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從九門到盜筆:他為破局而來

從九門到盜筆:他為破局而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開棺起屍
  • 更新時間:2024-07-11 23:49:18
從九門到盜筆:他為破局而來

簡介:簡介:關於從九門到盜筆:他為破局而來:風璟作為伏羲族最後一人,成為天道選擇的繼承人,綁定天道的功德係統,當功德攢到一定數量的時候,成為這個世界新的天道。風璟:我不想成為天道。天道:你不想你死去的族人回來嗎?去我為你選擇的地方,當功德圓滿,成為新的天道,你逝去的族人都會回來!風璟:好!在攢功德的一路上,風璟遇到了許多的人,也一一送走了他們。ps:本文無cp!無女主!介意者勿入!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小主人,他們好像遇到了和當年長沙城城外礦山裡的發菌了,”毛團從風璟的手腕沿著手臂爬到了風璟的肩膀上,

“嗯,”風璟點了點頭道,“不過遇上這玩意兒,張起山得找我了,隻可惜,他找不到我了。”

風璟留在營地的外麵,冷眼看著張起山的部署和行動。

又過了兩年,四姑娘山的行動正式宣告失敗,原本就不多的九門精銳,更是死傷慘重。

張起山因為這次行動的失敗,受到了訓斥!張起山為了推卸責任直接把張啟靈推出去頂包。

——————分界線——————

夜晚,

風璟和毛團在暗處看著被大劑量麻藥放倒的張啟靈,被人關進了籠子裡,押上了車。

“小主人,你不打算把人劫出來嗎?要是真送到那裡了,他出來的時候能不能活著,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毛團看著張家的倒黴孩子被押上了車,

“不能在這裡動手,最起碼也要到那個附近,或者是送進了實驗室之後我才能動手救人,”風璟看著遠去的車子道,“林蒼那邊安排好了嗎?”

毛團:“小主人放心,隻要您一把人救出來,林蒼那邊立刻會有人接應,然後他們會把你們送進藏區,不過進入藏區之後,隻能靠您自己了。”

“嗯,”風璟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風璟一路尾隨,跟著車子來到了青海,

格爾木療養院,

士兵正再把車子上的人卸下來,

風璟則是在等待著時間,等待著一個合適的救援時間,

“小主人,我突然發現一件事,”毛團支支吾吾地開口道,

“什麼事?”風璟皺了皺眉,總不會林蒼那邊掉鏈子了吧?

“這療養院好像是花您的錢建起來的,”毛團開口道,

風璟:……可以了,那些人都能死了!

時間很快到了午夜,

風璟看著懸掛在天空之中的月亮,低罵了一句,

“狗天道,一天天的給我增加工作量!”

一道雷直接劈在了療養院的上空,

風璟的耳邊還傳來了天道的話:“小阿璟,要不是因為你還要救人,這道雷高低得劈到你腦袋上!”

風璟:……

風璟藉著著道雷,直接開始引雷,一道道雷聲落下,閃電劈壞了療養院的電話線,院子裡的樹也被點燃。

風璟藉著夜色,直接翻進了療養院裡,

剛進療養院裡,風璟就碰見了兩個拿著槍的士兵,一道寒光閃過,地上就多了兩具屍體,

風璟在療養院裡找了一路,這一路上凡是風璟遇到的人都變成了一具屍體,

風璟找到張啟靈的時候,張啟靈已經被送上了手術檯,

風璟看著被用牛皮帶綁在手術檯上的張啟靈,掏出一個小瓶子直接給人餵了進去,

張啟靈醒來的時候,身上的牛皮帶已經被解開了,

“醒了?”風璟看向已經醒來的張啟靈,

張啟靈對麵前的地方感到茫然,他不清楚自己為什麼一覺醒來就到這裡了?

“既然醒了就跟我走吧,不然的話,你就得變成他們實驗室的試驗品了。”風璟開口道,“還能走嗎?”

風璟見張啟靈點頭,直接拉著人就往外走,

出療養院的這一路上,還是有不少的人攔路,風璟見狀也冇和人客氣,直接扔了把刀給張啟靈,“接著!”

兩個人提著刀,一路殺了出去。

兩人把療養院裡的人都殺乾淨後,兩人來到了療養院的大門口,坐上了來接應的車子。

風璟看著自己往下掉了一截的功德苦笑了一下,算了,大不了以後再掙回來,反正有這位張家的小族長在,什麼墓下不了。

離開之前,風景讓手下的夥計把這療養院燒了個一乾二淨,至於這個訊息傳到那位妄想長生的人的耳朵裡之後,那人是個什麼反應就不關自己的事了,至於張起山會不會受到牽連,那就更不在自己的考慮範圍之內了。

風璟帶著張啟靈到了藏區的邊緣之後,直奔墨脫,

“毛團,通知林蒼,讓他轉告那些張家人,告訴他們不用像冇頭蒼蠅一樣找張他們族長了,告訴他們人我救走了,但是一時半會不會回去,我會解決掉他身上血脈衝突的問題。”風璟對著毛團道,

藏區邊緣,

一直冇有開口說話的張啟靈開口了,“你要帶我去哪?”

“帶你去墨脫,找你的母親!”風璟一邊走一邊道,

“母親?”張啟靈細細重複這這兩個字,

“嗯,你應該也知道,你們張家的上一任族長為了穩定你們張家人即將崩塌的信仰,把你推上了聖嬰的位置,

後來,謊言被拆穿,你從高高在上的聖嬰,變成了張家孤兒營裡的一個孤兒。你爹叫張弗林出自東北麒麟一族,你母親白瑪出自康巴落的閻王一族,還是一個祭品。”風璟回想著自己從天道那裡得來的資訊,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張啟靈是什麼品種的倒黴孩子?這貨幾乎碰上了所有的破事。天道讓這人出生,就不能讓人家父母雙全嗎?非得跟話本子一樣,搞個父母全無,童年不幸!不對,往後也冇幸運到哪去。

風璟看到這些資訊的時候,忍不住罵了天道一句死顛公,結果,屋頂被劈冇了。

“為什麼?”張啟靈有些不解,張家的族長從來不需要其他任何的感情,他不明白麪前這人為什麼非得帶自己去見母親?

風璟一聽,就知道麵前這位想起了張家那這變態的規矩。

風璟雙手按住張啟靈的肩膀,讓人和自己麵對麵,

“現在,我問你一個問題,但是在這之前,你必須要先忘記張家的規矩,聽從自己的本心回答我。”

小哥看著風璟認真的神情,點了點頭,

風璟見人點頭了,才繼續開口道:“你在張家的時候,看見那些有父母陪著的孩子會羨慕嗎?”

小哥聽著風璟的話陷入了沉思,過了好一會兒之後,纔開口:“會。”

“那就夠了,”風璟看向小哥,“我帶你,去見你的母親!”

“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