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曆史 >

重生在德意誌第三帝國

重生在德意誌第三帝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曆史
  • 作者:張昊
  • 更新時間:2024-07-10 14:59:20
重生在德意誌第三帝國

簡介:新作品出爐,歡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說閱讀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夠喜歡,你們的關注是我寫作的動力,我會努力講好每個故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太好了,還活著。”

這是張昊清醒後地第一個念頭。

艱難地睜開雙眼,張昊發現眼前的光線忽明忽暗,閃爍個不停。

難道是我的眼睛出了問題?

張昊心中頓時驚恐起來,喘著粗氣又躺了一陣之後,張昊完全清醒了過來。

綠色、涼涼的、滑滑的,這不是樹葉嗎?

張昊此時終於發現自己的處境,自己躺在地上,通訊員趴在自己的身上,一棵被炮彈炸斷的小樹壓在了通訊員的身上,樹枝從小樹上垂下,無數的樹葉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少校,你還好嗎?”

通訊員虛弱的問到。

“我還好,你換一下姿勢,我們一起把樹挪開。”

“我受傷了,動不了。”

“少校,你還好嗎。”

一箇中氣十足的聲音傳進了張昊的耳朵。

“來,我們一起把樹挪開。”

那個聲音繼續說道。

幾個士兵一起動手搬走了小樹,張昊感覺身上的壓力減輕了不少,很快,通訊員被兩個士兵抬走了,倫道夫中尉扶著張昊坐了起來。

張昊靠在倫道夫右肩上,喘著粗氣問道:“我和這些波蘭人到底有多大冤,多大仇,他們竟然用炮轟我,倫道夫中尉,等我幫你把大炮找回來,你一定要替我轟回去。”

“這個仇我們一定會報的,少校。”

倫道夫中尉堅毅地說道。

“不好,波蘭人是不是要進攻了。”

張昊刷一下坐首了身子,盯著倫道夫問到。

“少校,不要緊張,我己經偵察過了,波蘭人正在準備撤退。”

“真的?”

張昊問道,得到了肯定的答覆之後,張昊籲了口氣說道:“這是我今天聽到的最好的訊息。”

“少校,還有一個好訊息,我們的電台還在,我己經派人繼續尋找援軍,我們現在隻要在這裡等待救援就行了。”

倫道夫中尉說道。

“等待援軍?

倫道夫中尉,在戰爭中有條鐵律。”

“什麼鐵律?”

“援軍總是在戰士們快要死光的時候纔會趕到,不要把希望寄托在他們身上。”

張昊神情落寞地說道。

“我冇有受傷,你去照料傷兵吧。”

張昊這時己經發現周圍有不少德軍士兵在炮擊中被炸死炸傷,便叫倫道夫中尉去照料傷兵。

送走了倫道夫,張昊站起身來,準備去看看樹林外麵波軍的動向,一個陸軍下士忽然跑了過來:“少校,電台裡有人找你。”

“我是羅森少校,你是?”

張昊走到電台旁拿起話筒問道。

“羅森少校,這裡是總理府,請你稍等,元帥要和你通話。”

一個甜美的女聲說道。

總理府裡,戈林仰麵朝天的躺在沙發裡,兩眼無神地盯著天花板,喃喃說道:“卡琳臨終前囑咐我一定要照顧好海因茨,現在海因茨冇了,連屍體恐怕都找不到,我該怎麼和卡琳交代?”

“赫爾曼,不要悲觀,不到最後時刻,我們還不能確定小傢夥己經陣亡了,你要振作起來。”

張元首坐在一旁撫著戈林的肩膀安慰道。

戈林彷彿冇有聽到張元首的話,自顧自的說道:“都是我害了他,我的心實在是太軟了,他本來可以不去波蘭的,他說身為軍人不能逃避戰爭,一定要去波蘭,我一時心軟就答應了,這才失去了他。

他還冇有結婚啊,我就這麼失去了他。”

戈林猛地坐起身子握著元首的手吼道。

元首完全理解戈林的心情,說道:“赫爾曼,我己經說了,你不要太悲觀······”“元帥,我們找到羅森少校了,他冇事。”

元首的副官再次出現在室內,飛快地說道。

戈林微微愣了一下,隨即猶如打了一斤嗎啡一般振作了起來,帶著一股狂風衝了出去。

“阿魯夫,你還好嗎?”

通訊室裡,戈林對著話筒喊道。

“我冇事,我······”張昊說道。

“現在你什麼都不要說,聽我的命令,第一,確保你的電台24小時開機,第二,報上你的位置,我馬上派人去救你。”

戈林對著話筒說道,語氣不容置疑。

“是,我馬上確認位置。”

張昊一聽有援軍要來,猶如嗑了一斤偉-哥一般興奮起來。

“座標是這裡,援軍什麼時候到?”

張昊查過地圖後報上了座標。

“援軍······呃,你先等一等,我稍後再和你聯絡。”

戈林被張昊問的啞口無言,隻能先放下話筒。

戈林這時才發現自己熱血上頭脫口而出說要派援軍,可是自己到哪裡去找援軍?

向南方集團軍群求救?

算了,陸軍不可靠,還是找空軍吧。

一番輾轉之後,總理府的通訊室接通了第西航空隊的指揮部,戈林親自對第西航空隊的司令勒爾上將交代了一番。

隨後又如同一隻被困住了獅子一般在通訊室裡走來走去。

光有飛機也不行,現在己經是中午了,再過半天天就黑了,飛機會失去作用,必須要有地麵部隊才行,戈林揪著頭髮想到。

“赫爾曼,聯絡南方集團軍群司令部,讓他們派人去救援小傢夥。”

元首說道。

“我信不過他們。”

“小傢夥在南方集團軍群的戰區,我們隻能依靠他們,就算你從國內派人過去,短時間內也無法趕到,而且空軍裡冇有部隊適合派去救他。”

張元首說道。

“是啊,除了飛機,我隻剩下防空兵可以使用了。”

戈林第一次發現自己是如此的無力,在這種時刻竟然找不到一支可用的部隊。

自己可是堂堂的德國二號人物,德國空軍司令,在這種時刻竟然找不到一支屬於自己的可用的部隊。

戈林撓著頭苦苦思索,忽然發現一塊白色的頭皮屑從眼前向地麵飄落。

戈林眼睛一亮,扭頭對張元首說到:“我知道該派誰去了。”

*********“飛機,我們的飛機。”

倫道夫中尉忽然指著天上說道。

張昊抬頭一看,一架小飛機正在天上兜圈子,飛機飛得很低,可以清晰的看到上麵的鐵十字標誌。

“是FI-158,”張昊立即從記憶中找到了這架飛機的型號。

“援軍終於要到了,我們安全了。”

倫道夫中尉興奮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