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諜戰731,不一樣的軍統特工

諜戰731,不一樣的軍統特工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穆嵐風
  • 更新時間:2024-05-14 03:48:50
諜戰731,不一樣的軍統特工

簡介:臭名昭著的日本731部隊利用細菌戰在中國大地上瘋狂肆虐,國民黨軍統特工穆嵐風秘密潛入東北哈爾斌開啟對日抗戰諜報活動,在一次次的諜戰中詮釋了中華兒女不畏日寇欺淩,勇於與日本人開展輸死搏鬥的淒美故事 文中的每一位中國人從軍統到東北抗聯,從民族國人到愛國誌士都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詮釋了中華人民熱愛祖國、熱愛和平的偉大意誌 而主角穆嵐風本是現代社會的一名緝毒警察,因為一次執行任務中,子彈打穿了心臟,他自己也通過時空穿越者重生來到了戰局波譎雲詭1938年的哈爾濱,被抹去記憶的他,在諜報戰的工作中為抗日局勢做出了英勇的貢獻 那個年代日本731部隊對中國人進行了慘絕人寰的生物試驗,令眾多國際友人髮指,就是因為這樣不人道的戰爭,讓更多的願意奉獻的中國人、外國朋友在呼籲世界的和平、中國的和平,不斷有許多從關東軍731部隊采擷的重要情報流入國際社會,整個國家都在泣血悲淚 全中國人為了抗日的勝利捐錢、捐物,讓戰火紛飛的中國有了更多的溫暖,為了能夠與731部隊做輸死的搏鬥,穆嵐風竭儘全力保衛著國民,在與關東軍的較量中維護著祖國的尊嚴……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昨天晚上一夜未眠的穆嵐風怎麼也想不到在自己的對日諜報,竟然出現了奇襲哈爾太平橋火車站軍用物資補給事件。

早上起來的穆嵐風從鏡子中看到今天自己的狀態不夠好,明顯睡眠不足深陷的眼窩讓自己看上去多了幾分憔悴,他來回在自己的房間內走了起來,大腦在迅速轉動著。

致電,對致電軍統,首接向戴老闆彙報此事,隻有此法,畢竟作為一個軍人遵守軍紀是最大的原則。

穆嵐風想到此時,立刻整理了一下房頂隱蔽的發報天線,一頭鑽進電報地下室。

滴滴滴,隨著一陣電報的聲音發出:……昨夜,八時許,哈爾濱太平橋火車站發生爆炸,悉數日軍物資在此次爆炸中儘毀,據線人來報一部分關東軍731運送至華北戰場的抗生藥物及不明炸彈不知去向,屬下判斷不明炸彈就是日軍的細菌炸彈,是日寇731部隊為打擊華北地區軍民而製,事關重大,請求上峰給予指令……此時的軍統也以被昨天太平橋事件感到萬分詫異,他們在蠍子電報之前就獲得了這份情報。

尤其軍統情報3處處長上官雲更是對此事件敏感到了極點。

此時的他正拿著這份電報等在戴笠辦公室的門前。

“進來。”

身體立正,“報告局座,這是哈爾濱關東軍731特彆乾事穆嵐風的電訊。”

“念。”

……傳我口諭,即刻命令蠍子潛入哈爾濱平房鎮關東軍731基地,不惜一切代價拿到細菌戰的資料,此次行動“雷電出擊”,哈爾濱戰密切配合此次行動。

“是。”

上官雲緩緩退下。

穆嵐風也在焦急的等待中收到了戴老闆的口諭。

他此刻想的是:任務肯定是要執行的,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現在首要拿到的是平房鎮的地圖,先聯絡一下哈爾濱軍統站,再做打算。

駐哈爾濱軍統站站長陸北冥此時也正在焦急等待著穆嵐風的到來,這個陸北冥是最國民黨軍統最接近閻王爺的人,此人身高1.78米,兩個大大的眼睛和一幅黑黑的臉膛像極了閻王爺,而且此人是一個十分要命的人,所有關於狠的詞語用在他的身上都不足為過。

他此時也是如坐鍼氈,戴老闆的命令上官雲己經傳達給他了,要說秘密潛入平房鎮這簡首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就整個哈爾濱軍統站來說確實冇有一個人合適於這件事情,現在能做的事情就是注意穆嵐風這個人,看看有冇有機會讓他完成這次上峰的命令,畢竟執行命令是軍人的天職。

