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穿越到末世的日子

穿越到末世的日子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祁白
  • 更新時間:2024-07-10 12:30:47
穿越到末世的日子

簡介:雙男主 在一片廢墟之上,人類文明的末日已經降臨 倖存者們在這無儘的絕望中掙紮求生,而你就是其中之一 在這個充滿危險與機遇的世界裡,你需要利用一切資源,發揮你的智慧和勇氣,為了生存而戰 《末日求生》是一款開放世界生存模擬遊戲,你將扮演一名在末日世界中存活下來的倖存者 在這個充滿危機的世界裡,你需要尋找食物、水源和庇護所,同時還要麵對其他倖存者的威脅以及變異生物的襲擊 遊戲特色: 1.真實生存體驗:遊戲中你需要關注角色的生命體征,如饑餓、口渴、疲勞等,確保角色在惡劣環境下的生存 2.豐富的資源收集:探索廢墟城市,收集各種資源,如食物、水、木材、金屬等,用於製作工具、武器和防具 3.技能樹係統:通過不斷學習和實踐,提升角色的各項技能,如烹飪、醫療、製造等,以更好地適應末日環境 4.動態世界:遊戲世界會根據玩家的行為和決策產生變化,包括天氣、資源分佈、其他倖存者關係等 5.合作與對抗:你可以與其他玩家組隊合作,共同建立避難所,也可以互相競爭,爭奪有限的資源 在這個末日世界中,每一個選擇都可能關乎生死 你準備好了嗎?拿起你的武器,踏上這場無儘的求生之旅吧!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車子的油堅持不到我們到達避難所,我們得想辦法獲取更多的燃料。”

墨紀懷開著車,瞟了一眼油表說道。

祁白一臉疲憊,時不時根據地圖指引車子前行的方向,燃料不夠這個問題顯然他早就己經想到,但是現下他們隻有一輛車子,燃料也隻有這麼多,在這個模式下物資本就寶貴,更彆說是燃料,早就被那些掠奪者給搶光了吧。

“墨紀懷,我想這趟旅程也許會充滿許多艱辛吧,車子的燃料用完,我們就隻能徒步了。”

祁白歎了口氣,揉了揉發酸的太陽穴,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希望這輛車子能夠堅持到達下一個物資點。

祁白深吸了一口氣,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他知道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必須要做好充分的準備,才能夠確保自己的安全。

他打開車窗,讓新鮮的空氣進入車內,試圖緩解一下緊張的氣氛。

“我們得想辦法節約燃料,儘量減少不必要的消耗。”

祁白提議道,“我們可以關閉空調,減少車速,儘量避免顛簸。”

墨紀懷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他開始調整車速,儘量保持平穩,同時關閉了空調,讓車內溫度逐漸升高。

雖然這樣會讓旅程變得更加艱難,但是為了能夠順利到達目的地,他們必須做出這樣的犧牲。

隨著時間的推移,車子逐漸接近了避難所,但是燃料的不足卻讓他們感到擔憂。

他們開始尋找可能的燃料補給點,希望能夠找到一些剩餘的燃料,或者與其他倖存者進行交換。

在經過一片荒蕪的廢墟時,他們發現了一輛廢棄的卡車,卡車上還有一些剩餘的燃料桶。

墨紀懷和祁白決定停下來,試圖將這些燃料桶搬上他們的車子。

他的手剛接觸到油桶,就聽見不遠處傳來車輛的轟鳴聲。

是一輛改裝過的皮卡,顯然他看起來比墨紀懷和祁白兩人剛修理過的皮卡效能好上不少,車窗上都裝了防護網,車架看起來也是加固的材料,最重要的是車頂上居然有機槍,這對二人來說可是重火力了,皮卡以一個完美的漂移,到了二人的身前,一個看起來三十多歲的寸頭大叔從駕駛位上下來,偏黑的皮膚,壯實的肌肉,手臂和臉上有些許疤痕,看起來像是刀傷和槍傷,右跨上彆了一隻手槍。

墨紀懷和祁白對視一眼,意識到這位大叔顯然不是普通的倖存者。

他們迅速放下手中的燃料桶,警惕地後退一步,準備隨時做出反應。

大叔看著兩人的動作,嘴角露出一絲笑意,但眼神中卻冇有任何笑意,反而充滿了審視和警惕。

他開口說話,聲音低沉而有力:“你們兩個,在這片廢墟裡做什麼?”

墨紀懷和祁白交換了一個眼神,知道在這種環境下,貿然說出自己的目的可能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於是,墨紀懷開口道:“我們隻是路過,想找些食物和燃料。”

大叔點了點頭,似乎對他們的回答並不意外。

他指了指那輛改裝過的皮卡,說道:“這車是我的,如果你們需要燃料,可以跟我來。”

墨紀懷和祁白猶豫了一下,但考慮到對方的車上有機槍,而且他們也需要燃料,最終還是決定跟著大叔走。

大叔帶著他們來到一個隱蔽的倉庫,裡麵堆滿了各種物資,包括食物、水、燃料和武器。

他示意兩人隨意拿取,然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著他們。

墨紀懷和祁白迅速裝好燃料,又拿了一些食物和水,準備離開。

這時,大叔突然開口道:“你們知道這片廢墟裡有什麼嗎?”

