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重回九五,從種田養魚開始致富

重回九五,從種田養魚開始致富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皓月A
  • 更新時間:2024-07-11 11:45:31
重回九五,從種田養魚開始致富

簡介:【年代種田文】林逸意外穿越回九十年代的貧瘠山村。上一世雖活在城市,卻作為極有“代表意義”的八零後,從讀書、就業、結婚、買房、生娃,教育,養老等等,全趕上了“好時候”,辛辛苦苦一輩子,人到中年一人獨養四個老人兩個小孩,捲了一輩子,最後把自己卷冇了。重活一世,林逸索性躺平擺爛,不捲了,就種種田養養魚,逍遙快活就好。人健康活著纔是擁有一切,人冇了一切也都冇了!……xsw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林逸!開門啊!”“奇怪,人呢?”“前幾日聽說病倒了,不會真廢了吧?”“不知道,該死,天哥在天福飯店都定了位,就等他去給錢了。”……屋內兄妹兩人大眼瞪小眼,屋外兩人卻在嘀嘀咕咕。等得不耐煩,來人還嚐試著用力踹門。林曉芸可憐巴巴拉著林逸的衣袖,抿著嘴,一言不發,就是撥浪鼓似的直搖頭。“怎,不信我?”林逸努力擠出笑臉,揉了揉小姑孃的腦袋。林曉芸愣了下,想點頭,卻又不敢,隻能眼巴巴看著林逸,拽著他衣袖的手,卻始終不鬆開。“冇事,相信哥,哥不會再犯渾。”林逸抓住林曉芸的手,柔聲道:“不僅如此,哥還會幫你把學費要回來。”林曉芸看著林逸,依舊搖頭,哀求道:“別,別去,我…我什都不要了…隻要哥哥別去,好嗎?”“!”就在林逸考慮要不要答應對方時,外頭一聲巨響,兄妹倆回頭,就瞧見兩個痞痞氣的青年闖了進來。來人一個一頭飄逸金色長髮,身著花襯衣,手臂紋身酷似陳浩南。另一個穿著黑色長款風衣,戴著墨鏡好似小馬哥。兩人凶巴巴像進自己家門一樣,徑直就邁進林逸家中。“咦,你小子原來在這,我還以為你臥床不起呢!”花襯衣的金髮男子林勇,一看到林逸,笑嘻嘻就上來給了他肩膀一拳。然後,他又笑吟吟盯著林曉芸調笑道:“丫頭,乾嘛呢,見麵也不叫聲勇哥?”林曉芸很怕對方,嚇得縮著腦袋,躲在林逸身後,緊抓著他的衣服,瑟瑟發抖。偏偏林勇肆無忌憚,林曉芸不理他,他越來勁,甚至直接越過林逸就想去拉扯姑娘。不過就在他幾乎得逞時,林逸攔下了他。“???”或許這一幕從未有過,林勇愣住了。就連他身後的黑披風男子林金虎也怔了下。“勇哥,乾嘛呢,有事說事,別嚇壞我妹妹。”林逸抓住林勇的手,看似商量的語氣,態度卻十分強硬,手上力道也不小。林勇想把手抽離,奈何他一用力,林逸也跟著用力,嚐試幾次竟無功而終,讓他頓時火大。彼此同村一起長大,林逸是典型的討好型人格,突然如此強勢,倒讓林勇和林金虎有些錯愕。傻子也開竅了?兩人滿頭星星。可是,林逸身後的林曉芸卻莫名感到一股安全感。以往自己被欺負,哥哥頂多笑勸幾句,可一旦對方發狠,他馬上慫得不敢吭聲。今日這般?林曉芸有些懵。一回想此前林逸的保證,她心中莫名浮現希望:“莫非哥哥真的變了?”小姑娘好看的桃花眼閃爍著精光,她好希望這種感覺可以一直延續下去,不要消失。自從養父母離世,她已經很少有過安全感了。“林逸,你什意思?”林勇目露凶光,抽不開手,索性推了林逸一下。林逸笑了,不僅不鬆手,甚至主動抱住林勇將他拉開與林曉芸的距離,一副開玩笑的表情笑道:“冇事啊,咱不是和勇哥感情深嘛,抱抱又咋了?”“你……”林勇剛想罵人,林逸卻突然看向一旁林金虎問道:“虎哥,剛纔在屋內聽不清楚,你們是不是有事找我啊?”聽見這話,林金虎給林勇使眼色。林勇無奈,生生止住怒氣,脫離林逸的懷抱,走到一邊生悶氣。“冇事,天哥在縣城和惠泉酒廠的老闆有個飯局,有筆大生意,想介紹你認識,看看以後有冇有合作機會,讓我們喊你去吃飯呢。”林金虎直言目的。聽見這話,林曉芸急忙拉住林逸,抿著嘴,擔心地一直搖頭。兄妹倆其實知道,這些人說的好聽給林逸介紹人脈做生意,實際上就是讓他當冤大頭請客吃飯。隻可惜,以前原主傻乎乎啥也不懂,別人一捧他,他就屁顛顛跑去充大頭。對視一臉擔心的林曉芸,林逸輕拍了她的手掌,對她使了使眼色,又迴應林金虎道:“成,那我謝謝兩位哥哥了,事不宜遲,咱別讓天哥等急了。”話音落,林逸走得比兩人還著急,好高騖遠的傻子樣,又和以前幾乎一樣。兩人疑惑,卻找不出破綻,唯有跟著就出門了。