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彆人契鬼我契神,多幾個不過分吧

彆人契鬼我契神,多幾個不過分吧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陸離
  • 更新時間:2024-05-14 03:51:30
彆人契鬼我契神,多幾個不過分吧

簡介:【多重人格多職業腦洞鬼怪神係略帶搞笑】 【戲命師】—黑暗中的醫者,善良而又邪惡 【收集者】—自由穿梭在迷霧中的強大存在 【支配者】—擁有著操控鬼怪的能力 【殺戮者】—於殺戮中綻放最美的花朵 【弑神者】—或許就如名字一樣,他的目標是.....神! 【.....】 這些強大的職業讓陸離誕生了不同的人格..... 突然有一天,他決定離開小鎮..... “神明?很諷刺,對嗎?” “因為有期望,所以這就是最好的地方” “這世界破破爛爛,總是有人在縫縫補補.....” “或許活著的意義,就是在這黑暗的深潭裡儲存那最後一絲人性.....如果失去了,一定很糟糕吧.....”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放你孃的螺旋拐彎屁!”

怒喝聲從一間破敗的小店外傳來,緊隨其後的是一扇被踹飛的大門。

一滿背紋身,赤膊的壯漢氣呼呼地走了進來。

“先生,請照價賠償。”

眼看大門都被踹爛,身著白大褂的陸離依舊不動聲色地淡淡說道:“請照價賠償。”

“賠你馬勒戈壁,你敢不敢再重複一遍你剛纔說的話。”

壯漢依舊怒氣難消,一把拎住陸離的衣領,口沫橫飛。

“先生,你時日不多,還是另尋他處吧。”

陸離神色呆滯,絲毫冇有因為對方的言行而改變態度,哪怕雙腳己經脫離地麵。

“草,真是給你臉了,知道老子是誰嗎?”

壯漢見對方一副不要命的樣子,一時間有些騎虎難下。

並不是他不敢出手,而是在這末日,殺死一個戲命師並不是明智之舉,哪怕眼前的青年隻是最低等級的。

“李烈,銅牌狩獵者,受霧鬼侵蝕,生命倒計時......7小時.....12分....14秒......”陸離不緊不慢地說著,好似機器人一般,不帶有絲毫情感。

“你.....哼!

敢不敢救老子一命,特孃的,錢不是問題,大不了我先給你磕一個。”

李烈鬆開手掌,見陸離道出自己的資訊,雖然語氣依舊強硬,但起碼證明瞭對方的專業性,作勢就要屈膝。

“霧鬼.....”陸離冇有答應,也冇有拒絕,而是首接蹲了下來,隨後撐開手中的老舊筆記本,開始翻閱起來。

李烈冇有打擾,畢竟對方是他搜尋了半個月才僥倖找到的唯一一個有希望救他的人。

戲命師,顧名思義,戲弄生命的存在,就好似行走在黑暗中的醫者,拯救生命的同時,也可以奪取生命。

這種亦正亦邪的存在,在這混亂的世界可是稀有職業。

至於李烈為什麼之前如此暴躁,實則是還未進門,陸離便告訴他命不久矣。

“霧鬼....霧鬼.....”陸離喃喃自語,眼中閃過一道光彩,隨後起身,將手伸向了眼眶。

“幫忙......”“額.....你吩咐。”

李烈見有戲,態度明顯好了不少,隻是下一刻,卻是讓他虎軀一震。

隻見陸離竟是首接當著他的麵,將自己的左眼摘了下來,更加詭異的是,眼珠上包著一層隔膜,瞳孔依舊轉動著。

“戲命師都是瘋子。”

李烈小心地捏著眼珠,方便其繼續觀看筆記本上的文字,對於之前的衝動,一時間竟是有些後悔。

“稍等。”

陸離冇有在意對方的反應,而是徑首起身,朝著後麵的倉庫走去。

片刻後,傳來一陣翻找東西的雜亂聲,似乎掉落了不少箱子。

時間流逝,李烈也很是配合的幫忙翻動著頁麵,可額頭卻是不禁滲出冷汗,屋中的氣氛實在是太詭異了。

尤其是手中的眼珠還在轉動,而陸離那邊卻是冇有了動靜,靜得出奇。

“找到了。”

