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曆史 >

高質量盛相思傅寒江

高質量盛相思傅寒江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曆史
  • 作者:盛相思傅寒江
  • 更新時間:2024-07-17 06:14:04
高質量盛相思傅寒江

簡介:《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作者為魚週週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盛相思傅寒江,講述了:...《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第19章免費試讀“我不是……”“少廢話!”傅寒江懶得聽她狡辯,“就今天,一天、一個小時、一分鐘,都不能推遲!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很閒?什麼時間都可以麼?”說完,掛了盛相思握著手機,啞然失笑她要怎...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盛相思身體冇恢複,抗掙不了,索性閉上眼,不去理會他。

這是冷抵抗?

傅寒江帶了點自嘲的笑,“恨我?”

當然,盛相思是不會回答的,他也不需要。

“你其實比誰都清楚,今天這事,根源在於廖清如,我頂多就是個撿漏的!要不是我,你和鐘霈也會分開,而你……隻會比現在更慘。”

盛相思閉著眼,睫毛輕顫著,雙手緊握,依舊沉默。

“哎……”

傅寒江無奈歎息,“好好休息吧,彆胡思亂想了。”

看著盛相思那張倔強的臉,他暗暗道,算了,不計較了……跟個失戀的小女人計較什麼呢?



盛相思醒來時,房間裡隻有她自己了。

傅寒江是什麼時候走的?她不太清楚,麻醉藥本身有一定的鎮靜功能,她後來是睡著了。

動了動手腳,已經有力氣了。

抻著胳膊坐起來,床邊放著她的衣服。

傅寒江冇有趁著她睡著對她做什麼,她不覺得他是君子,他隻是不屑。

這一點她很清楚。

他們是夫妻時,他就不屑碰她。

起身,穿好衣服,手機響了。

是古邵華打來的。

“喂,古老師。”

這一次事件中,古邵華算是傷的比較重的。在電話裡,古邵華要她去趟醫院。

“好的,古老師。”

掛了電話,盛相思匆忙去了醫院。

其實不用古邵華說,她也是要去的。

這次團裡受傷的同事不少,總要過去看看能不能幫忙做點什麼。

“古老師。”

盛相思去見古邵華,她住的是單間。

“相思,坐。”

單間裡,除了她,還有不少團裡的人,有舞者,也有各部門的負責人。

古邵華示意大家坐下,“大家都到了,我們就開個短會,長話短說。”

大致的意思,是圍繞這次的事件。

因為受傷的人員不少,其中還有兩組的領舞,傷情比較嚴重。如此一來,巡演隻怕是要中斷了。

“哎。”

古邵華歎息,“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意外嘛,人算不如天算。”

她的意思是,打算在醫院先做初步治療,然後包機,回去江城。

回到江城後,演出也需要重新安排。

大家就之後的各項事宜,各方麵的細節等等,做了詳細的商量和安排。

古邵華叮囑道,“大家都把自己負責的事情,一一做好,現在費城,有任何事注意溝通。”

“是,團長。”

“好的,古老師。”

盛相思握著手機,默默在備忘錄裡記下來了自己的工作。因為領舞受傷,除了《清歡渡》之外,她還要開始擔負其他兩個節目的領舞任務。

除此之外,還有團裡的一些雜事,相當的忙碌。

從病房出來,盛相思長舒了口氣,準備去看看白冉,卻接到了威廉的電話。

她想,威廉應該是來跟她確認君君的手術日期的吧?

她的語調都跟著輕快起來,“喂?威廉醫生?”

“君君媽媽。你能來趟醫院嗎?”

“我現在就在醫院啊?”

盛相思笑道,“我這就過來!你稍等啊!”

掛了電話,盛相思急匆匆的跑去了君君所在的病區。

還冇到君君的病房,老遠就看到了威廉,“威廉醫生!”可是,威廉的表情卻不怎麼好。

盛相思停下腳步,笑意淡了幾分,“對不起,我太大聲了,病區要安靜的。”

“冇事。”威廉蹙了眉,指了指辦公室,“我們進去說吧。”

“好啊。”

直到此刻,盛相思還完全冇有意識到,她即將要麵臨怎樣的失望……



“威廉……”

聽完威廉的話,盛相思臉色已經白了,強自扯著嘴角,“不會吧?你冇跟我開玩笑吧?”

威廉搖頭,“從君君病發住院,到現在半年多了,我和你一樣,希望她恢複健康。”

瞬時,盛相思鼻尖一酸,紅了眼眶。出聲顫抖,“威廉,這事就冇有辦法了嗎?”

威廉無奈又不忍,“捐獻者突然反悔,這是不可控因素。”

他自責的道,“怪我,之前也有過這種情況,我應該提前告訴你有這種可能的。”

現在,讓她空歡喜一場!

“威廉!”

盛相思閉了閉眼,突然道,“捐獻者是誰?能告訴我嗎?我去求她……”

“相思!”威廉忙摁住她,“你冷靜點!這是不合法的!”

“……”盛相思怔住,眼底越來越紅。

那她要怎麼辦?她的君君怎麼辦?

“相思。”威廉理解一顆母親的心,“你彆太難過,以後還有機會的……君君的情況,還冇有嚴重到影響生命……”

現在是,將來呢?

一天不根治,那麼,君君就需要定期到醫院治療!想的樂觀點,病情能維持住。

那要是維持不住呢?

盛相思深吸口氣,掌心抻著桌麵,站了起來。

“謝謝你威廉,我……去看看君君。”

“相思……”

“我冇事。”

盛相思轉過身,緊咬住下唇。

站在病房門前,她不停地深呼吸,努力把眼淚給逼回去,不能讓君君看出半分來。

推開病房門,裡麵很安靜。

病床上,空蕩蕩的,君君不在。



一樓大廳。

傅寒江剛把來看望他的供應商給送走,轉身回病房。眼角餘光不經意瞄到一抹熟悉的小身影。

咦?

他退了回去。

微微眯起眼,那個站在自動販賣機前的,不是上次遇見的那個小姑娘嗎?

傅寒江邁步,走了過去,蹲下身子,“君君?”

“啊?”

君君扭過身子,疑惑的神色在看到傅寒江後,立即換成了笑顏。

“叔叔,是你哇。”

“嗯。”傅寒江摸摸她的小腦袋,“在這兒做什麼呢?到時間該睡覺了,你的主管姨姨呢?”

小傢夥冇回答,指著自動販賣機,“叔叔,草莓牛奶。”

什麼意思?傅寒江挑挑眉,要他給她買嗎?

這麼可愛的小糰子,他是不會吝嗇的。於是掏出錢包,投幣,摁下按鈕。

“喏,草莓牛奶。”

“哇!”

君君高興的兩隻小手握成團,就像叮噹貓那樣,“謝謝叔叔,叔叔真好。”

她撲到傅寒江懷裡,抱著他的脖頸。

突然,在他耳邊問到,“叔叔,你知道,‘死’是什麼意思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