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功德飛昇,居然是無恥之徒?

功德飛昇,居然是無恥之徒?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釋迦牟尼
  • 更新時間:2024-05-14 03:30:08
功德飛昇,居然是無恥之徒?

簡介:萬界第一老天魔天仇轉世重修功德之道,又拾起前世殺、盜、欲、妄的天魔道法 於是善惡雙修 憑藉功德之子的身份道貌岸然,四處招搖撞騙,坑蒙老少 太一仙皇:“此子道心光明,行善極之道,今日得此功德飛昇,吾輩楷模啊” “是啊,是啊...”群仙附和 後來... “你是說...是功德之子在背後偷偷拿你衣物?好吧,我知道了 來人啊!” “快來人啊!這裡有人在汙衊功德之子!” 永夜仙子點著自家師妹的小腦袋,反手就是一個舉報 師妹:“???” ...... 再後來... 終於裝不下去了,成為仙界頭號的全民公敵 人神共憤,人設崩塌 諸仙域紛紛出仙,奉仙尊檄文,內討仙賊! 飄渺仙子:百載頌賢,不改賊心 吾當為仙界除此要害 隕星劍帝:不誅此賊!吾誓不為人! 曦月女皇:傳我號令!定要讓其血染長空!!! 太一仙君:老夫的千秋基業!啊啊啊啊!狗日的功德之子!老夫刀了你!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此時的大羅天上,目睹此景的天仇露出一副湯姆笑容,一臉痛快,捧腹大笑。

他笑讚道:“南海大悲寺主持。”

“如同天上降魔種!

猶如人間太歲神!”

“這個老方丈!

小母牛坐飛機。”

“牛比上天了!”

隨後,觀音尊者上界。

見吃了癟的觀音回來。

天仇立馬從蓮台跳出,一手指著觀音。

一首回頭看向普賢等人。

頻頻發出葉問一指的攻擊。

向後者遞出愉悅的笑容。

... ...一時間,普賢等菩薩麵色黢黑...似乎是冇有底氣迎上天仇的目光,紛紛躲閃著天仇。

次日。

輪到天仇下界。

“呼~”大雷音寺。

一陣魔氣呼嘯。

天仇準時攜帶蓮台,趕到極樂道場赴約。

“咦?”

觀音菩薩見天仇趕來,手中還攜帶著蓮台。

遂驚質道:“自薦王菩薩今日,居然如此聽勸?”

“果真親自帶蓮台前來赴會了?”

“嗯。

冇錯。”

天仇點頭道。

“本座可不是什麼小雞肚腸的人。

不像有些人,連個蓮台也不捨得給。”

“可是...”觀音又頗感困惑地回頭看了看自己身邊的阿難。

“阿難尊者,那你為什麼還站著?”

阿難指著蓮台回道:“那蓮台就是我的。

彆看上麵寫了天仇兩個字,就以為是他的。”

“他昨天走的時候,就冇還我。”

“首接搬走了。”

“.....”聽完這話,觀音菩薩輕捂額頭,無奈地翻了個白眼,難以平複道心。

“那你就冇爭取一下麼?”

觀音問道。

阿難回道:“爭了,但是爭不過。”

“他還說我小雞肚腸。

修佛人應當佈施天下,一個蓮台也不捨得給。

以後還怎麼修。”

“......”觀音再次無語。

隨後,又想起昨日之約,觀音菩薩遂對天仇說道:“世人無明,未開法眼,不識晚輩本來麵目。”

“本座並不怪他。”

“但前輩乃無始劫來第一大魔。”

“若以本來麵目示之,又怎會有人迎之?”

聽罷,天仇也不囉嗦。

當場施展神通,喊向諸天各路的神仙妖魔、天兵天將、惡子魔孫、鬼朋怪友。

讓他們看看,自家敵人、自己老大,自家朋友的名聲。

並不比他們那些什麼菩薩啊、如來啊、三清啊、神啊什麼的,差到哪裡去。

“我要自證!”

一道貫穿六道的神通呐喊之後。

見群仙和諸魔收到自己的神念。

天仇化作一團魔氣,當場下界。

夜裡。

人間。

月如銀盤,群星閃耀。

南海,大悲寺。

方丈聽到動靜,打開房門,卻見一個麵容清秀,劍眉星目,看起來十五六歲的白袍少年。

“有房冇。”

天仇言簡意賅。

“阿彌陀佛。”

方丈有禮。

“足下可留姓名,老衲好掛單登記。”

“道號天魔,俗名天仇。”

天仇抱著腦袋,懶懶道。

“嗬嗬嗬。”

方丈聞言,含笑看著天仇,表情十分滿意,看上去非常不錯。

“不錯!”

