分明是哪位帝王蓄謀已久的 自從沈星眠到了上邶的第一天起,她便日夜夢見祁璽安,夢裡的內容越來越讓人心慌,夢魘的不止他一人,還有祁璽安 素來不信鬼神一說的祁璽安為了讓心上人好眠寧願拜鬼神,敬菩薩,找來國師卜卦,隻言是二人上一世的牽絆 “娮娮,吾妻,吾此生摯愛” 女主重生,男主也有前世記憶!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永壽宮,這座宮殿的名字彷彿蘊含著無儘的祝福和長壽之意。

踏入其中,便能感受到一種寧靜而莊重的氛圍。

宮殿內的佈置精緻典雅,彰顯著主人的尊貴與華麗。

“芳蕪,將宮中所有人叫來院中。”

“是。”

孔嬤嬤將所有人都叫來,沈星眠站在廊下看著下麵的眾人。

永壽宮的人多是從彆處調來的,在宮中有一定的閱曆的。

“你叫芳蕪?”

沈星眠看著站在首位的女子,她的年紀看上去要年長她幾歲。

“回娘娘,正是奴婢。”

“你是宮裡的掌事宮女?”

“是。”

芳蕪始終低著頭,聲音不卑不亢,沈星眠微微頷首。

“永壽宮的一等宮女除了芳蕪,還有誰?”

“回娘娘,還有奴婢。”

芳蕪身後的女子上前一步,她看起來倒是年紀小,想來應該是剛進宮的宮女。

“你叫什麼名字?”

“奴婢名喚檀香。”

“本宮記下了。”

一等宮女都是貼身侍女,是她最需要謹慎的人,若有一點不忠那便不可用。

芳蕪向她介紹著宮裡其他下人,宮中重要的下人她己經認得差不多了。

芳蕪性格較為沉穩,檀香則是較為活潑,與雙兒性格相似。

“檀香姐姐,聽聞今日宸妃娘娘入宮是朱恩公公親自迎接的。”

“主子的事豈是我們這群下人能議論的,若再讓我聽見你們議論主子,休怪我不顧姐妹情分。”

嬌小的身影氣沖沖的離開,全然冇發現不遠處那抹綠色身影。

“這檀香倒也是個忠心的。”

“小姐,這怎麼看得出來?”

沈星眠笑著戳了一下她的額頭,“因為若是你在,你也這般反應,說不準還要與她們動手呢。”

“小姐,奴婢哪有那麼粗魯。”

“是是是,我們雙兒最溫柔了。”

孔嬤嬤下午帶著沈星眠熟悉了一下宮中的環境。

“孔嬤嬤,在宮中可有什麼要特彆注意的地方嗎?”

“回娘娘,宮中並無什麼忌諱,娘娘隻需記住陛下不愛吃酸,日後小心著些便是。”

“多謝嬤嬤教導。”

看來傳聞並不可信,若上邶帝當真是暴君,那宮中應忌諱許多,如今隻需記住他不愛吃酸,看來也並非很難伺候。

沈星眠傍晚坐在窗邊無聊地看著窗外景色。

引人注目的是宮中的那處小池塘,清澈的水麵上漂浮著碧綠的荷葉,一朵朵嬌豔欲滴的蓮花宛如仙子般亭亭玉立。

微風拂過,荷葉輕輕搖曳,蓮花散發出淡淡的清香,讓人陶醉其中。

池塘邊,一株高大的桂花樹挺拔而立,此時桂花尚未開花。

待到八月,滿樹金黃的花朵散發著濃鬱的甜香,會給整個宮殿帶來了溫馨的氣息。

而在不遠處,還有一棵古老的榕樹,它的枝葉繁茂,猶如一把巨大的綠色遮陽傘,靜靜地矗立在那裡。

榕樹的樹冠宛如一片翠綠的海洋,茂密的枝葉相互交織,形成了一個天然的庇護所。

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灑下,形成斑駁的光影。

沈星眠思緒也隨著枝葉的搖曳隨風飄遠,飄回屬於自己的童年,回到孃親尚在的時候。

“娘娘,陳祿公公來了。”

“陳祿?”

沈星眠從殿中出去,便看到院中的一位太監,看上去年齡並冇有太大,不過二十多歲的模樣。

“奴才叩見娘娘。”

“公公免禮。

不知公公有何要事?”

“奴纔是陛下遣來的管事太監。”

是哦,宮中還缺一位管事公公。

“那便有勞公公了。”

“娘娘客氣了。

另外,陛下讓奴才轉告娘娘,今夜陛下會來永壽宮,娘娘還是早些準備的好。”

沈星眠有一瞬間的恍惚。

陛下要來?

可是不是說他不來後宮的嗎?

一旁的孔嬤嬤臉上卻帶了喜色。

“娘娘。

這是好事。”

芳蕪與檀香架著沈星眠便去沐浴,整個過程她都是懵的。

“娘娘,趁陛下還未來,先看一看這個。”

沈星眠看著孔嬤嬤遞來的黑色封皮小冊子,一打開便是讓人臉色羞紅的畫麵。

“嬤嬤,這也太…”“娘娘。

這些總要經曆,若把陛下伺候好了,娘孃的福氣還在後麵呢。”

後宮女人最大的依靠便是帝王的恩寵,理是這麼個理,但是這也太讓人羞恥了吧…在孔嬤嬤的監督下,沈星眠愣是一頁頁地看完了一整本,人都打哈欠了,也不見祁璽安人影。

“陛下今日應該不來了吧?”

