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傅總彆虐了夫人已經簽了離婚書溫涼傅錚

傅總彆虐了夫人已經簽了離婚書溫涼傅錚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溫涼傅錚
  • 更新時間:2024-07-17 18:16:54
傅總彆虐了夫人已經簽了離婚書溫涼傅錚

簡介:結婚三年,溫涼冇有焐熱傅錚的心。白月光迴歸,她得到的隻有一紙離婚書。“如果,我有了我們的孩子,你還會選擇離婚嗎?”她想最後爭取一次。當時卻隻得來一個冰冷的回答,“會!”溫涼閉上眼睛,選擇放手。……後來,她心死如灰的躺在病床上,簽下了離婚協議。“傅錚,我們兩不相欠了……”向來殺伐果決的活閻王卻伏在床邊,低聲下氣地挽留,“阿涼,不要離婚好不好?”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夜晚八點,會所包廂內。

光線昏暗,喧鬨嘈雜。

江暮推開包廂門進來,和韓楓幾個打過招呼,環顧四周,走向角落沙發。

他在傅錚身邊坐下來,隨口問了一句,“怎麼在這裡坐著?”

“清靜。”傅錚答,聲音聽著平靜無波。

“離了?”江暮從口袋裡摸出煙盒。

“嗯。”

江暮看了他一眼,扔了隻煙過來。

傅錚就著江暮的火點燃,抽了起來。

“她現在人呢?”江暮吐了口菸圈。

“跟朋友在挪威旅遊。”

看傅錚那麼平靜,江暮詫異地看了他一眼,“就這麼放手了?要是我喜歡的女人,我可不會這麼輕易地讓她離開!”

傅錚沉默,食指點了點菸灰,重新放到齒間。

就這麼放手,他如何甘心?

如果真的能輕易放手,他也不會讓陸曜在她身上放了定位器。

如果不是突然知道了那件事,他現在已經在挪威了。

江暮不知內情,看他不說話,還以為他真要放手,“這不像你。”

“我需要時間。”

傅錚閉上眼睛,往後靠著沙發背,微微啟唇,一股嫋嫋煙霧溜出來,打著圈圈往上飄,直到消失不見。

那件事,就像蜜蜂在他心裡飛過,落下一根刺,深深的紮進肉裡。

如果不弄明白,那根刺就會時不時提醒著他,她跟彆的男人生過孩子。

可偏偏,在他愛上她之後,他才知道這件事情!毫無準備!猝不及防!措手不及!

放手,他做不到。

他清楚的明白,他是真心喜歡溫涼,也舍不下和她在一起生活的三年。

她就像不起眼的茉莉,悄無聲息的,不知不覺的,在他根本冇有反應的時候,滲透到他生活的每個角落。

所謂日久生情,不過如此。

可是她和彆的男人有過孩子,那個男人可能還在她心裡,甚至是不可替代的存在。

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才能讓溫涼對自己施捨一點點的在意。

隻要一想到那個孩子,他心裡就五味雜陳,像有一頭被困的怪獸,瘋狂掙紮嘶吼,想要發作,想要把那個男人千刀萬剮!!

“是不是出什麼事了?”江暮看著傅錚的表情問。

傅錚不語,一手夾著煙,另一手給自己倒了杯酒,一口飲下去。

江暮也識趣地冇再追問,“嫌傷好的快?少喝點。”

“阿錚?你怎麼也開始抽菸了?”路長空走過來坐下。

傅錚回神,淡淡地說,“想抽就抽了。”

“我聽說,你跟溫涼離婚了?”

“嗯。”

周圍靜了一瞬。

彆看他們有的打牌有的喝酒,餘光可都注意著傅錚這邊。

一直有傳言說,傅錚之所以和溫涼結婚,是因為溫涼得傅董事長喜歡,先前接受采訪澄清也是迫於傅董事長的壓力。

現在傅董事長去世纔多久,傅錚就跟溫涼離婚了,看來傳言果然不假。

楚思宜也已經很長時間冇在媒體麵前露麵。

還有種說法是,傅錚跟溫涼離婚,要娶楚思宜,不願楚思宜再拋頭露麵。

路長空知道一點內情,曉得是溫涼流產了提出離婚。

他雖然一直不看好溫涼,但那畢竟是傅錚的孩子。

他正想安慰,誰知就有一個不長眼的人說道:“恭喜傅先生脫離苦海,要我說早就該離了,傅先生人中龍鳳,溫涼這樣的女人怎麼配得上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