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曆史 >

夫人馬甲藏不住了

夫人馬甲藏不住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曆史
  • 作者:沈映瓊薄千豫
  • 更新時間:2024-07-11 23:49:40
夫人馬甲藏不住了

簡介:沈晚瓷離婚當天,一份離婚協議突然在網絡上曝光,分分鐘成了大爆的熱搜。其中離婚原因用紅筆標出:男方功能障礙,無法履行夫妻間基本義務。晚上,她就被人堵在樓梯間。男人嗓音低沉,“我來證明一下,本人有冇有障礙。”離婚後的沈晚瓷,從小小文員一躍成為文物修複圈最年輕有為的大能。然後她發現,那個曾經常年不著家的前夫,在她麵前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高。一次宴會中,有人問起沈晚瓷現在對薄總的感覺,她懶懶抱怨:“煩人精,天生犯賤,就愛不愛他的那一個。”薄荊舟卻走過來將人打橫抱起,“再犯賤也不見你有一絲心軟。”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言棘一字一句:“虛偽狡詐、自私自利、冷血無情、表裡不一、趨炎附勢……”

她本來就屬於那種冷豔美的類型,眉眼自帶冷傲和風情,尤其是一臉淡漠的垂眼看人時,更是冇點兒人情味。

這一串成語下來,彆說當事人徐宴禮,連在一旁裝作忙碌,實則偷偷聽牆角的盛如故都心裡一咯噔。

完了,要重新找鋪麵了,她在心裡瘋狂‘叭叭’撥算盤,鋪麵、裝修、轉讓費……

徐宴禮的臉從言棘的第一個音開始,就冇舒展過,而且看她那意猶未儘的表情,他懷疑她不是不說了,而是詞窮了:“我爸媽做了什麼,讓你對他們這麼有敵意?”

還有他,他們之前甚至都冇見過麵,難道就因為他是徐家人,就被連坐了?

言棘麵無表情:“我又不是你爸媽,他們做了什麼,你自己回去問他們,你……”

在她開口下逐客令的前一秒,盛如故在一旁瘋狂朝著她‘噗嗤噗嗤’,言棘扭頭看了一眼,把她推了出去:“房租的事你和我們老闆去談吧

“徐先生是吧,”盛如故‘噌’的一下衝到他麵前:“房租的事跟我談就行,我們去那邊,茗茶、咖啡、飲料隨便選。你跟言棘有什麼好聊的,她三棍子打不出一個悶屁,問啥不說啥,還專挑人痛處戳,你有什麼不知道的就問我,我保證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言棘回了工作間,滿地的狼藉已經清理了,這會兒整個房間就隻剩了桌椅、電腦和後麵的整牆書櫃,空得讓人不習慣。

半個小時後,盛如故才把徐宴禮送走:“他是不是喜歡你想追你?手筆夠大的啊,這門麵買下來,要花不少錢吧,也不知道我這輩子什麼時候能有這麼高光的時候

對上她盛滿八卦之光的眼睛,言棘抿著唇放下手裡的畫稿:“你什麼時候長出的戀愛腦?”

她從不相信巧合,徐宴禮這麼頻繁的出現在她麵前,肯定目的不純。

盛如故無趣的‘切’了一聲,“你就不能……”

言棘的手機響了,是周舒月打來的,讓她晚上回去吃飯。

她直接拒絕了:“不了

人生苦短,實在冇必要浪費時間去維持一段讓自己不舒服的關係,哪怕是父母。

周舒月還想說什麼,但言棘已經率先說了‘再見’,掛斷電話後,她就投入到了工作中。

本以為拒絕後這事就完了,冇想到臨下班時,又接到顧忱曄的電話:“我在你的店門口,伯母打電話讓我們過去吃飯

“什麼時候打的電話?”

顧忱曄雖然覺得她多此一問,有點不耐煩,但還是將手機從耳側拿下來,看了眼時間:“早上九點五十

那時她剛拒絕完周舒月冇幾分鐘,看來是鐵了心的要讓她吃這頓飯了?

這還是她結婚後第一次和顧忱曄一起去言家,大概是她的逼婚讓言衛幀他們覺得對他有愧,這兩年從冇主動讓他們一起回去過。

周舒月給他們開了門:“忱曄……小棘……”

目光轉向言棘時,臉上的笑容肉眼可見的變得不自然起來,小心翼翼中帶著刻意,讓這份親近變得有些假:“趕緊進來,再過五分鐘就可以開飯了

她一邊往廚房走,一邊努力製造話題,不讓氣氛冷場:“你爸今天和戰友約了吃飯,不回來,晚上就我們和皎皎

言棘看了眼桌上琳琅滿目的菜,冇有接話。

周舒月將最後一道菜端出來,皺眉看了眼時間,言皎皎還冇回來,明明和她說了小棘晚上會來吃飯,讓她早點回來,可到現在還冇瞧見人,她正準備給她打電話,門上就傳來鑰匙插進鎖孔的聲音。

結果言皎皎不是自己回來的,她還帶了個人,而這個人,之前還和言棘有過齟齬。

言皎皎:“媽,我下午逛商場的時候遇到了錢薇,她說好久冇見到您了,想來拜訪一下,而且她現在是心理醫生哦,姐不是有精神病嗎?我就把人帶回來了,想著等會兒也順便給姐姐看看病,您不會生氣我冇提前說吧?”

人都帶回來了,周舒月還能說什麼,總不能把人攆走吧,她僵硬的笑了笑:“怎麼會,微微能想起來看我,我高興還來不及呢,你爸媽最近還好吧?”

“他們都很好,謝謝伯母關心

周舒月愧疚的看了眼言棘,欲言又止:“洗手吃飯吧,我去拿碗筷

“伯母,我幫你

錢薇的腿之前受過傷,留下了後遺症,站著不動看不出來,但一走動就能瞧出是坡的。

言棘偏頭,盯著她另外一條完好的腿,漫不經心的挑了挑眉。

顧忱曄扭頭時正好瞧見她這副模樣,忍不住皺眉:“你又想做什麼?”

在他麵前,言棘從來冇有掩飾過自己的惡:“精神有問題的人一般都毛病多,比如我,尤其不喜歡不對稱的東西,看不到還好,看到了,就撓心撓肝的不舒服,總想撥亂反正

這話錢薇也聽見了,她身體一僵,手術過的地方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她知道這隻是心理原因,斷掉的腿早好了,但她永遠忘不掉當時的痛苦和恐懼。

言棘在顧忱曄開口說教之前,堵住了他的嘴:“對,我就是這麼惡毒,而且冇道德,還有病

“……”

一屋子寂靜。

錢薇狠狠瞪著言棘,牙都要咬碎了,手指用力摳著大腿,破皮了也冇感覺到痛。

這餐飯除了言棘,每個人都有點食不知味,最後還是周舒月先開了口:“皎皎,上次宴會的事,你給你姐道個歉

這麼多天,言皎皎大概是已經接受自己掉馬的事了,而且對今晚這頓飯的目的也很清楚,聞言也冇有麵露不甘:“姐,對不起,上次是我的錯,我不該一時情緒上頭,在外人麵前說你對我不好

言棘:“我不接受

言皎皎眼眶驀的一紅,緊咬著下嘴唇,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周舒月在中間當和事佬:“小棘,皎皎她知道錯了,這幾天都在反省,你們是姐妹,要不就原諒她這次……”

言棘聞言,不發一語的起身,從客廳拿了把水果刀朝著這邊大步走過來,神色和語氣都很淡,淡得像在說中午吃了什麼:“那我捅她幾刀,再道個歉,要是她原諒我,那我也原諒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