“娘娘再等等。”

沈星眠單手撐在桌上,托住自己的頭,哈欠不知打了多少。

“娘娘,朱恩公公來了。”

“快請進來。”

朱恩從外麵進來,沈星眠立馬打起精神來。

“奴才叩見宸妃娘娘。”

“朱公公免禮,陛下今夜可還來?”

“回娘娘,陛下如今政務在身,實在走不開,讓娘娘早些休息。”

“好,有勞公公跑這一趟了。”

朱恩走時還不忘觀察這位宸妃的臉色,發現並無不滿,反而有些……慶幸?

“回稟陛下,奴纔去時宸妃娘娘尚未就寢,待奴才走後寢殿緊接著便熄了燈。”

“宸妃冇說什麼?”

“並未,奴才瞧著宸妃娘娘也是乏極了,強撐著呢。”

“知道了,下去吧。”

並非他故意不去,而是真的被政事纏住,明日定要想辦法補償她纔是。

夜裡,沈星眠又夢見了祁璽安,他總是纏綿地喚著她的乳名,一聲又一聲。

第二日清晨,沈星眠起來時狀態明顯不佳。

“娘娘可是哪裡不適,氣色怎這般差?”

芳蕪看著她那毫無血色的臉有些許緊張。

“無妨,近來多夢,所以氣色差些。

不必憂心。”

昨夜是來上邶的第二個夜晚,也是夢見祁璽安的第二晚,這究竟是為何?

“臣妾給皇貴妃娘娘請安。”

“免禮。”

沈星眠因著宸妃這個封號,自然而然的坐到了賢妃對麵,今日她也是正式見過後宮所有妃嬪了。

“宸妃可還適應宮中?”

“謝娘娘關心,臣妾一切都適應。”

“嬪妾昨日聽聞陛下去了永壽宮,不知宸妃娘娘此事是真是假?”

在這偌大的後宮中,各宮妃嬪都有自己的眼線,一點訊息都藏不住。

沈星眠看著說話之人,打量她一眼而後輕笑。

“昨日陛下並未去永壽宮,想來應是姐姐訊息弄錯了纔是。”

“想來應是如此。”

惠妃微微抬起雙眸,用眼角餘光輕輕地瞥了一眼正在說話的那個人,眼神中透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輕蔑和不屑。

“趙美人怎麼有空關心這些了?

陛下去了何處,做了什麼,都不是你我該管的,不要逾矩了纔是。”

趙美人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惠妃娘娘說的是。”

她小心翼翼地抬起頭來,目光略帶怯意地瞥了一眼李賢妃。

然而,這一眼卻讓她看到了李賢妃那充滿不滿的眼神,她不禁心中一緊。

麵對李賢妃的瞪眼,她隻能默默忍受,不敢輕易表達自己的不滿或反駁。

沈星眠抿了一口茶,看著殿中的眾人,江惠妃不愧是言官之女,後宮平平無奇的小事也能被她說成是僭越。

李賢妃是丞相之女,家世比其他妃嬪都要顯赫,自然是不把其他人放在眼中的。

沈星眠的打量都被仇貴妃看在眼裡,倒是個聰明人,懂得察言觀色。

“好了,若無旁事便都退下吧。”

“是。”

李賢妃率先起身離開,趙才人緊跟其後。

江惠妃本來是與蘇美人一起的,她注意到最後麵的沈星眠,便讓蘇美人先行離開了。

“向來聽聞北涼女子皆是爽朗豪放,昨日初見沈妹妹,臣妾隻覺得妹妹應是那苗疆女子,生得嫵媚動人,饒是同為女子的臣妾也不禁為之心動。”

“江姐姐說笑了,本宮外祖母有著苗疆血脈,本宮也難免有一些,卻生的不如母親那般貌美。”

“原是如此。

上邶氣候不比北涼涼爽,馬上進入酷暑。

妹妹還要多注意著點身體纔是。”

“多謝江姐姐關心。”

江苓並冇有刻意地去做出一些討好或者諂媚的舉動,她對她的關懷和照顧就好像是從心底裡自然而然流露出來的一樣,冇有任何做作或虛偽的成分。

這種關心並非出於某種目的或者企圖,而是純粹的、真摯的情感表達。

她的言行舉止都顯得非常真誠和坦率,讓人感受到一種溫暖和舒適。

鐘粹宮與永壽宮並不順路,兩人就此分開。

江苓敏銳地察覺到了沈星眠的防備,然而她並未因此而感到惱怒,反而流露出一絲讚賞之意。

因為在她眼中,沈星眠並非愚人,能夠如此警覺地對待週遭事物,實乃明智之舉。

這不僅證明瞭她的聰慧,更顯示出她內心深處的細膩與謹慎。

江苓深知,在這勾心鬥角的後宮之中,保持一份警惕之心,方能更好地保護自己。

於是,她對沈星眠的這份防備心生敬佩,同時也期待著能有一天,打破這道心牆,走進她真實的內心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