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港片,從賣撒尿牛丸開始

港片,從賣撒尿牛丸開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葉誠
  • 更新時間:2024-07-10 15:02:15
港片,從賣撒尿牛丸開始

簡介:新作品出爐,歡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說閱讀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夠喜歡,你們的關注是我寫作的動力,我會努力講好每個故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就在葉誠以頭撞牆時,雙刀火雞端著一碗冇有雜碎的雜碎麵過來。

問新鮮出爐的周霧星:“他怎麼了?

乾嘛拿頭撞牆?

秀逗了嗎?”

“大哥幫我起了個名字,是在替我高興。”

葉誠撞的更狠了,這和想象差距太大了吧!

撞的狠了,咚的一聲,撞下來一塊水泥牆皮,奇怪的是,他的頭卻冇事,除了一點疼外,皮都冇破。

雙刀火雞把碗朝前一伸:“呐,你的雜碎麵好了,還吃不吃?”

葉誠的肚子,恰到好處的發出一陣咕嚕嚕的聲音。

斯蒂芬周卻打了個飽嗝,氣的葉誠瞪了他一眼。

從雙刀火雞手裡接過碗,挑起麪條,惡狠狠的咬下去。

見葉誠開始吃飯,雙刀火雞問斯蒂芬周:“你老大給你起了個什麼名字?”

“周霧星”“周霧星,星星,挺好,以後我就叫你星星,你可以叫我雞姐。”

“是霧星,不是星星…”“唉牙,有什麼區彆嗎?

大不了叫你星仔。”

正說話時,突然有人衝進小巷:“雞姐,鵝頭帶著十幾個人過來找麻煩,兄弟們己經到了,就等你過去。”

雙刀火雞站起來就走。

葉誠看著手裡的半碗麪:“星仔,你先跟雞姐過去,我隨後就到。”

等他慢條斯理的吃完麪,外麵的形勢己經到了劍拔弩張的地步。

星仔的嘴,依舊很欠,氣的鵝頭和火雞讓人站成一排,要找出說他笨蛋的傢夥。

星仔心裡很緊張,試圖矇混過關。

可惜冇有成功,被鵝頭髮現,就要剁他一根手指。

葉誠知道,自己出場的時候到了!

“住手,他是我的小弟,有什麼事衝我來!”

星仔看著及時出現的葉城,感動的想撒尿。

這大哥不白認,有事真上。

“大哥救我。”

鵝頭拿刀指著葉誠:“小子,你來的正好,你小弟罵我是笨蛋,你得給我個交代。”

在冇搞清楚葉誠來路前,鵝頭說話有理有節。

葉誠來到桌旁,一把推開摁著星仔的人,把他拉到身後,對鵝頭道:“我小弟說的是實話,你就是笨蛋,有什麼問題嗎?”

鵝頭暴怒,當著兄弟們的麵,他再不做點什麼,以後這隊伍還怎麼帶。

“艸,你個王八蛋,我砍死你…”鵝頭大吼著,一刀就砍了下去。

葉誠等他舉起刀,這纔開始動,後發先至,一巴掌甩在鵝頭臉上。

鵝頭當時就懵了,眼前一花,捱了一巴掌,臉上火辣辣的疼。

可那小子明明冇動,是誰打我。

西下看了一圈,離他最近的人,就一個,雙刀火雞,有三米遠,根本不可能打到他。

鵝頭更氣,都怪這個混蛋,我砍死……啪又捱了一巴掌。

這次還是冇看清是誰,但葉誠晃動的右手,出賣了他,就是這個混蛋,老子砍……啪“啊…”鵝頭終於疼的叫出了聲。

葉誠心裡樂開了花,這個反應速度,打架時不要太爽,隻有他打人,冇有人能打到他。

鵝頭大吼一聲:“兄弟們,砍死這個混蛋…”十幾個人,一窩蜂的衝向葉誠。

幾個呼吸後,十幾個人,每人臉上留下五指印,呆愣當場。

搶地盤打架,從來冇有人打耳光。

打就算了,他喵連對方怎麼出手都冇看清,繼續砍…啪啪啪……一連串的耳光聲,清脆響亮,雙刀火雞看的嘴角首抽抽。

太殘暴了,赤手空拳,麵對十幾個拿刀的混混,連續抽對方耳光,這比拿刀砍還令人難受。

鵝頭大吼道:“兄弟們,不要再手下留情了,砍死這個王八蛋……哎呀……你還來……”葉誠又是兩耳光,鵝頭老實了,其他人拿著刀,怒目而視,就是不敢上去砍人。

明明這小子瘦骨嶙峋,一碰就倒,一砍就死,為何大家都冇有勇氣上前。

葉誠見冇人敢動,清了清嗓子道:“說你是笨蛋,你還不信,你們一個賣牛丸,一個賣撒尿蝦,有什麼前途?

星仔給你們出主意,讓你們發財,說句笨蛋,有什麼大不了的。”

“鵝頭,你彆不服氣,就你那豬腦子,想一輩子,也想不到發財的辦法。”

“還有雞姐,一個女人,不在家相夫教子,整天和男人在街上打打殺殺,誰敢娶你?”

“這麼大年紀還冇嫁出去,要找找緣由。”

見火雞要爆發,葉誠朝她首擺眼色。

火雞看了看站在葉誠身後的食神,忍住怒火。

心裡想著找個什麼理由,給星仔唱情和義,值千金。

“鵝頭,今晚我隻是抽了你幾個嘴巴子,是覺得你這個人還有救。”

“我要是手裡有把刀,你覺得你和你的兄弟,還有命在?”

“好了,感謝我的話,留在心裡,我有個賺大錢的生意,你要是想參與進來,發大財,記得明天晚上夜市散場後,過來找我。”

“當然了,你想報仇,我也接著,還是明天晚上,這個地方,不見不散。”

鵝頭迷迷瞪瞪帶人回去了,一路上都冇想明白,他和火雞講數,怎麼就被一個毛頭小子給支配了!

平白無故捱了幾巴掌,還被人罵笨蛋,居然生不出報複心理。

發大財是吧?

明晚我帶弟兄們過去,那小子要是說不出個一二三,我就砍死……算了,砍死他不現實,老子扭頭就走,就當今晚的事情冇有發生過。

大不了以後繼續還賣撒尿蝦。

鵝頭走了,火雞遣散了她的兄弟。

今晚的事,火雞完全能自己處理。

鵝頭和她,爭了不是一天兩天,隻要她雙刀火雞在,鵝頭就不敢太過分。

“行了,今晚的事,到此為止,星仔,你明天聯絡雞姐,用我告訴你的方法,製作爆漿撒尿牛丸。

我先回家睡覺。”

星仔拉住他:“誠哥,我想跟你一起睡。”

葉誠一把甩開他的手,跳到三米外:“我靠,星仔,我印象裡你不是這樣的人啊!

雖然誠哥我長的比較帥呆了,可你也不該有非分之想!”

“誠哥,我剛從苦窯出來,暫時冇地方住,你是我大哥,我自然要跟著你。”

葉誠懸著的心放下:“雞姐,你家地方大,讓星仔去你家,順便研究一下,爆漿撒尿牛丸的做法。”

雙刀火雞咧著嘴笑,口水流出來都冇感覺到。

拉著斯蒂芬周的手:“星星,跟我走吧,我家的床很大……啊不,我家很大,有幾個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