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長公主暴戾絕色,綠茶質子恃寵而驕

長公主暴戾絕色,綠茶質子恃寵而驕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謝斂晏姝
  • 更新時間:2024-07-16 12:10:14
長公主暴戾絕色,綠茶質子恃寵而驕

簡介:上輩子晏姝陷於情愛,一手好牌打的稀爛!不僅國滅了,還被滿肚子陰謀詭計的渣男下毒害死!重活一世,她大手一揮!杖打渣男、抄家滅門、搞垮貴妃......遇神殺神遇佛殺佛!天下首富是她徒弟,最強暗衛是她師兄,凶神惡煞的鐵騎將軍是她師弟,被九州國君奉為座上賓的老者是她師父!而這些人,全部被她拐來當工具人,上輩子沉屙腐朽早該滅亡的景國,一躍成為九州最強國!她坐擁天下,左擁右抱......哦不,西襄國的冷硬帝王把她擄上了床!眼尾泛紅,態度強硬:“我把西襄國作為聘禮,姝兒娶我不虧。”晏姝冷漠拒絕:“我不!”凶狠冷厲的狼崽瞬間變成委屈巴巴的綿羊。晏殊慵懶的勾唇一笑,“乖,你得做朕的皇夫。”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赤霄邑身後的將士笑聲也戛然而止。

還未正式交戰,他們的太子就成了敵軍的俘虜,這讓他們投鼠忌器,一腔憋屈無處發泄。

若被擄的隻是皇子而不是儲君,他們都不會如此被動。

雖然太子親自與大軍暫時脫離是幾位將軍都答應了的,但這幾日因太子被俘而一直受限,幾個將軍都忍不住埋怨起太子,若非有赤霄邑壓著,恐怕會鬨起來。

此刻聽到敵軍故意提起此事,幾位性格衝動的將軍當下氣紅了臉,一人更是直接搶過一旁士兵手裡的弓箭,對著山頂射出幾箭,怒罵道:

“畏頭畏尾的龜孫子,有本事就出來和你孫大爺打一架,你這孬種,老子看不起你!”

“你們景國的將軍都是縮頭烏龜嗎?出來!跟老子打一架!”

此人顯然比赤霄邑更會罵人,一句接著一句罵個不停,罵的又狠又凶。

山頭上,司空默周圍的將士一臉的憤怒,握緊手中的刀劍一副想往下衝的架勢。

隻有司空默,依舊笑眯眯的拿著窺筩觀察山下的情況,他看見赤霄邑身後那罵的臉紅脖子粗的將軍,輕輕嗤了一聲。

不疾不徐將手裡的窺筩遞給一旁的副將,司空默席地坐下,安撫其他人,“他們這是故意激咱們,咱們要是衝動應戰,豈不是就中了他們的計了?”

幾個副將對視一眼,有些猶豫。

司空默又道:“咱們隊裡誰比較會罵人,跟他對罵去。”

人群中有一個小兵興奮的舉起頭,“司空將軍,我上行不行!”

司空默朝他看了一眼,豪爽的一揮手,“你上!要是能氣暈那傢夥,本將軍給你算一個份軍功!”

小兵聞言興奮的直接跳了起來,幾步跑到山頭,選了個位置趴下,就朝著山下喊:

“哎呦喂,我聽著這麼吵還以為是野狗亂吠,冇想到是幾位將軍啊,失敬失敬啊!”

“幾位將軍這人話還得多練練,聽著不像是人,像狗。”

“......聽說你們大秦人都是隻長個不長腦,果然是百聞不如一見啊!”

山頭的副將和眾將軍們:“......”

這罵的也太狠了吧?

司空默一臉欣慰的看著那小兵,不錯不錯,冇想到他的手底下還有這種人才,這就是專門負責陣前對罵的最佳人選啊!

山下的喝罵聲更大了,顯然是敵軍被刺激的不輕。

司空默身旁的副將疑惑的問:“將軍,為什麼要故意激怒他們?”

司空默抬頭看了眼晴朗無雲的天,悠悠道:“讓他們活絡活絡血氣。”

副將臉上眼裡都寫滿了不解。

司空默悠閒的枕著手臂躺在地上,還順手扯了根青草,高深莫測的說:“這人啊,在怒火上頭的時候是最容易露出破綻的。”

副將覺得他好像有點明白了。

那小兵也不知曾經的十幾年過的有多精彩,他一個人罵暈了兩個小將。

司空默當真高興的給他記了兩份功。

小兵舔舔乾燥的嘴巴,罵了大半個時辰依舊精神抖擻,若不是後來罵了半刻鐘山下都冇人接茬,小兵覺得他可以罵到晚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