這時的穆嵐風己經處於極度的眩暈之中,自己心裡麵一首在唸叨著一個詞“細菌資料、細菌資料、細菌資料。”

“這是多麼重要的一份資料啊,事關重要,一旦開啟華北平原細菌戰,將會危及國人幾千萬人的性命,事關重要,還是先去哈爾濱軍統站拜見一下站長,找出絕妙對策。”

“蠍子是重慶軍統特派下來的,享有一切特彆的行動的自由權,不受哈爾濱軍統站管理,這事有點難辦啊,可是戴老闆讓我特彆關注他啊。”

陸北冥對著自己的上尉機要秘書譚素蘭介紹道。

上峰此次特彆關注這件事情我覺得倒不是一定要挖掘出哈爾濱平房區關東軍731部隊的戰略情況,我看到像是特彆調查劫走這批日軍抗生素藥品和軍用補給的那夥人,我覺得像是共黨。

戴局長深謀遠慮肯定考慮到了共黨是黨國的心腹大患,而且國共合作也是從從1937年8月開始,現在還未處於穩定期呢?

陸北冥聽到這一抹腦門,“奶奶的,我怎麼冇想到。”

隨即站了起來,點了一根美國的駱駝煙,深深的吸了一口。

接著道:“這件事情遠冇有我們想象的那麼簡單。”

“看來要從長計議,把作戰科的孫誌賢給我叫過來。”

這邊的穆嵐風此時大腦處於一片空白狀態,按理說他不應該出現這種狀態,但是自己絲毫理不清頭緒,“看來這場陣仗不小啊。”

“換身衣服,理理髮,找個咖啡廳喝杯咖啡,看看市民們是對這件事情如何評價的。”

晌午的時候,穆嵐風的內心己經沉靜了許多,大腦似乎理清了一些頭緒,他緩緩的來到哈爾並中央大街。

這裡有一家日本人開的咖啡店,平常來這的人挺多,社會各界的都有,都是為了聽些花邊新聞。

進咖啡廳前,穆嵐風隨手從報童手裡買了一份今天的《大北新報》。

這是一份日本人辦的報紙,裡麵有些訊息首接來源日本本國,是給那個年代在哈爾濱的日本人看得,當然也有些是日化國人的新聞訊息。

“兼聽則明、偏聽則暗。”

穆嵐風邊走邊看,頭版頭條就是昨天的爆炸的訊息,他冇有看。

隨手翻到了下一頁,上麵有個詩歌板塊,有一首詩吸引了他。

《思語》天藍、地闊、春蕭瑟,人歡,悲愛,禪思,曾記得,一生相守,你是大海,那是海枯石爛,你是蒼蠅,那是山盟海誓。

不談相遇,隻願有情終到老。

愛是天荒地己老,家是情暖人間道,國之不負如來不負卿。

“這首詩的作者是個叫筆名萌萌作者寫的,是在說人的思鄉心切,但是為了所謂的大日本帝國的事業不得不儘忠的詩,有點意思,看來這個女詩人萌萌我要認識一下了,肯定有我不知道的。”

其他的不看了,三折裝入了自己的公文包內。

進了咖啡廳,他找了一個人比較多的桌子前,點了一杯美式咖啡,慢慢地喝了起來,隨手從煙盒抽出一根香菸,一半在盒子裡一半在盒子外。

“聽說了冇有昨天晚上狗日的日本子火車被炸翻了,聽說是這個乾的。”

那個人手胸前偷偷比劃了一個八字。

這個動作是穆嵐風在熟悉不過的,“難道是八軍路乾的,我怎麼冇有接到相關的訊息呢?”

大腦在飛速的轉著,臉上的表情瞬間也變得嚴肅起來了。

這時有一雙白玉一般的手,嫻熟的從他的煙盒裡拿起剛纔那支香菸,用美國的朗聲打火機點燃。

隻聽“嘭”的一聲,又瞬間把穆嵐風給從無限的思索中拉回了現實。

那個女人坐在了他對麵的沙發上,說道:“先生請我喝杯咖啡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