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逼我離開,我成了道門天師,你哭什麼

逼我離開,我成了道門天師,你哭什麼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佛係小和尚
  • 更新時間:2024-07-11 17:46:46
逼我離開,我成了道門天師,你哭什麼

簡介:sortname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經歷了今天的事情之後,吳樂蓮對於張逸臣的親生家庭真不怎麼放心。

又或者說,如果真的喜歡這個孩子,那當初為什麼又要把他扔了?

她經歷過很多,也見過人性的惡,見過人心的黑暗,可她依舊在告訴每一個孤兒院的孩子們,要用善的目光看待世界。

可現在,她不得不懷疑張逸臣的親生家庭。

「這可是你說的,老婆子我明天可就真的要和小碗兒去看看。」

吳樂蓮很認真的說道,蒼老的臉上佈滿了擔憂。

「好,您說了算。」

張逸臣無奈的笑了起來。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有誰無條件對他好,且冇有血緣關係的話,非吳樂蓮莫屬,其後便是小碗兒。

「那您早點休息,明天我過來接您。」

張逸臣和周昆離開之後,吳樂蓮看著唐婉兒。

「院長媽媽,您這麼看著我乾嘛呀。」

「我不是故意要瞞著您的,張逸臣特別叮囑我一定不能告訴您,他說您身體本來就不好,要是氣著了....」

唐婉兒縮著脖子,鼓著小嘴,嘟囔著說道。

吳樂蓮冇好氣的說道:「那你們以為還能瞞我一輩子啊?手機給我!」

唐婉兒不解,但還是乖乖的把手機遞給了院長媽媽。

「明天我們一早就去,這個期間,你不準碰手機,今天晚上你和我睡,不準給小臣通風報信!」

「他家裡不是開了一個早餐鋪嗎,我們天亮就出發,我倒想看看,這次小臣是不是又在騙我,哼!免得我們到時候過去,他提前說好了,裝出一副很幸福的樣子!」

吳樂蓮冷哼了一聲,顯然已經對張逸臣的話不相信了。

唐婉兒能怎麼辦呢,她也很無奈呀,隻能嘆了一口氣道:「這次他真冇騙您,我們中午過來拿包子的時候,他爸爸媽媽對他是真的好,而且...他們家的包子鋪就叫尋子包子鋪,當初可能另有隱情吧。」

與此同時,蕭家。

蕭文珊最終還是冇去公司,蕭清寒就把紀念冊拿回來了,回家之後就叫蕭文珊來了書房。

「大姐,叫我乾嘛呀?」

蕭文珊坐在蕭清寒的對麵,好奇的問道。

「找到你的名字,自己看。」

蕭文珊疑惑的拿起厚厚一本的紀念冊,從旁邊的書簽頁找到自己的名字看了起來。

「我的二姐!」

「我的二姐是個老師,真好呀,記得小時候在孤兒院的時候,最崇拜的就是老師了,因為老師懂得好多好多,我以後也要成為二姐一樣的人,教書育人,做一個知識和文化的傳播者。」

「二姐好偉大呀,站在講台上,將課本上的知識全部講了出來,還能回答同學們的一個個問題,好厲害呀。」

「我給小碗說我二姐是個老師,她的眼睛都是亮亮的,她說,我以後也要成為我二姐那樣的人,受人尊敬。」

那是一張蕭文珊站在講台上,從裡麵都能看到很多同學,而她在台上意氣風發,臉上帶著笑容。

她記得這個畫麵,這是剛剛拿到高級中學教師資格證的第一堂課!

蕭文珊抬頭,看著蕭清寒,滿是不解,心中也有些觸動,眼眶泛酸。

𝐬𝐭𝐨𝟓𝟓.𝐜𝐨𝐦

「大姐,這...」

蕭清寒微微搖頭:「文珊,我們都是罪人,我們是劊子手,親手將張逸臣推向了深淵。」

「你看吧,我去他房間看看。」

蕭清寒受不了這種氛圍,剛起身,太陽穴處,就好像被針紮一般的疼,整個人一些跌坐在了凳子上。

「大姐!」

蕭文珊下意識驚叫一聲。

蕭清寒擺了擺手,揉著腦袋朝著樓下走下去。

該死,腦袋怎麼又開始頭疼了?

「二姐最近好像一直都在偷偷去醫院,今天趁著二姐去學校的事件,我偷偷進了二姐的房間,找到了二姐的病歷,病歷上說二姐胃疼?」

「胃疼呀...應該是長期不吃早飯的原因吧,我去網上搜搜,胃疼怎麼辦,可是我冇錢去上網呀。」

「二姐,對不起,我翻你包包了,拿了一百塊錢去上網,你放心,我一定會還給你的,我隻是去搜一搜胃疼怎麼辦。」

「今天去網吧了,可是剛好遇到二姐出來抓偷偷上網的同學了,我一個慌亂,不知道打開了什麼東西,嗯嗯啊啊的聲音就在耳機裡麵響起來了,被二姐抓到了,二姐打我了...」

蕭文珊眼神一顫,原來...原來那件事情是這樣的。

她捂著嘴,眼眶頓時就紅了。

她記得這件事情,因為這件事情實在是太丟人了,所以記得非常清楚。

剛剛去高中教書,自己又是蕭家人,所以校長就直接讓自己帶了畢業班級,正好那段時間正值高考前夕,所以管理很嚴格。

就算再嚴格,總有那麼幾個調皮的學生半夜偷跑出來上網。

得到保衛處通知之後,她就去網吧抓人了,剛一進網吧,不知道是誰吼了一聲蕭老師來了。

緊接著,整個網吧鴉雀無聲,隻有一個少兒不宜的聲音響起,雖然不大,可在寂靜的網吧中反而非常清楚。

她看過去,竟然是張逸臣!

冇辦法,想找黑網吧,最好就是在學校附近。

她當時就怒了,上前就打了張逸臣一巴掌,他的電腦上都還放著少兒不宜的畫麵!

「我記得...他當時解釋了的,可我冇相信....」

原來...一切都是為了自己。

原來...她說的都是真的!

「冇關係,雖然被二姐打了,但是我找到了好多資料的,網上專家說,胃疼的話,最好還是食療,主要就是早上得吃飯,喝養胃的粥。」

「今天早上廚師都還冇起來,我就跑到廚房給二姐煮粥啦,可是...可是為什麼本來是粥,為什麼就煮成了米飯呀?我這麼笨嗎?二姐,你說對了,我真的好笨呀。

可是冇關係的,我會努力的,我會煮出好吃的粥的!」

「嗚嗚嗚,切菜的時候不相信切到手了,端鍋的時候還被燙著了,紅了一大塊,鍋還被我打碎了,為什麼我這麼笨呀,就連一碗粥都煮不好,我真是笨死了!

張逸臣,二姐這兩天越來越胃疼了,你就不能想想辦法嗎?你真是個廢物!

對了,我想起來了,網上還說按摩可以緩解疼痛的...可是...可是我冇錢去上網了,怎麼辦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