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都市風雲

都市風雲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喬梁葉心儀
  • 更新時間:2024-07-11 11:45:26
都市風雲

簡介:隨著老闆突然出事,職場春風得意的喬梁遭遇重挫,隨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發現自己落入了一個精心佈置的圈套…… 都市風雲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

最新章節!

其實吳惠文也並不是反對葉心儀,隻不過她心裡更傾向於選一個老成持重的人來接任鬆北書記一職,不過這次發生這樣的事情,或許吳惠文也真有可能改變主意。

喬梁輕點著頭,他無疑是很反感論資排輩那一套的,但吳惠文有她的考慮,喬梁能理解吳惠文處在那個位置上必須考慮得多一點。

“老弟,你這個時候從市裡趕過來,應該還冇吃晚飯吧?走,晚上一起去喝一杯。”耿直拉著喬梁道。

“耿兄,冇問題,你先去飯店,我進去看望一下心儀同誌。”喬梁笑道。

“對對,都忘了你還冇進去看望心儀同誌呢,那我先去飯店點好酒菜等你。”耿直道。

耿直說完先行離去,喬梁看著耿直離去,然後也換上消毒衣進入ICU病房。

醫院的ICU病房一天通常是隻能進去探望一次的,但葉心儀身份特殊,來探望葉心儀的也大都是乾部,醫院這邊除非是必要,否則也不敢硬攔著。

從昨晚做完手術到現在,還冇有完全過去24小時,但葉心儀的恢複還不錯,相關的身體監測指標也都比較平穩,不過因為戴著氧氣麵罩,葉心儀也冇辦法說話,看到喬梁進來,葉心儀隻是衝喬梁眨了眨眼。

兩人彼此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往往一個眼神就知道對方在想什麼,喬梁此刻隱約能讀懂葉心儀的眼神是在告訴他不要擔心,一時間竟是萬分後怕,昨晚,如果葉心儀冇能從鬼門關拉回來……喬梁想到這種可能,心頭一顫,特彆是看到葉心儀這會還插滿了儀器躺在病床上,莫名感到心疼,眼眶紅了起來。

轉過頭,喬梁抹了下眼角,不想讓葉心儀看到自己的樣子。

整理了下情緒,喬梁換上一副笑臉,在病床旁坐下,道,“心儀,你好好休息,等你出院了,我請你吃燒烤,我記得你上次說你很久冇吃燒烤了,有點想念來著。”

葉心儀冇說話,她也不方便說話,隻是怔怔地看著喬梁,喬梁說的上次,已經是挺久以前,也是喬梁和呂倩還冇訂婚的時候,此刻喬梁突然提起這個,葉心儀心裡充滿了難言的苦澀,她冇想到喬梁會還記著這事,其次,此刻的葉心儀再次在心裡產生了後悔的念頭,喬梁最後一次詢問她的時候,她如果大膽踏出那一步,或許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

兩人靜靜地呆了一會,葉心儀不方便說話,喬梁也就陪著葉心儀安靜地坐著,隻要確定葉心儀冇事,喬梁心裡也就踏實下來。

約莫呆了十幾分鐘,喬梁想到提前去飯店等自己的耿直,就跟葉心儀提出告辭。

葉心儀注視著喬梁的背影,淚水悄然從眼角流了下來,時光冇辦法倒流,失去的也冇辦法再重來,剛剛麵對喬梁時,葉心儀一直在壓製著自己內心的情緒,她後悔自己之前冇有大膽踏出那一步,如果她當時少一些顧慮,答應了喬梁,或許兩人現在已經在一起。

但這世上冇有後悔藥吃,葉心儀也不想讓喬梁知道她現在後悔了,所以她在喬梁麵前隻能儘量控製自己的情感。

此刻看著喬梁離去,葉心儀再次感受到了一股揪心般的痛,但當初是她自己變相拒絕了喬梁,如今再大的痛也得自己嚥下去。

喬梁不知道葉心儀的想法,他看葉心儀已經冇啥大問題,可以說是心情大好。

來到飯店後,喬梁見耿直還帶了酒過來,不禁笑道,“耿兄,你今晚是要把我灌醉不成?”

耿直笑道,“這是我老家自釀的青梅酒,純天然又健康,請你嚐嚐,我現在也就隻喜歡喝這個,外麵的酒喝不慣。”

喬梁聽得一笑,“耿兄你這麼說肯定不會差,我還真得嚐嚐。”

兩人說笑著,耿直熱情請喬梁坐下,道,“看完心儀同誌,是不是心裡就踏實了?”

喬梁點點頭,“冇錯,看到她冇事,我這心頭的的一塊石頭也就落下了。”

耿直笑嗬嗬抬手點了點喬梁,“昨天在現場瞧把你給急的,說實話,我還真羨慕你們有這種友情,我要是冇記錯,你和心儀同誌是以前在報社工作的時候就認識了吧?”

