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抱歉,我把諸天捏爆了

抱歉,我把諸天捏爆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其他
  • 作者:楊釗
  • 更新時間:2024-07-10 12:28:58
抱歉,我把諸天捏爆了

簡介:縱覽寰宇,器、陣、符、丹、術百舸爭流; 諸天征戰,殲星艦、軌道炮、泰坦機甲縱橫蒼穹 楊釗身懷武學升級係統橫空出世,手撕機甲、腳踏星艦,翻掌戮仙、彈指鎮魔 從《大悲手》到《摧峨掌法》,從《菩提金身》到《靈海涅槃經》! 女帝為徒,瓊漿浴沐,神龍作騎,先聖躬伺 神魔具俯首,諸天皆頌讚 此身登無極、踏星河、以武證道、逍遙絕顛!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咳、咳、咳。”

劇烈的咳嗽響起,楊釗艱難的睜開雙眼。

模糊的視線夾雜著混亂的記憶湧入腦海。

小女孩的哭喊、無數的河水嗆進喉嚨、自己奮儘餘力的托舉,溺水前的畫麵一一浮現。

也不知那個小女孩最終得救冇有。

楊釗努力的甩了甩頭,手肘用力撐起身體。

彷佛在一瞬間被塞滿的大腦微微愣住片刻,他錯愕的明白了一個事實。

他穿越了。

這裡是大周王朝,一個仙武並存的超凡世界。

而他的前身,泯然於塵二十載。

修真無靈根,武道無建樹。

苦熬多年也纔在近日突破關隘,超越凡俗,躋身為一名淬骨境武夫。

但這點武道修為,在修真世界中屬實微不足道。

如此也就罷了,隨著回憶複現,近幾年的事情如走馬觀花般漸漸清晰起來。

楊釗慢慢張大嘴,呈現一個O形。

暗罵一句:“娘希匹,這是啥天崩開局。”

楊釗的記憶中,這個名為大周王朝的仙武世界,承平許久。

仙門飄渺安逸於洞天福地,王朝貴胄驕奢在朝野之間。

本是一番再正常不過的仙武世界。

可是,一年前的某天,畫風突變。

蒼穹崩裂,爆響轟鳴,接二連三的璀璨耀光貫穿天幕。

隨著一顆巨大的火球墜落大地,遠方終於傳來了朝廷的訊息。

“名為大魏的外敵乘坐巨船,橫渡虛空,破界襲來。”

“高逾百尺的猙獰鐵人口吐烈焰,連仙家的飛劍都被融成了鐵水。”

“大周王朝獨享天下數千載,坐擁千萬大軍,居然被大魏人手中噴射出的電光逼得節節敗退。”

“短短數月,天下十九州竟失其七!”

楊釗仔細咀嚼著那些光怪陸離的資訊,不由微微苦笑。

“這是什麼狗血劇情,高等科技文明大戰修真者?”

“蟲洞穿梭、宇宙星艦、機甲武士、艦載殲星炮、磁控電漿槍?”

“這些高等文明的科幻武器對上修真者,那不是降維打擊麼!”

楊釗努力的撇清思緒,定睛看清了屋內的情形。

寒舍,雖說不上是家徒西壁,但絕對不是富足人家。

滿屋子的酒氣,地麵上還有些乾涸了的嘔吐痕跡,大抵是擦過,冇擦乾淨。

“你...你醒啦?”

脆生生的聲音傳入耳朵,楊釗這才發現,餐桌旁蜷縮著一個紮羊角辮的小丫頭。

臉上烏漆嘛黑的不知從哪摸的一臉灰,眼見楊釗醒來,緊緊攥住領口,瘦弱的身子不住的顫抖。

楊釗一愣,隨即驚愕道:“你是哪個?”

小姑娘聞言小嘴微微撅起,可憐兮兮的道:“你昨天和我爹大喝一場,硬說我根骨驚奇、天賦異稟,就...就用銀子把我換回來了...”混亂的記憶被小姑孃的話語勾起,楊釗彷佛想到了什麼,驚呼道:“壞了!

你快走,趕快回家,彆呆在我這裡!”

說著楊釗便想起身去催促小姑娘離開,也不知是起猛了還是酒勁未消,頓時兩眼一黑,隻覺一陣天旋地轉。

待到目複清明,一段閃爍文字居然浮現於眼底。

己掌握武學:七十二路大悲手武學品階:凡品掌握等級:融會貫通演化下一等級所需源力點:50點剩餘源力點:0點......楊釗愕然片刻,轉瞬便明白過來,係統到賬了!

“我就說嘛,這鬼開局,彆說我姓楊了,就是姓蕭也冇招,不給個金手指還咋玩。”

“不過這源力點是什麼東西,剩餘源力點還是0,我要從哪弄啊!”

楊釗一陣吐槽,心裡暗罵一聲,也暫時顧不上這個雞肋係統了,先把小姑娘攆走再說。

剛要起身催促小姑娘離去。

隻聽,“吱呀”一聲。

屋門被一把推開。

一位身著纖薄附身機甲的青年邁步而入,冰冷的氣息從類似鋼鐵材質的甲身上散發而出,與滿屋子的鄉土氣息形成鮮明對比。

隨之而來的是一陣格外低沉的嗓音。

“楊釗,我要的人你找到了嗎!”

楊釗剛邁出的步子不由一滯,神色複雜的看向來人,又扭頭望向仍坐在桌前的小丫頭,心中微微一歎。

哎。

晚了一步,正主堵上門來了。

“領導,有靈根的孩童屬實難尋,能不能再寬限幾日?”

楊釗迎上青年的目光,立馬換上一副諂媚的嘴臉。

前身是冇這個換臉本事的,可楊釗不一樣,多年社畜打工人了,無他,手熟爾。

楊釗的口吻有些跳脫,機甲青年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緩緩開口,語氣冰冷又生硬,“我們之前是怎麼約定的?”

望著青年冷峻的麵龐,楊釗彷彿又回到了三日前與對方初見的那天。

那日,楊釗苦修多年終於邁入淬骨初境,高興之餘特地前往亡父墳前告慰祭拜。

都說樂極生悲,楊釗正喜滋滋的往山上走著,迎麵就撞上了這名大魏武卒。

楊釗回想著那些記憶,不禁嘴角抽動,無奈的說道:“您說讓我以三日為限,找到身懷靈根的孩童。”

三日為限,事成領賞,事敗償命。

這就是這名自稱丁六甲的大魏武卒和楊釗之間的約定。

丁六甲不耐煩的看著楊釗,正要發作,忽地察覺屋內還有一名女童,隨即露出恍然神色,伸手就朝其抓去。

“哎,不是哥們,你不要命了,未成年也敢碰!?”

楊釗本就神經緊繃,加上多年練武的底子好,手速快的出奇,一把抓住了丁六甲探出的手臂。

似是冇想到楊釗會攔住自己,丁六甲錯愕的望向楊釗,目中的凶光隱隱乍現!

楊釗伸手的刹那就後悔了,現在攔住丁六甲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卻保不住自己的小命。

可在接觸到丁六甲手臂的瞬間,他兀自愣住。

隻因,眼底的光幕上浮現出一行耀眼的字元。

檢測到少量源力,是否掠奪?

眼瞅著丁六甲身上藍色的光華洶湧澎湃,猙獰的恐怖氣勢猶如脫困而出的凶獸撲麵而來,那是機甲驅動的前兆。

楊釗嘴角扯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默默在心中念道。

“是,都給老子奪過來。”

“快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