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薄荊舟沈晚瓷虐渣文

薄荊舟沈晚瓷虐渣文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都市
  • 作者:離婚後,傲嬌大佬日日纏著她
  • 更新時間:2024-07-11 23:49:34
薄荊舟沈晚瓷虐渣文

簡介:沈晚瓷離婚當天,一份離婚協議突然在網絡上曝光,分分鐘成了大爆的熱搜。其中離婚原因用紅筆標出:男方功能障礙,無法履行夫妻間基本義務。晚上,她就被人堵在樓梯間。男人嗓音低沉,“我來證明一下,本人有冇有障礙。”離婚後的沈晚瓷,從小小文員一躍成為文物修複圈最年輕有為的大能。然後她發現,那個曾經常年不著家的前夫,在她麵前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高。一次宴會中,有人問起沈晚瓷現在對薄總的感覺,她懶懶抱怨:“煩人精,天生犯賤,就愛不愛他的那一個。”薄荊舟卻走過來將人打橫抱起,“再犯賤也不見你有一絲心軟。”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薄荊舟與狗……

這種送命題,怎麼回答都是坑。

好在薄荊舟已經過了在這種事上斤斤計較的年紀,見沈晚瓷不想跟他討論這個話題,他冇再不依不饒的繼續糾纏。

他關上車門,繞過車頭坐進駕駛座。

車內的氣氛明顯有些怪異,男人麵無表情的看著前方,一副生人勿進的模樣,沈晚瓷也開始當啞巴,冇再說不讓他送的話再刺激他。

她剛在老宅喝了杯蜂蜜水,這會兒有點口渴,就從旁邊的置物盒裡拿了瓶未開封的礦泉水來喝,剛要擰開就察覺到薄荊舟朝她看過來的目光。

沈晚瓷動作一頓,舉了舉手上的礦泉水,扭頭問道:“你要喝?”

薄荊舟‘嗬’了一聲,意味不明。

沈晚瓷不客氣的朝他翻了個白眼,擰開瓶蓋就往自己的唇邊送,但旁邊某人的視線實在太過強勢,讓她想忽視都難。

她索性將水遞過去,“給你。”

薄荊舟卻避開,“不是嫌棄我技術差,現在還討好我做什麼?”

她是真對這男人的腦迴路表示服氣,不過也能理解,薄家家世顯赫,薄荊舟作為獨子,從小身邊都是彆有目的的人。仦說Ф忟網

沈晚瓷不再理他,仰頭喝了一大口,冰冷的水從喉嚨滑入胃裡,凍得人硬生生打了個激靈。

“是,我不對,菜雞就不配得到同情,所以還是毀滅吧。”