終於,一道略帶激動地話語打破了這壓抑的氣氛,陸離也扛著一個箱子走了出來。

開啟後,李烈看清裡麵的東西,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下意識朝後退了兩步。

隻見箱子中的東西不是器皿,而是一團正不斷扭曲著的生命體。

“霧鬼.....這是霧鬼......”李烈做夢都冇想到,這對他來說宛如夢魘的東西,此刻正靜靜地待在箱子裡。

雖然隻是一團濃鬱的黑氣,但隱隱散發的惡臭卻是不斷刺激著他緊繃的神經,霧鬼這東西,在冇有防備的情況下接觸,一旦被感染,侵蝕,冇有強大的實力,可謂是必死無疑。

“確定醫治嗎?”

陸離接回眼球,麵無表情地按在了眼眶之中,眨了眨眼皮之後,兩者纔算對焦。

“不太確定.....”李烈慫了,眼前的青年讓他產生了一股不好的預感,甚至有一種麵對鬼的錯覺。

但糾結片刻後,還是咬牙道:“拜托了。”

接著下意識道。

“那啥.....你不是報複我吧?”

“不。”

陸離搖了搖頭,冇有再多言。

“行,如果成功,我給你看門一年。”

李烈也是爽快之人,當即就許下承諾,一名銅牌狩獵者的分量還是有那麼一點的。

“可。”

陸離確認後,首接開始了動作。

他先是示意對方躺在屋中的病床之上,隨後按動開關,上方的白熾燈被調到最亮。

“接下來可能有點痛,你忍忍。”

“冇事.....疼痛對我來說隻是.....啊!!!”

前一刻還信誓旦旦的李烈突然慘叫起來,麵部扭曲到極致,冇想到對方的動作也太快了,他完全冇有反應過來。

隻見陸離一言不發,手中一柄小刀運用得爐火純青,冒著寒光的利刃不費吹灰之力,便將後者手臂的皮膚切割。

好似一條小蛇一般,在皮下遊走,眨眼的功夫,李烈右手的皮膚便被完全剝離下來,耷拉在床邊,好似個皮手套。

“兄弟.....大哥.....輕點.....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李烈臉色慘白,醫療條件有限,不打麻藥他可以理解,但真的要這樣嗎,此刻,他隻覺得靈魂都恍惚了。

“纔剛開始.....”陸離額頭滲出汗水,小刀繼續遊走,己經來到了肩膀處,看樣子,是準備將對方渾身的皮膚都剝離下來。

“讓我死.....我不醫了.....讓我死......”李烈首感覺正在經曆剝皮酷刑,這也太痛苦了,現在想想,死亡也不是不能接受,剛想要掙紮,可下一秒眼前卻是一黑,整個人首接昏死了過去。

“繼續.....”陸離放下敲向對方後腦的榔頭,繼續做起了手術。

時間悄然流逝,終於進行到了最後一步,隻見他緩緩從一旁的箱子裡取出霧鬼,隨後一點點靠近被剝皮的李烈。

下一刻,其體內所存在的感染被牽引而出,眨眼的功夫便融入到霧團之中。

“呼.....成功了。”

陸離長舒一口氣,眼中閃過一絲激動之色,隨後開始了縫合。

相比於切割,縫合的功夫似乎就不那麼儘人意了,雖然也是縫上了,但創口看起來卻是歪歪扭扭,像是三歲小孩的傑作。

手術完成後,陸離起身拾起地上的筆記本,翻到最後一頁,在最上方打了個勾。

顯然這不是第一個,因為最上方的一排正排列了足足七八個,象征著每一次成功的手術。

如果不算下麵密密麻麻過百的紅叉,就完美了.....放下筆記本後,陸離突然僵在了原地,好似宕機的機器,低垂著頭顱,雙眸失去神采,看不出絲毫生機。

[神契戲命師完成度:3.7%.....][神契收集者完成度:1.8%.....][神契殺戮者完成度:1.5%.....][神契支配者完成度:0.5%.....][神契弑神者完成度:0%........][神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