墨紀懷和祁白搖了搖頭,大叔繼續說道:“這裡曾經是一個軍事基地,裡麵有很多武器和彈藥。

如果你們有興趣,我可以帶你們去看看。”

墨紀懷和祁白對視一眼,心中暗自警惕。

他們知道這種地方往往充滿了危險,但考慮到他們確實需要武器和彈藥,最終還是決定跟著大叔去一趟。

大叔帶著他們穿過一片廢墟,來到一個地下入口。

他打開門,示意兩人進去。

墨紀懷和祁白小心翼翼地走了進去,隻見裡麵堆滿了各種武器和彈藥,甚至還有幾輛廢棄的坦克。

大叔看著兩人的表情,得意地笑了笑,說道:“這些都是我的收藏,你們可以隨便挑選。”

墨紀懷和祁白迅速挑選了幾件趁手的武器和足夠的彈藥,然後跟著大叔離開了地下室。

他們知道,有了這些武器和彈藥,他們在末日世界中的生存機率會大大增加。

然而,他們也明白,這個大叔的出現並非偶然,他一定有著自己的目的。

在末日世界中,信任是一種奢侈品,他們必須時刻保持警惕,才能在這個充滿危險的世界裡生存下去。

“話說,你們剛剛前行的那個方向,你們是要去自由者避難所吧?”

大叔突然開口道:“我叫雷格,你們叫我老雷就好,我勸你們最好不要去那裡,那裡冇有你們想象的那麼美好,不如留在我這裡。”

雷格想挽留二人留在此處,祁白有些許猶豫,這裡有較為豐富的食物和武器,但是對兩個陌生人抱有如此信任,難道是彆有所圖嗎,可是我們兩個人還有什麼是能被圖謀的呢?

墨紀懷則更加警覺,他對雷格的提議表示懷疑,“我們感激你的慷慨,但我們必須繼續前行。

我們有自己的目標和使命。”

雷格似乎看出了他們的疑慮,他笑了笑說:“我理解你們的擔憂。

在這個世界裡,信任確實是一種奢侈品。

但我對你們並冇有惡意,我隻是覺得你們兩個有能力、有勇氣,我希望我們可以一起合作,共同在這個末日世界中生存下去。”

墨紀懷和祁白交換了一個眼神,他們知道雷格的話可能並不完全可信,但是雷格的確為他們提供了很大的幫助。

在接下來的幾天裡,雷格確實對他們很好,提供了充足的食物和武器,還幫助他們修理了車子。

墨紀懷和祁白也逐漸放鬆了警惕。

幾天後的一個下午,祁白對雷格說道:“雷叔,我們很感謝你這幾天對我們提供的幫助,但是我想我們是該要出發了,我們還是想要去避難所看看。”

雷格聽到後明顯愣了一下,隨後慷慨一笑,“好,既然你們執意要出發,那我也不攔你們,今天晚上我們再聚一下,就當是給你們送行了。”

夜晚很快就來臨了,三人在天台上共同欣賞夜色,冇有變異體的打擾,星空都好看了幾分。

“雷叔,你以前是軍人嗎?

你的傷疤是怎麼來的呀?”

祁白好奇地問,他對雷叔的來曆十分感興趣,一個人守著一個軍事基地,還能在末世下生存,實力絕對不容小覷。

“哈,我還冇跟你們講過我的故事啊,我啊,以前是這個軍事基地的一個士兵,在變異感染之前,一首在這裡訓練,那時候的日子很苦,但是又讓人懷念,但是變異爆發之後,上級下達命令將我們分成好幾個隊,去守護不同的基地,我恰巧被分到了自由者避難所,那時候變異體十分猖獗,我的那些個弟兄,基本都是死的死傷的傷,還有好多人眼睜睜在我麵前被感染也變成了變異體。”

說到這裡,雷叔眼泛淚光,旺仔寂靜的夜空,輕輕地懷念過去。

“那你怎麼又回到這裡了?

為什麼不在避難所繼續待下去呢?”

墨紀懷追問道。

雷格卻保持沉默,不想多說,隻是搖了搖頭,就在墨紀懷和祁白以為他不會告訴他們答案時,雷格突然開口:“因為自由者避難所,他們太想成為這個亂世的救世主,但是卻冇有與之匹敵的力量,再後來變異體逐漸變穩定之後,我實在是不想待在那個地方,就獨自離開了。”

墨紀懷和祁白聽了雷格的話,心中充滿了疑惑和好奇。

他們知道自由者避難所是一個傳說中的地方,據說那裡聚集了一群有能力、有資源的人,他們試圖在這個末日世界中建立一個安全、和諧的社區。

但是,由於變異體的威脅和資源的有限,這個避難所一首麵臨著巨大的壓力和挑戰。

雷格看著兩人的表情,繼續說道:“我曾經是自由者避難所的一員,但是後來我發現,那裡並不是我想象中的烏托邦。

人們為了爭奪資源和權力,勾心鬥角、爾虞我詐。

我不想成為其中的一員,所以我選擇了離開。”

墨紀懷和祁白聽了雷格的話,心中充滿了感慨。

他們知道在這個末日世界中,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和經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和決定。

他們決定尊重雷格的決定,同時也更加珍惜彼此之間的友誼和信任。

夜很漫長,卻也轉瞬即逝,黎明終會到來,照亮黑夜,給予人們前行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