薄荊舟:……

公寓樓下,車子剛停穩,沈晚瓷就下車走了,她速度很快,彷彿身後有什麼洪水猛獸在追她一般。

冬天的夜晚一片寂靜,隻有呼嘯的寒風颳過樹葉發出的呼呼聲,路燈被霧氣縈繞,本就昏暗的光線更暗了些。

入眼可見,除了值守的保安,隻有三三兩兩的行人匆匆走過。

沈晚瓷住最裡麵一棟,料峭的寒風颳在裸露的肌膚上,如同刀割一般,她攏了攏身上的衣服,頭低得下巴都埋進圍巾裡。

安靜的夜色裡,一陣雜亂的腳步聲混著露骨的葷段子傳進沈晚瓷的耳中,她抬頭,就見前方的夜色裡走出幾個染著黃毛的男人,穿著流裡流氣,一口的臟話,看著就不是什麼好人。

路很寬,沈晚瓷走在右邊,那夥人走在左邊,本該是毫無交集,但隨著距離的縮短,她漸漸發現那幾人有隱隱朝著她靠近的趨勢……

她抬頭,正好和其中一個人對上視線,那人朝著她咧開了嘴角,露出被煙燻得焦黃的牙齒。

她不認識這人,但那種撲麵而來的惡意,光是一個眼神就能讓人不寒而栗。

沈晚瓷扭頭看向大門,因為天冷的緣故,執勤的保安都在崗亭裡坐著……

彼時,薄荊舟剛把一支菸抽完,等車裡味道散得差不多,才啟動車子準備離開。

在看右側後視鏡時,他眼角的餘光下意識瞥了眼副駕駛的座位,被一閃而過的微光晃了一下眼睛。

他定睛看去……是個金屬的掛飾,卡在座位和置物盒之間。

當時沈晚瓷走的急,估計冇留意弄掉或者扯斷的。

薄荊舟伸手將東西拿出來,果然是扯斷的,鏈子的銜接處都開了。

他蹙眉,將東西在指間把玩了片刻,最終還是走下車,走進公寓區。

中途他與一群勾肩搭背流裡流氣的社會青年擦肩而過,聽著那些不堪入耳的話,薄荊舟的臉色冷了幾分。

再走冇多遠,就看到站在路邊的沈晚瓷。

他皺著眉走過去,“怎麼了?”

沈晚瓷被嚇了一跳,回頭看到是他,緊繃的身體才慢慢鬆懈下來,她搖搖頭,“冇事。”

她下意識探頭看了眼那群走遠的人……

剛剛感受到那人的惡意,她還以為那些人會做什麼,畢竟這麼寬的一條路,專程從左邊橫到右邊,一看就是不正常的。

結果……冇有,他們就那樣從她身邊走了過去。

滿身的酒氣,直到現在都還縈繞在空氣裡冇有散儘。

薄荊舟得視線跟著她看去,目光落在那群人的背影上,英俊的臉上一片冷峻,“怎麼?那些人欺負你了?”

“冇有,”沈晚瓷依舊搖頭,隨即皺眉,“你怎麼跟來了?”

聽出她語氣裡的嫌棄,薄荊舟眼神暗了暗,將手裡的裝飾物丟給她,“收好,下次再這麼馬虎,我就直接丟了。”

沈晚瓷接過來,發現是她掛在包上的裝飾物,之前逛夜市時買的,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

“你直接扔了啊,也不是什麼值錢的玩意,而且都扯壞了。”她不甚在意的走到垃圾桶旁,將東西扔了進去。

薄荊舟看著她的舉動:“嗬……”

他一言不發,麵無表情轉身就走了。

經過門口的保安亭,他道:“剛纔出去的那幾個人,是這裡的住戶?”

那幾個人太醒目,根本不需要薄荊舟提醒,保安就知道他問的是誰。

“不是,他們是來找人的,之前冇來過。”

“恩。”薄荊舟的眉還是蹙著,冇有半點放鬆的趨勢。

保安瞧著他的樣子心裡打鼓,“薄總,我們公寓的安保工作做得還是非常好的,每個來訪的人除了要跟業主確認外,還都做了登記。”

“業主確認了就不是壞人?做了登記就能阻止對方行凶?”

“……”

那夥人看著不像好人,說話是葷了點臟了點,可怎麼就跟行凶聯絡起來了?

不過這話保安是不敢當著薄荊舟的麵……質問的。

“我們24小時都有人守在監控前,除了房子內部,其他地方都安裝了監控,保證整個公寓範圍內冇有死角。”

薄荊舟冷冷的掃了他一眼,“就算在監控裡看到有人行凶,等從這裡趕過去,墳都堆起來了吧?”

保安:“……”

臥槽,這是來找茬的吧!

這種公寓樓,又不是獨門獨戶的彆墅,肯定什麼樣的住戶都有啊,總不能因為人家打扮特立獨行一點就把人給抓起來吧?

他們是保安,又不是守在校門口抓典型的教導主任。

但薄荊舟絲毫不覺得自己的話有什麼問題,他還在看著那個保安,直看得對方頭皮發麻、渾身冷汗,說話都開始變得支支吾吾:“那……那我們加強巡邏?輪班製的樓上樓下排查。”

半晌,薄荊舟終於‘恩’了一聲。

保安緊懸著的心鬆懈下來,等人走了,他長長吐出一口氣……

媽的,嚇死他了!

-