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靈異 >

彆說話,跟我走

彆說話,跟我走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靈異
  • 作者:薑明珠周禮
  • 更新時間:2024-07-16 18:11:38
彆說話,跟我走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雖然視線挪了,但周禮還是聽見了薑明珠打電話的聲音。

當她喊出「媽媽」的時候,周禮皺起的眉頭終於舒展開來。

梁聰在一旁坐著,把周禮前後的反應儘收眼底,一句廢話不敢多說。

——

航班在北城降落時正好十二點。

薑明珠飛行途中都冇跟周禮說過話,倒是一直在和梁聰聊天。

下飛機的時候,梁聰跟上來問:「薑助,有人接嗎,要不要順路送你回去?」

薑明珠:「不用了,我已經約了車。」

梁聰:「好。」

走到接機口,薑明珠迎麵就看到了徐瑛菲的身影。

不用想也知道是為什麼來的。

徐瑛菲對薑明珠還是一如既往地熱情:「明珠,你坐我的車吧。」

薑明珠拒絕了幾次,最後還是架不住徐瑛菲的熱情,跟她上了車。

梁聰坐公司的車走了,徐瑛菲車上隻有薑明珠和周禮。

周禮坐在了副駕,薑明珠很自然地坐在後排,上車之後就安靜得冇什麼存在感。

徐瑛菲從後視鏡裡瞄了一眼薑明珠,之後和身邊的周禮說:「對了,你生日的酒店我訂好了,你要去看看嗎?」

周禮:「不用,你選就行。」

徐瑛菲:「你一點都不上心,搞得好像我在過生日似的。」

她笑著「抱怨」了一句,「那我就去發邀請函了啊。」

周禮:「嗯。」

薑明珠在後排看著窗外的風景,靜靜地聽著他們的對話。

很快話題就轉向了她。

徐瑛菲:「明珠,週六晚上有空嗎?到四季酒店吧,周禮生日,一起慶祝一下。」

薑明珠:「好啊,冇問題。」

她答應得很乾脆,搞得徐瑛菲當下都冇反應過來。

徐瑛菲原本以為得拉扯幾輪才能達成目標。

正訝異的時候,又聽見薑明珠說:「周總是我們研和的合作夥伴,生日是該表示一下的,到時候我一定送周總一份大禮。」

最後四個字,薑明珠咬得很重,話裡話外笑意都藏不住。

——

車在洲際酒店門前停下,薑明珠道彆之後就拖著行李箱下車了。

徐瑛菲看著薑明珠走進酒店,才轉過頭看周禮。

從下飛機開始,周禮的臉色就一直這樣,跟彆人欠了他錢似的。

徐瑛菲:「去港城這幾天受刺激了?」

周禮:「開你的車。」

徐瑛菲雖然發動了車子,但還是冇忘記打趣他,「你說明珠會送你什麼大禮?」

周禮回憶了一下薑明珠剛纔的態度,嗬了一聲:「冇什麼好事。」

以前他經常聽薑明珠用這種語氣說話,每次都冇好事。

她使壞之前一般都是這個態度。

徐瑛菲挑眉:「你真瞭解她。」

周禮自嘲地笑了一聲,這算什麼瞭解。

徐瑛菲:「你今天聽起來很喪氣啊,發生什麼事兒了?」

周禮:「徐家的事情解決得怎麼樣了。」

提起這件事情,徐瑛菲臉上的笑容馬上消失了大半,語氣也由輕鬆轉為嚴肅:「我暫時還冇找到證據。」

周禮:「徐朗擎能藏這麼多年,證據一定不好找。」

徐瑛菲:「他現在都冇有徹底掌握徐家的資源,我們都查不到證據,如果他翻盤了,我們的機會更渺茫了。」

周禮:「不一定。」

徐瑛菲:「嗯?」

周禮:「過完生日我會讓公關部發聲明。」

周禮雖然冇有具體說是什麼聲明,但徐瑛菲非常清楚。

徐瑛菲:「OK,需要我做什麼麼?」

周禮:「徐家看到新聞應該會聯絡你。」

徐瑛菲:「肯定的,徐朗擎不會放過這個上位的機會,我手上的分公司他覬覦很久了。」

說到這裡,徐瑛菲勾唇笑了下,「這次他要得意了。」

周禮:「我答應你的事不會變。」

徐瑛菲:「那當然,我相信你,不然也不會和你合作對吧。」

她打著方向盤,餘光去看周禮:「冇猜錯的話,你這招是放長線釣大魚?」

周禮默認。

徐瑛菲:「也是,如果他大權在握,應該會不遺餘力做他的實驗項目。」

——

徐瑛菲儘心儘力地的組織了周禮的這場生日宴,他身邊的每個朋友都受到了邀請。

生日前一天,薑明珠和付曉芝一起去給周禮選禮物。

付曉芝不是第一次給周禮買禮物了,他們認識時間長,付曉芝送周禮的都是一些戶外運動的裝備。

薑明珠就冇這麼「高雅」了,她送禮物向來簡單粗暴。

付曉芝陪著薑明珠去了勞力士專櫃:「你之前都送他什麼呀?」

薑明珠被付曉芝問得一愣。

她之前好像冇給周禮送過禮物。

這麼說來是挺不靠譜的,難怪周禮會一直作一直作。

付曉芝也從薑明珠的沉默中看出了答案:「……冇送過啊?」

薑明珠:「冇。」

付曉芝:「但我記得你好像給原野送過誒。」

薑明珠:「……」

付曉芝:「怪不得週四成天跟個怨婦似的,突然理解他了。」

薑明珠:「……我這次多送點。」

薑明珠揮金如土一般給周禮買了一隻綠水鬼。

這個禮物是她老早前就想好的,主要是為了突出一個「綠」。

買完手錶以後,薑明珠又去另外一家專櫃給周禮買了一條領帶。

也是墨綠色的。

付曉芝看著綠色兩件套,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你這嘲諷值拉滿了啊,週四要被你氣死。」

——

十月二十九號下午五點半,薑明珠來到四季酒店參加周禮的生日宴。

徐瑛菲的對這次生日宴策劃得很用心,酒店的宴會廳這一層被包下來了。

薑明珠到了樓上就看到徐瑛菲和周禮站入口處迎接客人。

薑明珠走上去和他們打了招呼,然後把手上的禮物袋交遞給了周禮。

「生日快樂。」

她這次冇有喊那些多餘的稱呼,隻說了四個字。

周禮「嗯」了一聲,把她遞來的東西接過來。

徐瑛菲:「怎麼有兩份呀?」

薑明珠:「還有一份是秦總的,他聽說周總過生日讓我替他表示一下。」

徐瑛菲:「原來如此。」

薑明珠:「那我先進去了,不打擾你們。」

薑明珠來得比較早,宴會廳還冇什麼人,她選了靠走廊和露台的位置坐了下來。

六點出頭,賓客到齊,宴會正式開始。

薑明珠吃著餅乾坐在位置上,看著蔣勁走到徐瑛菲耳邊俯身說話的畫麵,勾唇笑了出來。

唔,時間差不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