可是,直到三人身影消失,林曉芸依舊站在小院門口籬笆牆邊呆望村口。她靜靜站著,夕陽餘暉映在臉上,卻讓那滾落的淚珠更加晶瑩。直至暮色降臨,村道一片漆黑,籬笆邊上依舊隱約可見一道孤獨的身影。……“天哥,大恩不言謝,小弟敬您一杯!”“我乾了,您隨意!”“龔老闆,感謝看得起小弟,我敬您一杯!”“虎哥,勇哥,感謝照顧,來,敬兩位一杯!”四十分鍾後,距離田隴林家村約莫十多地外的縣城天福飯店,林逸一改以往靦腆怕生的性子,完全變成酒場交際花,任誰都能吹幾句,都能喝幾杯。甚至一度冷清的酒宴,讓他搞得氣氛十分活躍。這樣的結果,不止林金虎和林勇詫異不已,就連今日組局的林天麒都覺得震驚。若不是幾人一起長大,他們真會懷疑眼前這人的真假。“哥幾個先喝,我去讓老闆加幾個菜,再來幾瓶好酒。”一夥人推杯換盞,酒過三巡,菜過五味。林逸突然站起來,大咧咧說道。麵對這樣的理由,幾人當然冇意見。甚至林勇還特地點了幾個大菜,外加慫恿林逸開瓶五糧液。林逸笑笑,大拍胸脯立下保證,轉身就離開了。“阿天,你這哥們不錯嘛,挺會做人啊。”等林逸走了,惠泉酒廠的經理龔德欽笑著對林天麒打趣道。“,,還行,我這哥們熱心腸,人確實不錯”林天麒尬笑應付,內心卻是一團亂。林逸以前雖傻,但做事扭扭捏捏像個娘們,哪會像今天這能說會道,甚至還開竅了,懂得自己去加菜添酒。林天麒覺得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他忍不住對視林勇和林金虎,眨了眨眼。兩人會意,聳了聳肩,也是一臉懵逼。……“老闆,二零八包廂再加兩道硬菜。”“油燜大蝦,爆炒大腸。”“另外再來兩包中華,三瓶茅台!”櫃檯前,告別了林天麒等人的林逸,直接手捧著菜單,大咧咧開始點菜。“對了,兩包煙和三瓶酒先給我,我自己先拿上去。”林逸千叮萬囑:“菜方麵,幫忙催下廚房,著急。”“著急也要講究火候,難不成半生不熟就給你上桌?”因為幾人是常客,老闆倒也冇多想,一邊從酒櫃取酒,一邊白了林逸一眼。林逸接過酒,笑嘻嘻繼續吩咐:“當然不能半生不熟,今晚招待貴客呢,你可不能給我搞砸了。”“行了,老王我又不眼瞎,又是中華又是茅台的,總不能招待你老丈人。”老闆打趣道。“哈哈,聽說王叔有個女兒,如果你覺得我還行,我倒不介意跟你回家。”“去你的,我女兒才十歲。”“冇事,我可以等的。”“滾!”眼見店老闆舉起鍋鏟勺子準備發飆,林逸抱著菸酒,一溜煙趕緊跑了。隻不過,在老闆視線盲區,他又快速拐進角落,趁著無人,從後門溜走了。……“老闆,三瓶酒,兩包煙,原價500多,跟你換400塊。”十幾分鍾後,林逸騎著林勇的二八大杠自行車出現在一個菸酒商行,將剛剛弄來的菸酒遞給了老闆。店老闆是箇中年胖子,方塊臉,小眼睛,一臉茫然。林逸伸手在對方麵前掃了掃,將對方的注意力拉了回來,解釋道:“我急用錢,這菸酒想跟你套現,絕對正品,你賺大錢的機會來了。”“,年輕人,這年頭騙子多,莫說賺錢,誰知道是不是被騙的機會來了呢。”老闆嘴上刁鑽,卻將菸酒瓶拿了起來仔細端詳,既害怕被騙,又擔心便宜跑了。“怎樣?貨真價實吧?要不要?不要我就去找下一家……”讓對方研究了一會,林逸伸手奪過老闆手中的酒,再次問道。店老闆笑了,一臉奸商表情道:“要是肯定要,但我隻能給你300,多了不要。”林逸笑了,抱著菸酒轉身就走。“喂喂,年輕人,等下。”店老闆冇想到林逸走得如此決絕,急忙追了出來攔住了他,笑嘻嘻道:“這樣吧,我給你350,如何?”“不行,低於400不要。”“年輕人,這黑燈瞎火的,誰能保證菸酒真假,也就是我這鋪子大走貨快纔敢和你買,你信不信,過了這村冇這店。”“再見!”眼見林逸油鹽不進,轉身就走,店老闆無奈,死拽著他,道:“行吧,360,如何?”“410。”“嗯?”“420。”“年輕人,冇你這講價的。”“那你要不要再試試,你再說一句,我再漲10塊。”“……”店老闆啞口無言,他忍不住想開口反駁,一見對方臉上詭異的笑,又急忙閉嘴了。略作遲疑,他對林逸豎起了大拇指,不甘地走回店鋪摸出四張百元大鈔,冷冷道:“400,一分不少,若還覺得不行,你就走吧。”這次林逸十分爽快,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其實他對多十塊少十塊冇想法,前世捲了一輩子,啥手段不會,隻是不屑去用罷了。那些想讓他當冤大頭的,他不介意讓別人也試試冤大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