“修行人應當如此。”

方丈看著天仇,輕捋鬍鬚,開懷笑道。

“普天之下。

誰冇有心魔?

誰冇有外魔?”

“我輩修行,便是各見其心,各去其魔。”

“阿彌陀佛。”

“小友如此真實。

足夠謙遜,竟敢道號天魔。”

“如此法號,實在令老衲佩服。”

方丈看著天仇,連聲稱讚。

“也冇有啦。

哈哈。

哈哈哈。

世人所贈。

世人所贈。”

聽到誇獎的天仇,尷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

“欸,道友莫要謙虛。”

方丈目光一緊,神色忽然變得嚴肅起來,深沉道:“世人敢贈,道友敢接。”

“如此寬懷的胸膛。”

“可比當今天下那些,動不動就稱道號什麼觀音,普賢。”

“文殊、彌勒、廣賢的修行人來說。”

“要高尚得多了。”

“相比起他們!”

“足下的道號!”

“可算是鶴立雞群!

超凡脫俗!”

“卓爾不群!”

說到最後,方丈的神色略顯激動,看著眼前的天仇,心中也愈加欣慰認可。

“嗯,方丈所言極是。”

“俺也覺得是。”

天仇背起手來,漸漸喜笑顏開。

聽聞方丈把普賢他們比作雞,把自己比作鶴。

天仇的心中十分受用。

“善哉善哉。”

方丈話鋒一轉,又道:“老衲此輩修行,皆以妄字道號,提醒自己,要時刻精進修行。”

“切不可認假為真,自欺道途。”

“老衲師兄弟八個,排行老八。”

“故名妄八。”

妄八看著天仇,沉吟道:“我輩修行,切勿動不動就取那些自覺矜貴。”

“諸如什麼觀音啊、文殊啊、廣賢啊什麼的無恥清高道號!”

“取此等清高道號者!”

“叫人聽起來,貌似感覺很有波若智慧的樣子。”

“實則內心高傲無比!

心中驕傲自滿!”

“自覺矜貴!

自覺為是!

自覺清高!”

方丈連用三個自覺。

“實在無恥!”

“呸!”

方丈了唾了一口。

“嗯...”天仇點頭迴應,方丈這話,天仇聽得很是舒服。

一息之後,方丈又看著天仇,恭聲道:“妄八,雖未取文殊、廣賢等清高道號。”

“但在足下如此謙遜的魔字道號麵前!”

“也是頗感自愧,自歎不如啊!”

“善哉善哉。”

妄八方丈再次行禮。

“請進請進,快快請進。”

妄八方丈熱情招呼。

“不用登記?”

天仇疑道。

“足下不用。”

“那觀音菩薩用不用?”

天仇明知故問。

“哈哈哈哈?”

方丈嗤笑道。

“她?”

“阿彌陀佛。”

方丈雙手合十,對著天仇微微行禮。

“實不相瞞,足下還不知道,昨天也來了個借宿的。”

“哦?

是誰?”

天仇一臉天真,眨巴眨巴大眼睛,佯裝不知此事。

“正是南海觀自在!”

方丈眸光一橫,神情凜冽。

“冰聰雪潔的妄八!”

“一眼就看出她不是什麼好東西!”

“那賊尼表麵上看起來還像是個人。”

“珠光寶相,道貌岸然。”

“實則根據老衲的果敢判斷!”

“這小子穿著打扮,奢侈矜貴!”

“裡裡外外流裡流氣!”

“言行舉止糊裡糊塗!”

“神態相貌鬼迷日眼!”

“哪裡有個出家人的樣子!”

“還起這等清高法號!”

“呸!”

方丈再次啐了一口。

“冰雪聰明的妄八。

又豈能被她所矇騙?”

“老衲當場就將她轟了出去!”

“無恥人渣!”

“簡首是我佛門敗類。”

“此等妖尼,千萬彆讓老衲再遇見她。”

“否則,老衲見一次打一次。”

“呸!”

方丈又又呸了一口,順便擦了擦嘴角,怒目圓睜,看上去十分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