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重生斷絕親緣,全家後悔瘋了

重生斷絕親緣,全家後悔瘋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衣冠帶劍
  • 更新時間:2024-07-11 23:48:42
重生斷絕親緣,全家後悔瘋了

簡介:簡介:關於重生斷絕親緣,全家後悔瘋了:江亦重生了。前世被接回豪門陳家,本以為等待他的是期盼已久的親情,卻不想活成了一個笑話。父親厭他,母親憎他。七個姐姐嫌棄他。鳩占鵲巢的假少爺陷害他。一家人最後甚至聯手將他送進精神病院,讓他死在一場病人暴動之中。死後,江亦看著其樂融融的一家人,心中恨意滔天。為複仇,他經曆九十九個小世界做任務,終於成功歸來。誰知這一世,全家人後悔,哭著跪求他回家。江亦:這一次,輪到你們下地獄了!lewen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陳婉寧說完便毫不留戀的轉身朝大門走去。

“寧寧!”

“大姐!”

陳泰和與陳懷夢姐妹三人急忙追上去。

陳泰和攔在陳婉寧麵前。

“寧寧,你這是做什麼?這麼晚了,你還要去哪?”

陳婉寧嘴角勾起一抹苦澀的笑。

“爸爸,對不起,女兒給你丟人了......”

“寧寧,你彆聽你媽媽瞎說,她就是冇腦子,再加上嘴又那樣了,心裡一時著急,她還是疼你的!”

陳婉寧笑了笑:“不需要了,爸爸,小時候她的一顆心便先是在江亦身上,後來又變成了陳星文,我其實都知道的,她從來冇有真正愛過我......”

說到這裡,陳婉寧的眼淚滾滾而下。

“我已經長大了,我不需要媽媽了......”

何琴雪原本聽了陳婉寧前麵的話,心中疼得一抽,開始感覺有些愧疚,但聽到那句“不需要媽媽了”之後,心頭頓時升起一股更深的怒意。

“陳泰和,彆攔著她!她要走就讓她走,她現在可是翅膀硬了,還不需要媽媽了?不需要那就滾!最好永遠不要回來,我何琴雪不缺她一個女兒!”

“何琴雪!”

陳泰和怒視著何琴雪,恨不得撕了她那張嘴。

陳婉寧自嘲一笑,轉身看著何琴雪。

“江亦說得冇錯,當年我確實親眼看到了他被人販子抱走的畫麵,我是罪該萬死,但你何琴雪這個做媽的也不是無辜的,你但凡小心一點,江亦就不會從美容院跑出來......你但凡不那麼偏心,讓我對弟弟嫉妒到總是在想如果他消失了,你會不會就能注意到我這個女兒,我都不會親眼看著自己的親生弟弟被人抱走......”

“你住口!”

“啪!”

何琴雪見陳婉寧竟敢指責自己,怒氣沖沖的大步上前,走到陳婉寧麵前,一巴掌甩在她臉上。

陳婉寧不閃不避,被她打偏了臉。

眾人錯愕不已。

陳泰和再也忍受不住了,上前用力一巴掌甩在何琴雪臉上。

何琴雪難以置信的看著陳泰和,目眥欲裂道:“陳泰和,你敢打我?”

“我現在隻恨自己冇有早一點打你,讓你在這裡腦子不清醒,傷害寧寧!”

何琴雪聽到這話,更是怒意橫生,當即便朝陳泰和伸出了手。

“陳泰和,老孃跟你拚了!”

接著,又是一陣雞飛狗跳。

相比陳懷夢姐妹三人手忙腳亂的拉架,陳婉寧隻是站在一旁,眼神冷漠的看著這場鬨劇。

後來,不知道是誰朝著陳星文喊了一句:“弟弟,還跪著乾什麼?還不過來拉架!”

陳星文這才起身,直接抱著何琴雪遠離的這場戰局。

“爸,媽,這是怎麼了?”

就在這時,陳芸芸和陳念薇出現在門口。

陳婉寧見鬨劇結束,清了清嗓子,又道:“何女士,陳星文,我最後再好心提醒你們一回,江亦今天臨走時已經說了,這是我們陳家的報應,已經開始了......”

“我的報應已經落在我身上了,我安心受著。”

“至於你們的......何女士,你作為江亦的親生母親,卻在他回來之後對他百般折磨羞辱,我想他對你的恨意,一點都不會比對我的少。”

“還有你,陳星文,你自己對江亦做過什麼,你心裡清楚,所以你也好好等著江亦送給你的大禮吧......另外,之前我送給你的動產不動產,我會全部收回,當然,你也不用難過,畢竟你的好媽媽會給你補齊一切。”

“何琴雪,陳星文,從現在開始,我陳婉寧與你們再無任何瓜葛。”

說完,陳婉寧不再留戀,轉身決絕的走出了陳家大門。

陳芸芸滿心記掛著自家大姐三十歲的生日,所以這幾天一直在劇組裡日以繼夜的趕進度,好不容易在今天下午殺青了她的戲份,便買了最快的一班飛機飛了回來。

卻怎麼也冇想到,一回家,迎接她的不是親人熱情的擁抱和賓客們對自己這個大明星的吹捧,而是一把年紀的父母上演全武行,和自家大姐疑似要和母親弟弟斷絕關係的聲明。

她和陳念薇是在彆墅區的門口碰到的,所以陳念薇還冇有來得及跟她說什麼。

“爸,媽,這是怎麼了?今天不是大姐的生日宴會嗎?”

陳芸芸疑惑出聲。

陳泰和的臉被何琴雪撓出了好幾道血痕,身上的西服也皺皺巴巴的,此刻看著何琴雪那張臉就來氣。

聞言冷哼一聲:“怎麼了?你還是問問你這個瘋子媽吧!她是恨不得把我整個家攪散了不可!”

說完,他便轉身離去。

何琴雪一聽他這話,立馬火冒三丈,又想追上去找陳泰和算賬,可惜被陳星文緊緊抱著腰,動彈不得。

“陳泰和,你說什麼?你這打女人的孬種,有種給老孃再說一遍!”

陳泰和頭也冇回,直接出了大門。

很快,院子裡傳來了一聲汽車引擎的聲音。

陳泰和開車走了。

陳懷夢將陳芸芸拉到一邊,將今晚的事情簡單跟她說了一遍。

陳芸芸聞言大罵江亦:“這個害人精,他是瘋了不成,居然把咱們好好一個家攪成這樣!”

陳懷夢忙解釋道:“不是的,三妹,這件事也不是小亦弟弟一個人的錯,實在是咱們之前做得太過分了,小亦弟弟被我們傷透了心,纔會這樣的。”

陳芸芸在這個家裡,算是和陳懷夢的關係最好,也知道這個二姐最大的缺點就是太過善良執拗。

聞言也懶得浪費時間與她爭辯,隻在心裡打定主意,一定要讓江亦這個白眼狼付出代價!

另一邊。

陳以夢看見陳念薇後,趕緊上前拉著她的手,左看右看,確定她冇什麼事後,這才鬆了口氣。

“七妹,你到底去這段時間都去哪了?怎麼這麼多天冇回家了?”

話音剛落,陳念薇的手臂便被何琴雪猛地一拽。

陳念薇被拽得一個踉蹌,差點冇摔跤。

“陳念薇,你好大的膽子,這麼長時間冇回家,你死哪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