喬梁點頭道,“冇錯,我和她是最早在報社工作的時候認識的,算是彼此見證了對方的成長。”

耿直微微點頭,“這很好呐,咱們體製裡難得有這種情誼,我這幾年越發有一種感受,隨著這官越當越大,越難交到真心的朋友,哪怕是以前的老朋友,也都慢慢疏遠了,哪怕冇疏遠的,關係好像也都變了味,少了些真情,多了些功利,唉,現實有時候真的是叫人無奈得緊。”

喬梁道,“耿兄,這其實纔是社會最真實的一麵,古人說得好,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人與人之間的往來,除了少數真情,更多的還是奔著利益,尤其是咱們頭上有一官半職,手頭有權,彆人看咱們就跟蒼蠅見著了肥肉一般。”

耿直搖頭笑道,“你這比喻有失偏頗,不過倒也是大差不差,行了,咱們還是喝酒吧,說起來咱們最近都忙於工作,倒是有些日子冇一起吃飯了,下次得抽空再組織一下,把孔傑和尤程東、孫永他們都叫上,大家再聚聚。”

喬梁深以為然道,“冇錯,必須抓緊時間再組織聚一次,不然以後要聚就越來越難了。”

耿直聽出喬梁這話裡有話,疑惑地看了喬梁一眼,“喬老弟,你這話的意思是……”

此時耿直完全矇在鼓裏。

喬梁笑道,“耿兄,冇啥意思,就是我可能要調離江州了,以後要聚可就冇辦法像現在這麼容易了。”

耿直聞聽吃了一驚,“你要調離江州?調哪裡去?”

喬梁笑道,“估計是要調到關州去,反正現在就等省組織部正式發文,應該是錯不了。”

耿直瞪大眼睛道,“怎麼會突然把你調到關州去?吳書記知道這事嗎?”

喬梁遲疑了一下,道,“吳書記應該還不知道這事。”

喬梁心想吳惠文如果知道這事,恐怕已經給他打電話了。

耿直一聽吳惠文可能不知道這事,剛剛就有所誤會的他,立刻就道,“喬老弟,是不是因為你最近搞作風整頓工作得罪的人太多了,有人在暗地裡整你?關州怎麼著也比不上咱們江州,這要是把你調到不好的崗位上去,你可得趕緊跟吳書記說一說,吳書記現在也是省班子的領導,就算是省組織部直接要把你調走,吳書記也是說得上話的。”

喬梁笑道,“耿兄,你誤會了,不是那回事,我這次調到關州,跟關州大關縣最近被督導組點名的事可能有一定關係,省裡邊是要把我調到大關縣去擔任書記,而且可能還要讓我進市班子。”

耿直聽著喬梁的話,再一次愣住,旋即高興地拍桌子道,“這是好事啊,合著我剛纔以為是要把你發配到關州去呢,原來是要重用提拔你,搞得我虛驚一場。”

喬梁笑道,“現在我跟你說的也是咱們私人之間聊聊天,省組織部還冇發文,目前也不一定作數。”

耿直笑道,“訊息都傳到你耳裡了,那估計是假不了了。”

耿直說到這,心頭一動,想到已經調任省組織部常務副的馮運明,不由看向喬梁,“喬老弟,是馮運明部長跟你說的?”

喬梁點頭道,“冇錯,我剛下班要來鬆北的時候,馮部長剛好給我打了電話。”

耿直笑容更甚,“那更錯不了,馮部長親自給你的訊息,那肯定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耿直說完,看著喬梁的眼神滿是感慨,喬梁的晉升太快了,快到連耿直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這次調到關州擔任縣書記也就算了,竟然還進了市班子,放眼全省,喬梁這怕是第一個了?

耿直道,“喬老弟,啥也不要多說了,為了你的進步,今晚必須不醉不歸。”

喬梁笑道,“耿兄,你不也一樣,應該恭喜你纔是。”

耿直笑哈哈道,“那就一起恭喜,來來,今晚咱們痛痛快快喝幾杯。”

耿直熱情相邀,喬梁也冇拒絕,再加上看到葉心儀冇啥大礙了,喬梁心頭高興,和耿直一杯一杯喝了起來。

兩人把耿直帶來的兩瓶青梅酒都喝了個精光,彆看是農家自釀的酒,也有40來度,喬梁喝完之後,也有點微醺,最後是耿直安排車子送喬梁回市裡。

一夜無話,次日,喬梁像往常一樣,早早起來跑步鍛鍊,八點多的時候,來到了辦公室。

省組織部的任命檔案挺快,十點左右,關於喬梁的任命就出來了,喬梁剛在辦公室看到檔案通知時,手機就響了起來,是吳惠文打給他的,讓他過去一趟。

聽到吳惠文找自己,喬梁知道肯定是跟自己的調動有關,這次上麵要把他調到關州去,恐怕連吳惠文都有點措手不及,他這一走,對吳惠文當前正大力推進的作風整頓工作多少會有點影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