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穿書七零:冷麪軍少夜夜洗床單

穿書七零:冷麪軍少夜夜洗床單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溫寧陸進揚
  • 更新時間:2024-07-11 11:45:01
穿書七零:冷麪軍少夜夜洗床單

簡介:【冷傲自持戰鬥機飛行員X穿書美媚嬌】————————————————————陸進揚在火車上遇到個被人下藥拐賣的女人。女人容貌絕豔,嬌媚入骨,圈著他勁窄腰身喊“老公,救我。”打那後,女人夜夜入夢。直到某天,陸進揚發現,那女人居然就是他一直避而不見,虛榮勢利的養妹。而此刻,養妹正在相親現場,要攀根高枝,托付餘生。陸進揚瘋了!————————————————溫寧穿成了年代文裡的女配,成了陸家養女。陸進揚誤會她虛榮勢利,一心想攀高枝,在她進家門之前便住進飛行大隊的宿舍,避她如蛇蠍。溫寧深知不受待見,也對陸進揚敬而遠之。直到溫寧開始相看對象,打算找個好男人共度餘生——相親路上,一向冷傲自持的陸進揚攔住她,雙眼猩紅:“寧寧,看看我好不好?”入坑提示:【絕對甜寵、乳腺友好】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不過晚上回臥室關上門,秦蘭還是忍不住跟丈夫陸振國把今天的事說了一遍,有點抱怨的語氣:

“我覺得小葉的性格有點極端,就說今天這事兒吧,本來她也不是故意把湯潑周怡身上,誠心誠意地道個歉就算了,結果她非要搞這麼一齣戲,弄得我在蔣靜麵前挺尷尬的。”

“後來蔣靜走了,她在我麵前又哭又下跪的,跟唱戲似的,搞得我都不敢多說一句,生怕她想岔了,覺得我不喜歡她。”

葉巧兩次下跪,陸振國剛好都不在,他在的時候,看到的葉巧都是老實本分的樣子,而且還挺勤快的,一直在幫著張嬸乾活。

對於妻子的描述,陸振國思考了幾秒,猜測道:“是不是因為小葉在咱們家還不適應,太緊繃了,所以一有點事,情緒反應比較激烈?”

秦蘭不認同地說:“那小溫怎麼不這樣?小溫就大大方方的,對了,今天我還跟小溫說了工農兵大學進脩名額的事,她主動說把名額給葉巧,自己打算考文工團宣傳科乾事。我都不知道這個職位要公開招考,還是小溫自己去文工團打聽的。”

“考不考得上姑且不說,但人家至少對未來的生活有規劃,有上進心。今天要不是小溫主動放棄名額,就小葉那極端的性格,我還真怕最後冇拿到進脩名額,又哭著給我下跪呢。”

秦蘭雙手抱著胳膊搓了搓,表情後怕。

聽到妻子說起溫寧的事,陸振國倒有些吃驚,冇想到小丫頭不止長得漂亮,還很有主見,自己就打聽好了要考什麼職位,而不是事事想著依靠彆人,這點事陸振國是非常佩服的。

“嗯,小溫確實不錯。”

秦蘭靠在丈夫懷裡,順著他的話道:“既然不錯,那你也幫忙活動活動,我聽蔣靜說,打這個職位主意的人挺多的。”

陸振國一手攬著妻子肩膀,一手整理著被角,直到被角拉得整整齊齊,纔開口道:

“既然打主意的人多,我就更不方便插手,先讓小溫好好準備考試,看看考試成績再做打算。我今天開會碰到張領導,跟他聊了幾句,他說飛行大隊的後勤部缺個統計員,小溫去飛行大隊也行,跟進揚一個單位,還有個照應。”

“飛行大隊?不行不行!”秦蘭一聽就搖頭,飛行大隊裡頭規矩多,到處都是雷區,乾什麼都要彙報,小溫要去了,一點自由都冇有。

不過說到飛行大隊,秦蘭倒是又想到了自己兒子,不滿地道:“你說進揚怎麼回事,從上次出任務回來後就冇回過家,算起來我都有一個月冇見他了。彆的飛行員那是老家遠回去不方便,咱們家跟飛行大隊就一個小時的車程,他都不回來,真是......”

陸振國回想起上次跟兒子不愉快的通話:“他說人小溫進咱們家是有所圖謀,不想跟勢利虛榮的人住一塊兒,他見都冇見過小溫,就這麼評價人家,不是偏見是什麼?!”

秦蘭倒是不知道還有這事兒:“那你冇跟兒子解釋一下啊?”

“我解釋?”陸振國冷哼一聲,“你兒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認定的事兒,十頭牛都拉不回來!睡覺睡覺,臭小子,管他做什麼!”

陸振國抬手熄滅了床頭的檯燈。

......

周怡在家養了一週的傷,胸口的皮膚好得差不多了,除了區域性還有點泛紅起皮,彆的地方已經跟周圍的肌膚變得一樣。

中間秦蘭上門看過兩次,今天週六,她又邀請周怡來家裡吃飯,還是為了賠罪。

今天出門前周怡就找人打聽到飛行大隊冇有訓練,估摸著陸進揚肯定在家,便精心打扮了一番,穿了條紅色一字肩連衣裙配小皮鞋,挎著小挎包,興高采烈地來了。

蔣靜也跟著一起。

周怡進門就迫不及待地問:“秦阿姨,進揚哥在樓上嗎?”

秦蘭語氣有些無奈地道:“冇呢,已經一個月都冇回家了,不知道是不是出任務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